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6389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港漫種命FINAL PLUS前篇:重定十強

一場足以決定世人命運的殘酷戰爭結束了:武神大和煌、赤甲邪神阿斯蘭這兩大十強武者之首再次留名江湖史上,成為人人所讚頌的傳奇人物,正所謂「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便是如此清楚不過的道理了。就如同眼前這麼一個曾經縱橫沙場的年輕強者,就是這個道理的另一實證﹔曾經驕傲和狂妄的他,誰也沒有料到他今日的情況竟然如此仆街。竟是一副『殉道者』的模樣,被葬在被轟爆的石推中。 這他媽的是在幹什麼,模仿耶穌嗎?與其說像是耶穌,倒不如說像個得了嚴重『憂鬱症』走投無路後,被關在『豬圈』怕得不敢出來,聽聞愛人的呼喊仍置之不理:回想起前一刻他還正在與師父作生命互搏,兩人同樣的一招『海虎爆破腿』不僅是折斷了他的腿,連同他的尊嚴,甚至是身為強者重要動力來源的心臟也跟著轟爆。 雖然勉強吊著一條命,但現在的他已不再是個強者,甚至連掃地亞婆用的掃把,他也未必舉的起來啊!既然如此,那他媽的現在充其量不過是根大廢柴,何必再次出來丟人現眼?廢柴就要有廢柴的樣,就這樣將自己的生命埋沒住,直到終止。。。 當然,在他這麼想的時候,上天總是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他。一張熟悉得令人生厭,而且是把他搞成廢柴的那張臉孔已經出現在他面前。 「老鬼,你是來看我的仆街樣嗎?你那令人討厭的x樣就足以跟我的仆街相比了,滾回去照照鏡子吧!」 「收起你的臭口吧,飛鳥。」在這個名為戰狂飛鳥的年輕強者面前伸出援手的,便是他的師父─赤甲邪神阿斯蘭:「你只有兩個選擇,一便是在這裡繼續扮死狗﹔一便是還有點強者尊嚴的話,跟我離開這裡,你自己決定.....」 幾日後,在歐普海角所設立的慰靈碑前。四條人影現身在此如同神祕般的出現: 一共是年輕的兩男兩女,選擇在這死氣沉沉的地方約會?這個慰靈碑的存在對他們來說,這並不是一般帶著膚淺目光的人可以理解: 「飛鳥,再次回到歐普,作何感想了?」說話的,不就是大名鼎鼎的赤甲邪神阿斯蘭嗎?身後兩女便是露娜和美鈴兩姊妹了。 「我討厭這個地方,投奔殺復特就是要忘卻這裡,卻又令我時時牽掛。」另一說話之人,竟然就是我們的『悲劇英雄』飛鳥真呢!自被人從『墳墓堆』中挖了出來,便仍是十分樣衰啊。連走路仍要靠著他的女人露娜攙扶,看來已經時日不多,再次回到他的故鄉歐普,選定在這個無人空墳卻是有著紀念著當初飛鳥一族滅絕的『死物』中當作『觀光景點』般來拜訪了。也許不久後,他也會成為那當中的一份子啊!但這些他也不在意了,反正遲早要死,他現在的意識便也是死的啊! 「你,就是戰狂˙飛鳥?」 令人熟悉的聲線,便讓原本一臉仆街『霉氣』的飛鳥,眼神再次出現難得一見的怒火。是他!回頭望去便是見到,那個已經卸下天神兵的仇人面孔,武神大和煌便與他的妻子『歌姬智者拉克絲』現身在他的面前了: 第一次與這個武神有所接觸也是在這座慰靈碑前,只是他們彼此仍不認識對方。再次出現已經是在戰場上,歐普和地連兩大宿敵第一次聯手對付他們殺復特時,武神便亂入包括他在內的所有強者之間,以壓倒性的實力連續將他們盡數轟下,連帯間接害死同僚海涅。自此那時候開始,他便想著如何逆天:逆這他媽的像天空一樣高高在上的武神大和煌!要將這個囂張的傢伙從天空拉下來! 數次碰頭未能如願正式交手,真正一決勝負的,便是他與武神的正式決鬥下,以霸劍險些轟殺了大和煌,當時飛鳥以一新人之姿以弱勝強,這一戰便是江湖史上最廣為流傳的『神話』啊!之後飛鳥換上了『天神兵.命運』,大和煌也換上「天神兵˙攻擊自由」,無論在歐普或是雅金杜威的戰場上雖仍有多次交手機會,但始終未能一分高下:在此時他絕對想不到,以這個歐普慰靈碑為舞台,即將展開的便是他與武神大和煌的第二次決戰來的! 這暫且不提:飛鳥看著這個看似「人畜無害」卻令他感到仆街的傢伙,恨不得要將眼前的此人煎皮拆骨啊!可惜他現在情況,只能依賴如同『打飛機』般所用的幻想,在腦海中搞拈著大和煌數十萬次之多啊! 「戰什麼狂?在你這個武神面前,我充其量不過是隻『小雞雞』罷了。」飛鳥雖然仍是語帶嘲諷的回應,竟是如此頹廢無力。跟唯一可以將『惡劣口臭』當作武器卻時日不多的老鬼,已經沒有差別了啊! 「阿斯蘭已經告訴我你的一切,我現在有個方法可以令你回復,就看你願不願意配合了。」說罷,從口袋中掏出一顆鮮紅的東西,是心臟。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特別,上面卻附著了些許磁場力量,保障它可以維持一段時間不會壞死。 「你拿那顆『豬心』幹什麼了?用來煲湯嗎?」 「這便是你的戰友,殺神˙雷的心臟」 「!?」戰狂怔住了,他還未開口,武神便知他有疑問便搶先回答了: 「當日雷決定跟杜蘭特一起死在彌賽亞,他臨終之前將這個強者心贓托付給我,替他找一個需要的人作為延續他生命的意義象徵。如今便是使用它的時機了....拉克絲,運起『皇極驚世磁場』!」 一聲令下,歌姬智者拉克絲張開雙臂,製作出半徑幾十公尺大的磁場空間。連同武神大和煌、赤甲邪神阿斯蘭的配合,兩大十強武者之首便將飛鳥硬生架住。這群強者竟然在大廳廣眾下,幹起這非法的「換心手術」來了: 當初武神和邪神仍是兩方陣營的死敵,邪神因為摯友尼可之死的哀痛和仇恨,反而集中他決心殺敗大和煌的意志,以致領悟出『海虎爆破勁』的力量重點,武功大成之時便曾經以一拳轟爆過武神的心臟,透過拉克絲之父西蓋爾的心臟交換回復己身修為,才造就出大和煌這樣的『第一武神』。如今這場手術再現,執行過程中必須要由拉克絲開啟磁場空間,將原本護著心藏的磁場力量擴大,在短時間之內必須要有另一個擁有一定程度磁場力量的強者,將心臟送到患者體內,否則將無法承受這股力量便先被轟成『屎醬』了。 「NO啊!你們這班仆街不要隨便擅自決定,否則我撚x死你們啊!」飛鳥嘴巴便是不要,身體卻無法自主地任武神和邪神等人擺佈了。試想,飛鳥是個正常的異性戀者,被這兩個充滿汗臭的男人強壓在身上,來個他媽的『肌膚之親』,這種如同被人『強姦』的感覺讓人好x不愉快啊! 「多說無益,飛鳥,你就接受我的『好意』吧!」 大和煌和阿斯蘭將力量摧谷到極至,一分一秒絕不能有所疏失地,將殺神˙雷的心臟硬是『插』入了飛鳥體內! 轟! 在磁場空間內發生的任何事情,已經不能以凡人的思維去想像到:就算被那狗鼻靈敏,擅長炒作的的八卦週刊抄去,也只會當若如神棍『隔空抓藥』之類的不實報導,就連上古時期的『耶穌』把眼盲者重見光明那般程度,也未必引起他們的興趣了。但那些『宗教詐騙』比起眼前這個真實發生的奇蹟,便都不算什麼了!就像一個久久萎縮的老坑忽然再次湧現出活力般,便他媽的『站』起來了,這絕非是一時的『迴光返照』啊:而現在的飛鳥正是這樣的情況,這顆心臟便讓飛鳥繼承了如同殺神˙雷再世的無匹霸氣和絕強力量,簡直比吃了幾千斤的『偉哥』還要有效! 這件事真的傳出去,想必會有某些專門研究男性生殖器的醫學組織會搶著要抓他回去研究,若是研究成功便可得到諾貝爾獎也未定啊。不過這此之前,那班『多事者』會先被這個重生的戰狂˙飛鳥送去『回老家』啊! 「飛鳥,你現在感覺如何了?感覺如何了?」磁場空間解封,武神和邪神等人在一旁看著飛鳥的變化。 戰狂低著首,慢慢抬起頭來:「口桀...武神,你真是好x蠢過隻豬。」 重獲新生、力量充沛的戰狂已經不見其衰樣,只是他仍會說粗口的。對於飛鳥的揶揄,大和煌仍是一派平靜語氣:「是啊,我的確是蠢過隻豬;但這便他媽的我是如此死蠢,我仍希望就此一切扯平,你我之間不會繼續成為敵人。」 飛鳥並無任何回答,只是默默伸出一隻手遞向大和煌﹔武神以為戰狂想通了,以同樣的動作回應.... 「我唯一可以報答你的方式:就是帶你去玩個『飛高高』啊!」戰狂發難了,運起磁場力量,便以單手狠狠將大和煌整個人甩上幾千公尺的天際之外,這便是與雷的心臟結合後,便他媽好核突的力量啊! 「好好享受這個豪華單人旅遊套餐的滋味吧!哈哈哈哈哈!!」 「媽的!我真不應該救你這個『反骨仔』啊!」眼見到戰狂竟是如此仆街的恩將仇報,怒火因此而起的邪神殺向對方,一出手勢竟是那久未出現,在地神兵天盾時期曾讓大和煌也險些仆街的『海獸吞天勢』!邪神的目標,將直取戰狂的咽喉和下陰,雖然狠毒更是致命性的殺招,當然他便不會認真,否則真把戰狂玩殘那便不妙了,只得給予他一個『教訓』即可! 但理想終歸是理想,面對這個力量級數皆未知的戰狂飛鳥,這式早已『過氣』的老梗豈能如願奏效?那麼答案便已經出來了:他媽的沒可能中的沒可能啊!戰狂已經早一部先制住邪神的咽喉讓他動彈不得。 也許有人會問邪神這老鬼怎會如此不濟了?難道真是飛機打多了上下都無力?原來戰狂在反撲同時,在邪神身上下了便是女神號塔麗亞艦長的絕學:『磁場天鎖』啊! 「他媽的死基佬,你這麼想要替你的『愛人』出氣嗎?」戰狂說著同時,已經將邪神整個人給狠狠『射』出去,丟向露娜和美玲的身邊:「別說我這個作徒弟的不通情理,我讓你就跟這兩個『靓女』來個他媽的HAPPY TOGETHER,修正你那不正常的性取向吧!哈哈哈....」 說著這些可惡的話語,飛鳥竟閃過一絲複雜的眼神,看著這個被他打落水狗般的師父。但,誰也沒有察覺到飛鳥的不對勁時,他已再次回復那充滿狂妄卻警戒十足的神色,因為殺招已經由他頭頂上而落下了! 「『對艦刀』!」這是曾在彌賽亞要塞,大和煌對付杜蘭特議長的強勁腿法。右腿名為對艦刀:但這只是一個他媽的誘餌,這對艦刀來勢凶狠卻還未夠對付戰狂,只是逼他集中目標檔下,便還有另一腿『光束軍刀』才是他真正目的:他沒有殺飛鳥的打算,刻意只以七成力道出手,便是將他趁他不注意時擊昏便可! 「武神,你道還以為我是過去的『死x蠢貨』嗎?被關在『豬圈』裡頭的痛苦日子給我的啟示,我終於領悟一套足以殺敗你的.....刀劍神技!」只見戰狂將磁場力量不斷在兩條胳膊上灌注刀劍氣息,逐漸的環繞在兩臂出現,竟成為兩柄實體之劍:一把是地神兵˙脈衝時期的『霸劍』,一把是天神兵˙命運時期的『魔刀.斬海』啊! 「『魔劍十三』、『終極魔刀』,便給我出來吧!」 那令人熟悉的感覺.....不就是『地獄之劍』嗎!? 原來這段時間戰狂所謂的領悟,便是從武神和邪神轟下鎮魂天劫所使出的『地獄之劍』得到靈感,並結合己身已有的武學。武神他們仍要靠著神兵增幅器「流星戰神」才能使出地獄之劍,如今戰狂已經可以自行領悟相同法門,雖然力量不能同日而語,但光是這樣片刻的印象便掌握奧義、另闢新逕,便讓武神對戰狂的武學智慧感到吃驚! 神功大成,雙臂刀劍同時對上雙腿刀刃。雖然超出武神所料,未能夠成功制服戰狂,但兩人呈現一個奇妙平衡,互相消耗彼此力量,直至對方倒下為止! 「勢均力敵?!戰狂你這樣絕對占不了我任何便宜,還是收手吧!」 「收你水皮,你以為我會在沒有任何把握而來戰你嗎?武神你真是他媽的好x笑啊!」 語畢,透過過招的反彈力量將兩人震開之際,戰狂的『魔劍十三』和『終極魔刀』的霸意殺氣並沒完全消失,他立即抓著空隙兩手合拍:刀劍之氣竟然重組起來,一股新的力量如同排山倒海爆射出來,逐漸成型:竟然有如飛鳥的『天神兵˙命運』的鋼鐵巨人的型態出現了!所展現出的力量和霸意絕對不輸給真正的天神兵˙命運啊! 「這就是我真正的殺著,『命運魔神』!」戰狂˙飛鳥此刻便像個無堅不催的巨人,只有一個思想,那便是他媽的將眼前的x東西打爆啊! 「武神,給我好好品嘗我『料理』出來的成果,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命運魔神』殺勢淒凌,一刀:終極魔刀、一劍:魔劍十三連續狂轟武神大和煌,飄邈身法讓他急速上下移動閃過,刀劍的速度並未能及時跟上,命中的便也只是他製造出來的殘像罷了! 難道戰狂他癲了?絕對不是啊! 「武神不錯啊!但這才是真正的殺著....『閃光掌』!」 中了!舉世無敵的武神大和煌在未能占到任何便宜時,便已被轟致吐血!武神絕不敢相信,但痛苦既是如此鮮明,他也便只能接受這操他的事實啊! 「終於讓我看見你的血了,前菜結束,現在正是上正餐的時刻﹔你可不要先倒下啊武神,繼續讓我戰得興奮,戰個高潮,看能不能將我弄至扯旗吧!哈哈哈哈!」 兩強埋牙,轉眼已過了數千招。戰狂藉由命運魔神之威,始終占著上風狂攻強敵!難道今日就是武神大和煌二度被戰狂˙飛鳥轟下的日子?未必就此下結論。 刻意支撐著這數千招的武神未有任何反擊,是不是另有別的意圖了? 「怎麼了老鬼?從方才就一直沒有任何抵抗,玩女人玩至腿軟了嗎?」 「安靜些吧,等你看到我從你身邊同樣領悟出來的絕招,你再笑也未遲啊!」 對,沒錯!武神學著戰狂的動作,兩手一拍,體內所有無上劍氣爆發出體外了! 「出來吧!『自由劍神』!」 武神大和煌獨特的強者氣息,以及具有無盡戰意,同時結合著劍氣,竟然逼迫出一個同樣與『命運魔神』相同的鋼鐵巨人,只是模樣正是武神大和煌的天神兵˙攻擊自由!依照大和煌的天資,他所應用出來的相同一招,只會在飛鳥之上。這下情勢逆轉,輪到戰狂真的大x鑊了! 「這就是你領悟出來的結論嗎?那麼你就用這個成果將我轟下吧!」 拼罷!兩個絕世強者的力量和武學,如同兩個巨人在九天之上的拼鬥,世上任何人都未夠達此級數能夠插手啊!未拼到最後,誰也不知鹿死誰手。 「飛鳥,夠了吧!」取得暫時優勢,武神便有『談判空間』。 「夠?當我將你切成一塊塊的『魚生』時才夠啊!」面對飛鳥這種狂人,似乎只能以武力『說服』他了﹔向來狗嘴吐不出象牙的戰狂˙飛鳥,竟在此刻說出不像是經由他那只懂戰鬥的腦袋思考後,應該說出的話:「我問你:沒有議長的理想,沒有命運計畫的掌控,你能夠保證像地連那般的賤人,因為對調整者的能力不滿,憑著的便是你他媽所謂的自由意志所引起的慾望、忌妒,憎恨,而繼續製造戰爭造成對立,幹他個全家大小都仆街的悲劇,難道不會一再發生嗎?」 「!!」 「那麼,最賤的人,便是秉持你那天真的理念,而害死我飛鳥一族的你!你!你!」 武神被戰狂一招一問的逼迫下,頓時啞口無言同時,以磁場力量解讀飛鳥的過去:正如他所說的,當日在歐普他與地聯三煞交手,天空星煌拳確實波及到飛鳥的家人,摯愛也因他而死:一幕慕慘痛記憶,這讓大和煌心中產生一絲愧疚,竟緩慢停下動作! 但高手過招,半秒鐘間的停頓都將是致命的危機,武神就在這他媽的幾秒間的遲疑內,便讓戰狂趁這剎那得手成功,重轟了武神的胸口,大口的血從他口中噴出! 「武神,如果你不能給我回答,你就給我他媽的死在這裡吧!」 武神就像脫線風箏般飛躍數公里之外,經過妻子拉克絲、邪神阿斯蘭的上空,最後撞上山壁才停下來,這實在是太羞家了。 「既然你把雷的心臟交給我,那麼我就給你一點『驚喜』為你送終吧!」戰狂趁勢追擊,要收執手尾工作了:出手便是雷當日在他面前展現出來,專門用來破武神大和煌的必殺絕技,卻未能如期完整使用﹔如今透過與雷結合的戰狂,重現人間的「天武殺道」! 「天武殺道˙斷頭道!」以劈腿之勢,左右開弓向大和煌的頭顱殺去:戰狂從武神的「光束軍刀」中得到啟發,將「終極魔刀x2」入於兩腿上。只要一用力夾緊,便可順利當場夾爆大和煌的頭啊! 武神大和煌豈會輕易坐以待斃?當然是沒可能了!雖在這受到如此重創,他仍能保持冷靜思考:「這小輩竟然能將我的殺招如此應用,我應該讚你一聲;但這樣就想敗我,發夢還早啊!」 大和煌的神兵氣勁『自由劍神』立即祭起PS戰甲防禦術:「不滅金身!」 破!這下戰狂如何用力,武神防禦便如同不動如山般,他再也無法夾下去了! 戰狂加上殺神的力量便是他媽的x2仍未能奏效,命運魔神的氣勢竟也跟著『走佬』。結果已經很明顯,若這一刻不能轟殺這他媽的武神,便是武神反過來他媽的轟殺他啊!武神的『天空星煌拳』已無情殺來,在下一秒即將把飛鳥轟成屎餅啊! 但....這一拳硬生生停在飛鳥面前,現場所有一切的戰意都化為平靜:命運魔神、自由劍神的神兵氣勁也消失殆盡。武神已到收發自如的境界,飛鳥若要繼續戰下去,便他媽的是毫無勝算了。 「飛鳥,好好應用你已回復的力量,就當作是為了死去的殺神˙雷所托付的生命延續。而不要再繼續淪作一個名為『戰狂』的殺人工具。」說罷,武神不管這個戰狂的蠢腦袋能理解多少,便轉身就走向正在與兩個靓妹『3p』的邪神,收拾戰狂製造出來的濫攤。 「……….懦夫,給我站住」未料,戰狂發爛渣了:「你憑什麼便有資格決定我的生死了?你他媽的還以為你是無所不能的武神嗎?我的生命只有我可以決定,輪不到你來操控!若你真的她媽的是如此天下無敵,自以為可以掌握住一切,那當年你就不會『眼甘甘』看著自己的女人被假面殺神克魯澤所殺啊!」 「!!」 戰狂知道武神的經歷並不足為奇,大和煌的過往是個公開的事情,也可能是從曾為戰狂師父的邪神口中得知。但被人揭瘡疤始終不是件舒服的事,尤其芙蕾便是大和煌一生中她媽的的最痛:『女神降臨』此招便是他為了紀念芙蕾而創,每當啟動這玉石俱焚之招,便是可以再見到那逝去的身影,但這他媽的又如何?死去的人終究是再也回不來。思想著這件事情,大和煌也有些明白,戰狂˙飛鳥的怨恨和心結始終未能解開,處處針對他而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