追蹤
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6389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挑戰者月刊(2007年五月號,VOL37) 讀後感

這次是挑戰者邁向第三年的特輯,挑戰者旗下作家們繪畫出他們筆下創作的出來的人物:如LSS《天國之門》和《地獄特遣隊之超時空國父》的記者莫瑞爾和穿旗袍的女閻羅王(話說《地獄特遣隊》有沒有機會發展成長篇啊?這種時空題材+人設畫風很有市場潛力耶)。或像是交換作品腳色的如有馬拓也畫了黑炭的《超幻神KIDSAVIOR》,號稱大膽三倍三的裸體圍裙版KIDSAVIOR(噴血)!會不會太大膽了一點?林迺晴則畫了盤古和蜜拉同台演唱的畫面,看似溫馨實際上是非常恐怖的....如果有看這期的《機甲盤古》就知道為什麼了。讀者賀圖中其中有一個連畫三張,將挑戰者從創刊號至今所有短長篇漫畫的主要腳色畫出,足見這位應該是挑戰者的忠實讀者;不知不覺挑戰者旗下的作品,出現過許多令人難以忘懷的人物。
忘卻的熱情(張季雅): 我越來越明白張季雅能夠成為挑戰者特約作家的原因,林總編的確挖到一顆越磨越發光的原鑽,同樣都是以球場為題材卻可以有不同的故事發生:上期的主旨在友情,這期的主旨在遺忘。池和範這對性格迥異的兄弟:範對棒球的熱愛多次讓池傷透腦筋,而看似對棒球毫無興趣的池,在他的生命中也曾經為棒球而瘋狂..... 很多時候我們曾經不顧一切迷戀的事物,隨著漸漸長大身上會背負一些必須負擔的包袱,必須有所取捨甚至拋棄;我們以為如同等價交換般得到了成熟,實際上卻是失去更多的夢想和熱情。就像許多動漫迷會抱怨因為老一輩的死板腦筋,在打壓或歧視非主流的動漫,但從未想過在上一輩的人他們也曾經迷戀過一些事物,如50年代被視為毒蛇猛獸的武俠小說;其實只是他們遺忘了那種曾經年少瘋狂的心,如當初的上上一輩來看待現在還沒有普及到大眾的生活圈中的動漫次文化。到我們成為長輩的時候也許動漫已經普及,是否又會因為看到往後年輕人的新流行事物,而一再的發生相同的打壓行為呢?我們千萬不要遺忘曾受到的意識形態暴力,避免再次加諸在後來人的身上。
扯遠了,兩部短篇的舞台跟球場有關,彩稿賀圖畫的是棒球,下一期該不會說的是跟統一獅有關吧?看得出張季雅真的很喜歡棒球的說。 星光墜在希伯來(簡嘉誠): 這期的內容跟『遺忘』其實也有點關係:納粹營中的殘忍不斷發生,讓菲德烈少校感覺麻木,迴避自己身為醫生該救人的使命,對於猶太人的劃分只有可以使用和壞掉兩種定義。蜜拉和艾蒂的出軌行為讓菲德列不解的同時,他體內的某種童年記憶和人性也逐漸被喚醒了.....這種以今昔交錯分鏡讓菲德烈激起良知的方式,很有電影的感覺。
《星光墜在希伯來》自從在挑戰者連載後,引起熱烈討論和人氣;以國人漫畫來說雖不是第一次,卻是少數能夠如電影或文學般的味道來詮釋外國文本和二戰歷史,因此被寄託了一些開創國人漫畫新里程碑的期望;如今單行本一延再延,終於在要5月中旬發售第一集,可喜可賀。 日日美好(SALLY): 這次很意外的是兩大死神沒有出場,難道是上期的林凱旋被打到住院的關係嗎(喂!)。故事環繞在三人之間愛情與友情的情愫,當然它並不是八卦肥皂劇的那種狗血型態:承偉的死,遺留的傳統相機讓耀陞回憶起當初三人的相識,承偉和筱芙的交往,耀陞對筱芙的暗戀一一隨著對死去好友的思念而喚起。彷彿人間蒸發的筱芙,以及承偉死前最後未能與女友合拍卻終於在他死後實現的照片,兩者之間的暗示是個悲劇的答案,卻又不會感到哀傷的開放性結局。 最初連載《日日美好》的時候有很多手法都是很隱喻性的,SALLY在這兩期的連載上似乎做了調整,主題和畫面表現變得容易理解,卻仍可以領悟出不同層面的意涵。 機甲盤古(林迺晴): 《機甲盤古》也快要連載兩週年了,第一次買挑戰者來看就是被這部作品吸引,為了持續追連載而養成了每個月買挑戰者的習慣,更認識了許多國人漫畫新秀的作品。以中國文字為攻擊法術的設定結合機器幻想題材,卻發生在中國古代的環境中(後來才知道是一個接受現代化科技的平行世界中國),感覺上卻一點也不突兀,反而會覺得相當新鮮和創意十足。林迺晴老師的故事讓我覺得很接近少年JUMP系的風格:有動作、熱血、歡笑、悲傷等因子所構成,而夾雜道理卻不流於說教的手法都很吸引人,難怪一直以來能夠成為挑戰者的台柱作品。
上次是悲傷的劇情,這次就歡樂的不得了:時逢將是端午節的虎關鄉,盤古等人面對的卻是一場異常的大風雪;和古怪性情的神官見習生黄雷相遇,以及將會遇上第二個與盤古相同的機甲兵。這期領教盤古的酒品跟歌喉,實在是差到極點(笑)。黄雷的造型是虎,之前的魏恩是龍神,而盤古是烏龜(玄武?),所以下次的新的神官出現將會是鳳凰囉XD 非常關係(孟宸): 亞康在追逐夢中情人的同時,卻又不時注意一直在關照著他的小立;身具占卜師傳人身分的小立察覺到一些針對亞康的陰謀出現,決定引導他到自己的另一身分前指點迷津。小立給亞康占卜卷的安排有點牽強,「不要在我面前給其他人」這句活像是女王下命令的強硬感覺;亞康和小立間的情感建立,在前面的部分其實寫得還不太強烈,這期就變得十分在意對方的想法會有點突兀。情感轉折的描寫不足,這在孟宸之前的短篇《夏妮兒》已經有相同的問題在,如果沒有急著在兩三期內收尾,可以多加一些兩人的互動場景或想法來補足。 企鵝皮的胡言亂語(陳南羽): 我只想說....姬甲女媧和挑逗者哪邊可以買到啊?桃太郎篇則變成了殘酷的童話故事,不是誤被老婆婆的菜刀砍死就是被食人族當作肉吃掉,這個扶桑童話中的有名英雄怎麼這麼倒楣啊?(摩亞腔:這叫作出師未捷身先死嗎?) 毛球突擊隊(梁紹先):交通大亂,毛球們手足無措,剛好和最近現實中的三分鐘以上的熄火政策話題有連結性。 星光小劇場(簡嘉誠): 簡嘉誠在某惡鬼編輯(?)的要求下,特別串場加碼演出的星光四格版。卡爾~我錯怪你了,其實你是面惡心善的對吧?還會親自下廚幫猶太人作菜補充營養...(蜜拉:你給我們吃的是毒藥嗎?)。至於艾希曼在小劇場的演出就有點壞掉了,簡嘉誠是故意的嗎? 酷頭與哈妹(敖幼祥):上期是公仔,這期是轉蛋;沒有像上期那種收集者常出現的現象的角度去寫,比較一般的笑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