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64742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港漫種命FINAL PLUS後篇:帝皇之路

「飛鳥,事到如今我已仁至義盡,讓你全家仆街『冚家鏟』也絕非我所願,你認為我還可以作出什麼補償了?」 「哈?....哈哈哈哈哈!!!!!」聽到武神說出來的話仍是如此天真,飛鳥一愣,便開始狂笑:一種聽來極為變態扭曲的笑聲,這卻讓人也同時感到飛鳥笑得好悲哀啊! 「各位鄉親父老,佛祖在上,耶穌在下:你們聽到了吧?這個可惡的賤人說要給我什麼『補償』了;那好,那你他媽的先廢了你那對宰人無數的惡手,然後切掉你跨下淫女無數的『小弟弟』!」 「飛鳥,你不要太過分。」 「過你娘親!你他媽的在搞我女人,殺我全家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什麼叫做『過分』了?」 早聽聞阿斯蘭說過戰狂是如此硬頭,沒想到竟然硬到如此難X頂了,武神仍壓著火氣不發作,畢竟看在邪神的面上怎可與這小輩計較太多? 「你的廢話說夠了嗎?」 「我當然還要說!連轟這一拳都如此婆媽,你就不能幹點似模似樣的事情嗎?」可惜飛鳥便他媽的仍囂張如廝:「幹你娘!你聽不懂我的意思嗎?豬狗,我叫你來殺我啊!」 「別說了.....你給我收聲啊...」武神緊咬著牙一字一句說出來,明眼人都看出來他便要因為飛鳥的不知好歹而怒了。若繼續逼迫這個十強之首、第一武神,便是不理智的玩命行徑啊! 「也許你的女人已經懷了你的孩子,而你他媽的讓我飛鳥一族死絕的報應,便是註定絕子絕孫!」然而戰狂仍像條瘋狗般繼續狂吠,甚至在武神的傷口上灑鹽:「也說不定那個孩子根本不是你的,那個叫做芙蕾的在你之前,還有跟另一個叫做賽依的小子他媽的『有一手』啊….那她便也不過是個人盡可夫的婊子矣!」 「飛鳥……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看見武神蓄勢待發卻又強忍的動作,戰狂知道時機成熟,只要再推他一把,任得武神再有耐性也將會失控啊! 「怎麼?要不要我吠幾聲扮『高潮』,安慰你這性無能的狗種啊?」 「豈有此理...你實在太侮辱人了!」被點中死穴般,大和煌面「黑」了;戰狂一直在挑逗著武神的底線,如今已經玩出『火』來了! 「仆街的小鬼,別的我幫不了你;我唯一可以作的,就是如你所願,便他媽的送你轟回你娘親的『祖洞』去啊!」 「煌!不可啊!」雖說戰狂是這般仆街,但總是師徒一場,邪神怎說也要保住這徒弟的性命。但被戰狂的磁場天鎖制住周身大穴,阿斯蘭仍只能像條死狗般在地上哀嚎著,他媽的什麼也作不到啊! 一切便已太遲,武神再次架起「自由劍神」的天神兵氣勁﹔所有手指便出現八記更強大的劍氣,如江河潰堤般的爆發,不停地往戰狂所在之處轟下了!「『萬劍歸宗龍騎兵』,把這目中無人的小鬼撕開來啊!」 戰狂感受到眼前的武神已經無比憤怒,即便是他能夠盡全力擋下,也改變不了下一秒將成為『串燒豬』的事實啊! 對於他搞出來的『傑作』,戰狂竟然還露出一附像是『媾女』得手後的淫賤笑容,甚至悄悄卸下了所有防備動作,他媽的是痴x線了不成? 「就是這樣啊武神....如果你還有『貨』,就『貨』盡你他媽的修為,然後....」 「(來吧,就用這樣如十倍核彈般的破壞力....給我一個痛快)」 明知道武神這招攞命,這個仆街偏偏就想要玩自殺啊! 這才是戰狂的真意!刻意激怒武神甚至以言語方式不斷羞辱,便迫使武神失去理智,不會運用磁場力量解讀到他心中的想法,而有任何留手啊! 「(露娜....我知道妳愛的是師父,妳願意陪伴在我身邊,都是因為當日美玲之死的傷痛需要找人互舔傷口...如今美玲還在生,大戰之中妳護著師父的行為已經明顯不過,只有我退出才可以讓妳不會再為難。)」 「(師父....一直以來我便不是個聽話的徒弟。但這是我戰狂˙飛鳥的最後一次任性了,請你看在師徒一場幫我照顧露娜....)」 「(武神,我至今仍是他媽的討厭你。但是,就算你讓我回復力量,到最後我也不能有效應用,始終我必然仍走向那永無止盡的戰狂之路,選擇與你們為敵。沒有議長,沒有雷的世界,無疑地也不再需要我這個戰狂的存在。那麼我也該從有你們這班強者的世界中消失,才是終止對立的最好方法,我就在地獄裡看著你跟師父如何重新建立一個...史黛拉期待的明天。)」 史黛拉?對,這個絕世深情的男人一直無法忘記的初愛。自親妹真夕死後便是出現在他的生命中,作為填補戰狂內心空虛的守護對象。但他只能再次讓這個如同妹妹一般的生命,在他手上流逝。這種他媽的難以忍受的痛楚無處發洩的情況下,便是成為便開啟這絕世戰狂的強者之門!遵從杜蘭特議長的『幻念心經』洗腦下,將所有的痛苦、憎恨、瘋狂運用在戰場上,甘願作為議長手上的一個殺人武器,便是以為助他成就命運計畫,便是對得起死去的愛人。 可是當日他被赤甲邪神阿斯蘭轟下的同時,意識似乎產生彌留的狀態:他見到了史黛拉笑著向他告別。當他和天神兵˙命運被完全打爆,看到議長勢力的瓦解,他便明白之前被「幻念心經」所洗腦的一切思想便是錯誤,他媽的錯誤啊!這個由命運計畫所掌控的理想,絕對不是史黛拉所衷心期望的『明天』了! 命運計畫的出現,便是依照個人的才能適得其所,卻會因為人的能力所限永世不得翻身,就好像這他媽的共產社會體制是他媽的看似公平,卻只是個理想般存在的春夢般,滿足某些理想主義者,卻永遠無法壓制注人類的貪心慾念等扭曲了他的原本真意,最後仍是造就出一個不公平的新世界。無疑地,飛鳥的能力與他的單純思想,雖能為他毫無雜念造出最精純的力量境界,可他便一生卻只能成為『戰狂』這樣的好用工具而活。甚者像史黛拉這樣的具備強化人資格的人類,若照命運計畫的安排,終究是逃脫不了宿命輪迴,沒有自我。總有一天,這該死的宿命便是個仍然會繼續出現的悲劇啊! 就到此,將他這個命運計畫的餘孽『戰狂』消滅之後,一切就會結束:想著,越想越開心,很快地他便會到另一個世界去,來個一家老少祖宗十八代的團聚啊! 但是事實並沒有如他所願,武神的『萬劍歸宗龍騎兵』並沒有貫穿他的身軀!那便只是武神用來『唬弄』他的虛招啊! 飛鳥驚訝之際,大和煌一記猛拳轟中飛鳥面門。這會讓飛鳥的腦漿飛射出來嗎? 不!這便只讓飛鳥成漂亮的姿勢飛出兩公尺外,來個他媽的狗吃屎啊! 「這個便當作是你侮辱我的懲罰吧!」是啊,如果是當年喪妻而傷痛欲絕的武神大和煌,便可能將飛鳥的頭顱轟爆!只是今日已經更為成熟並成長的他,便不會一時衝動作出如此難以彌補的行為了。 「爲什麼不乾脆點,打死我了?」這樣的結局不是戰狂要的啊!他感到的是一種失望和懊悔:「留我這個害人害己的東西在世上,日後武神你便會知道是自找麻x煩了;現在斬草除根,就能化解日後你不需要面對的任何問題。」 「飛鳥,殺你確實是可以省去很多他媽的問題,但你在可以生存的時候偏偏要不斷找死時,任何人都看明白你的意圖是什麼了,別當我是白痴啊!」 武神語重心長的說道:「假意著你的道,讓我感受到你的心裡仍有牽掛,你所期盼一個理想的和平,一個沒有你那悲劇的世界誕生之前,沒有見到這一刻來臨的你,真的會毫無遺憾的離開人世嗎?」 「已經逝去的再也不能挽回,而已經毀滅的花朵...飛鳥,你願意跟我一起來重新栽培『希望』嗎?」 聽聞這些話,淚腺已不受自主控制,再次從戰狂的眼中流洩而出:「武神,你真是個渾蛋....真是個他媽的大渾蛋啊....」 武神和戰狂於歐普海角的慰靈碑前一戰,在江湖上傳得沸騰,甚至有好事之徒開賭盤下注。但很可惜的是沒有人親眼見過,究竟武神和戰狂這場戰局的結果如何?而最令人關心的是,不再回到殺復特的戰狂飛鳥真,究竟何去何從? 十日後,影響殺復特內部的一件重大事情便給予解答:那便是殺復特最高評議會決定,迎接歌姬智者˙拉克絲進入議會的權力中心。這還未足以驚人,另一個令人恐懼的,便是拉克絲將要在殺復特宣布,重定天下十強武者!能夠擁有重定十強武者的資格,那便是只有一個古老的形容詞來描述拉克絲的地位了:「武林盟主」! 接受這至高榮譽的當天,整個殺復特總部的氣氛凝重,有的是克萊茵派的舊擁護者,視作這是理所當然迎接他們的主人﹔當然也不少粉腸們的流言蜚語參雜其中: 「亞金杜威戰場上說的大義凜然,這女人根本早就想要奪権了。」 「據說這拉克絲的幻念心經功力不下於前議長,才會讓十強武者乖乖聽命於她。」 「口桀,那武神跟邪神早就是她的『老相好』了。有此結果並無意外呀」 「開什麼玩笑?我寧願被之前假的『大波拉克絲』來擔當大任啊」 「我X....」 雜言未畢,只聽聞呼一聲,拉克絲連同兩旁護送的鬥神伊薩克、狙擊王迪安卡現身在眾人面前!她兩手上拿的正是重定的十強武者名單:只見拉克絲點頭示意,手上名單捏至粉碎,這是玩什麼把戲了? 沒錯,這個把戲看似可笑,但只要有一點力量底子的人便她媽的沒有人笑得出來啊!所有碎片飛灰沾上的便是拉克絲自身的磁場力量,立即於殺復特議會的牆上出現以下的文字: 『武邪狂刀劍,閃光王鬥拳』 武神,大和煌 赤甲邪神,阿斯蘭 戰狂,飛鳥真 劍聖,叢雲劾 第二刀皇,羅裘爾 閃耀兇星J,姜凱利 不破玄光,卡納德 狙擊王,迪安卡 鬥神,伊薩克 拳神,巴瑞何 這便是拉克絲為何足以入主殺復特的的理由:十強武者的身分來自於殺復特,地聯,歐普以及第三勢力,也就意味著天下一半以上的權力,等同已經落入袋中! 如同王者降臨之勢,原本仍有少數人的不滿聲音,此刻便像是頭小貓般,乖乖的噤聲不語。但在他們某些人的目光中仍有透露出不少的「眼怨」:他們怕的不是拉克絲,而是已經掌握在她手上的天下十強武者。也就是說在他們心裡,拉克絲的存在也不過是虛有其表的「象徵」,若沒有十強武者當靠山,眼前的小女孩恐怕連替他們挽鞋的資格都沒有啊! 然而事實真如這班思想單純的庸人所想的嗎?拉克絲便在這時開口了:「對我有不滿的人可以繼續說無妨,若是無意見的話請把耳朵蓋上。因為下一秒將會發生什麼事,我也不知道。」 方才來不及開口的,現在終於可以一吐強壓下的怨氣: 「我X你老母,我就是不滿....」 「你他媽的少『大』我們了,別以為妳這臭貨取代杜蘭特前議長,便可在殺復特話事!」 「是啊!你他媽的有本事就用武力來『降伏』我們啦!我看妳只會用『房事』功夫勾三搭四,才會讓所有的十強武者聽命於妳....」 看,團體內總是有幾個「害群之馬」了,民主社會的濫用在此便十分明顯,當言論自由一開放給某些無知者,就會肆無忌憚的連x人老母等不尊重的粗口都可以說出來。拉克絲便似乎早已知道這個情況,微微一笑後,立即怒目發難了! 「皇極驚世,霹靂震禪!」 乖乖不得了!拉克絲祭出的正是以音波震動的無窮力量,同時讓議會數百人的動作震懾住,整個世界彷彿被凍僵般﹔聽從拉克絲話語的人縱使把耳朵掩蓋住,仍有些許耳鳴。至於那些不聽話的粉腸們?他們的下巴便再也合不起來,就在一分鐘之間,那些蠢人們便一一如同死魚翻肚般倒下。這件事在後世被傳開來,成為極為有名並且嚇破世人膽量的『新紀錄』! 這他媽的便是拉克絲的皇者氣派,足以鎮下全場的聲勢﹔就連兩旁的鬥神伊薩克和狙擊王迪安卡兩大強者,都要運起些許護身力量才能抵抗著,這實在分辨不清,誰才是真正的護衛?!誰說拉克絲手無縛雞之力,這便是她媽的瞎了狗眼啊! 一步,一步,看似走入殺復特議會,實際上歌姬智者拉克絲的思維,已經進入了另一個境界:皇極驚世的大智慧空間中!一一出現在她面前的也已不是殺復特議會眾人,而是歷任的殺復特議長:西蓋爾、派屈克、以及杜蘭特三人。 「為何總是有人仍不明白我?仍要不自量力的與我為敵?難道他以為他們可與降服十強武者、鎮壓亞金杜威的我對抗?我拉克絲天生帝皇之命,為了不必要的殺戮,我便選擇退隱逃避那不該出現的宿命;杜蘭特若不多事,便也不可能逼我重出江湖....我不喜歡血腥、不嗜好戰鬥,但若叛族、喪父、孤獨是延續我和平的必要手段,我就無怨無悔的去屠去殺!如果要殺盡他們才可令無知的東西明白自己的生存之道,那我就他媽的去讓他們明白吧!」 現實中,拉克絲兩手拿的十強武者名單,在大智慧空間,透過思想轉化成為世界上最鋒利的一刀,一劍,邁步迎向了殺復特的議長們:「如果武力這是世俗所認為的罪惡,那麼就由我來掌握這雙面之刃﹔只要用的好,便可清除天下所有的罪業,成為那取得世界的.....真理!」 首先主動消失的身影是她的父親西蓋爾﹔再來是阿斯蘭的父親派屈克,發招便是薩拉家的絕學「海虎爆破拳」,他媽的正往拉克絲轟下!一埋身躲開,拉克絲已接近他的身邊,一揮就是阿斯蘭的成名武學『輪迴無極刃』,竟然就像摘茄一般摘下派屈克的首級! 下一個出現的是杜蘭特:這個在殺復特例任議長中,便是有史以來最有智慧和強悍的巨人!兩大絕世智者繼上次在皇極驚世大智慧空間交手後(見港漫種命44話),這次再戰杜蘭特,無疑地對方只是個「死人」,但拉克絲便不敢有任何「怠慢」啊! 縱使這只是他媽的幻影來著,杜蘭特的「彗星赤劍」威力絲毫未減。若在現實中拉克絲可能即刻仆街,但在大智慧空間裡,拉克絲所有意志和思想便可化作自身力量,完全不下於武神和邪神,轟爆所有「彗星赤劍」的光芒啊! 下一招過後,拉克絲出的王牌便是...左手是戰狂的『終極魔刀』,右手是武神的『天空煌刃拳』啊!宛如製作罐頭的過程般,將杜蘭特切成冷盤之際,便同時轟打成「免治牛肉」(肉醬)! 肉塊被擠壓的過程中,大量血花爆開來,拉克絲竟然不閃不避,便任由這場血雨的淋浴:「從今以後,沾上血睲的我也跟你一樣了,杜蘭特:在這亂世,取得力量就是一切,濫用和殺戮在道德上可能是錯,但很多時候,他換來的卻是敵人的恐懼......和無比的尊重!」 手中刀劍消失,接下來出現的是最忠心於她的三條狗:武神,邪神,戰狂。只見三個人竟然像是惡犬搶骨般的表情,夾帶無窮殺意,直撲拉克絲而來!他們便媽的像瘋狂一般,用盡拉克絲方才借用他們的所有武學,盡數施展在拉克絲身上﹔難道皇極驚世空間當中,這便是讓歌姬智者拉克絲的結局了? 不,這些都是她媽的「發夢」來的!拉克絲以皇極驚世所推測的未來之一!而拉克絲的正體仍連根毛都沒有掉落,在遠處冷眼觀望著這個殘酷的場景: 「我欲為皇,若要犧牲的便是我與丈夫大和煌安穩平凡的日子,註定造就出我這個冷血霸者的話,我便將掌握所有權力來維持人類的和平,戴上『歌姬智者』的面具,接受萬民的尊敬景仰!直到下一個人就像歷任的殺復特議長般,將要取代我!也許這個人是對我仍不滿的戰狂飛鳥真,也許是總有一天會繼承派屈克意志的赤甲邪神阿斯蘭,甚至是我最愛的武神大和煌,在這皇極驚世所預見的發生之前,就讓我張開雙臂,擁有這一切....一切!」 港漫種命FINAL PLUS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