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6474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刀劍笑狂沙》總評

用意破舊立新,仍不離過往光輝 這就是馮志明給予《刀劍笑狂沙》的賣點:結合《刀劍笑》和《霸刀》兩代江湖的延續,讓他們的後人在同一個舞台上登場,並且產生交流。這種crossover的手法屢見不鮮,而《刀劍笑狂沙》這部作品的出現,用意是開創新書之外,順便為當時銷售和人氣不濟的《霸刀》炒熱話題,便可同時吸引到《刀劍笑》和《霸刀》兩方的支持者追看新書和回朔兩個故事的設定,頗有相輔相成作用。馮志明早在《霸刀》就已經多次暗示過橫姓刀客、橫飛驚等人與《刀劍笑》的橫刀奪愛和異族之間有著關聯性,甚至在《刀劍笑》第三代江湖還出現一個活了兩百多年的奇人「一露殺龍手」,代表著《霸刀》的時代可能在《刀劍笑》之前的兩百年(註1)。到了《刀劍笑狂沙》更是馮志明藉由名小雪口中,親口承認橫姓刀客、橫飛驚為橫刀一族的祖先,正式將《霸刀》納入在《刀劍笑》的故事體系中,也意味著馮志明所整合後的橫姓家譜,完全擺脫了劉定堅的刀劍笑系統(註2)。 再來看《刀劍笑狂沙》當中的角色設定上,都有擺脫前人包袱的意圖在:主角之一的飛來橫禍,拒絕了橫刀門的栽培,也意味著橫禍看不慣祖父橫刀和父親橫小弟堅守正道的英雄路,導致母親名小雪守寡,更讓他成了孤兒,橫禍因而拒絕繼承橫家的精神而自立門戶。就這種追求冒險和開創自我的作風來說,橫禍很像他的大伯刀霸一绝,卻比起刀霸的不擇手段作風又更為重視兄弟情義,尤其是他在楚霸篇後,與刀遺五兩人的合作而逐漸化敵為友,讓這兩人成為一輩子的好兄弟。笑蒼天則更是明顯,要走跟父親笑三少不一樣的路線,對於殺生不再猶豫:甫一出場就在談笑之間,就將天地會十閻王之一的平等王擊斃,不僅是展現出他可怕的實力,更是向所有人宣示,他就是這樣一個作風不婆媽的白眉鷹王笑蒼天! 如果對香港漫畫有多年追看者,應該對西楚霸王的造型和利用徒弟刀遺五的橋段頗熟悉。沒錯,這裡類似《風雲》當中,雄霸聽從天命收聶風和步驚雲兩人為徒,再盡力使用手段分化風雲互相殘殺,頗有異曲同工之妙。當然以馮志明和馬榮成兩人之間的深厚關係,加上香港漫畫業界互相參考的情況,這種劇情類似的出現並不足為奇。同樣都是如同打落水狗般的橋段,馮志明寫楚霸比馬榮成寫雄霸,心境上的轉變是略勝一籌:楚霸利用刀遺五的情義逃跑本來仍是執迷不悟,但是在天行者的追殺之下他逐漸喪失鬥志,吃著徒弟所餵他的狗飯和啃著女兒的屍骨,讓楚霸身心受到嚴重折磨,哀莫大於心死的情況下,露出了一線曙光,就是刀遺五對他的不離不棄,以及獻上兩個最平凡但也是最溫暖的饅頭,軟化了楚霸的心。楚霸和刀遺五互相解開對方心結,重修師徒關係;最後為了救刀遺五,楚霸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這些讀來都能讓人在心裡留下深刻印象,也有別於《風雲》的參考而自有一套獨特之處。 狄家堡事件和戀人春蕾的死別之後,橫禍帶著一身疲憊再次回到橫刀門,因為他的關係讓狄家堡等眾人前來找麻煩,看到橫刀門眾弟子死傷慘重,讓橫禍不得不出面為了捍衛橫刀門而戰,間接的讓他走回當初不願意所走的橫刀之路,卻告訴讀者這才是真正的飛來橫禍之刀。反映到現實中,這也許有著當初馮志明想要以《刀劍笑》為出發點破舊立新,但是《刀劍笑狂沙》的表現和銷售不如預期。若說這一切都是為了造就橫禍更上一層也許還可說的通,但在後來使用不斷使用入魔,讓名劍重出江湖等老橋看出,馮志明的心態也和橫禍一樣疲憊,無奈只好重拾舊有的資源和老梗。 一代舊人佔新人 進行南天巫極篇章時,由東日武帝的口中帶出名劍未死的事情。橫禍,刀遺五等人戰勝南天巫極的結果,導致同伴笑蒼天入魔。橫禍,刀遺五縱使不願意,但也只好請出名劍協助,幫笑蒼天驅逐體內魔氣。接著是名劍被誤會殺害了笑蒼天,一面要洗清自己的罪嫌,另一面是萬邪老祖不斷誘導他入魔,這段故事就足足去掉了《刀劍笑狂沙》五分之一的篇幅。而除了名劍之外,其他舊人物串場部份:如當初殺害母親顧彩衣登上皇位的狄無言,或是改名為狄七絕的狄駒神,這段劇情和出現的人物即使在《刀劍笑狂沙》當中抽掉其實也沒有什麼影響,最多就是交代萬邪老祖如何用計吸收掉名劍魔氣,魔邪一體後又被東日武帝所吸收罷了。尤其是狄七絕:自從在《刀劍笑》他就不是什麼重要角色,從來就以卑鄙和牆頭草性格著名,從他的兒子出現打響他的名聲加上在名劍篇的再次出現,看起來像是脫胎換骨,頗具一方之霸的氣勢,結果又是個二打六。既然要寫舊人就不要寫的如此難看,這段名劍篇的劇情也是整部《刀劍笑狂沙》看的最悶的一個橋段,也是讓《刀劍笑狂沙》由盛轉衰的關鍵部分。 名不符實的刀劍笑 雖然以這部作品的延續情況來看,《刀劍笑狂沙》算是刀劍笑系列的第四代江湖,實際上故事的重心發展一直都放在橫禍和刀遺五兩人身上,這和馮志明向來偏愛刀客型角色的創作性格有關。刀劍笑的『劍』,可以解讀為名劍留在橫禍身上的劍痕結合了橫禍的刀法,也可以解讀為名劍復出的那一段劇情;不管如何,刀劍笑的『劍』在這次的《刀劍笑狂沙》很明顯是缺席的,更遑論還能見到當初三大盜帥合作的驚世之招「刀劍笑」能夠再現《刀劍笑狂沙》當中。 而笑蒼天此角,除了幾場重要的BOSS大戰之外,大多數出場時間少之又少,甚至比殺父仇人名劍的戲份還要少(笑)。自從馮志明獨立續作《刀劍笑》系列後,《刀劍笑》之笑─笑三少的地位和戲份就一直有邊緣化的趨勢。其實馮志明初期似乎也想好好描寫這個笑家後人:有別於父親笑三少不愛殺人的善良性格;以殺示眾得到楚霸不惜低頭拜他為拜師;為了愛而自願輸出繼承自外曾祖父辛少爺的兩百多年功力;在無預警的情況下適時出手協助橫禍和刀遺五兩人。 為何會造就出笑蒼天這樣亦正亦邪的極端性格,其實馮志明本來可以寫的很好,可以從笑蒼天失去父親的成長過程來看待:父親笑三少擊敗名劍為正義捐軀,也許在尊重中夾帶不屑於父親的作風(註3),或是聽過其他人對笑三少的天真不適合打滾於江湖中等負面評價。所以等到笑蒼天出道江湖後,如同他的外號「白眉鷹王」般,對於他所相中的獵物,該殺戮則殺戮絕不留手。可惜的是馮志明都沒有在故事中詳加說明,當初設計這樣的笑蒼天似乎只是為了製造噱頭:「不殺人的笑三少有個殺人如麻的兒子」或是「會殺人的笑三少」,白白浪費了這個角色後來的發展空間,這是非常可惜的。 每況愈下,斷頭無言 擊敗南天巫極之後,《刀劍笑狂沙》偏離三大主角的故事主線,集中在名劍與萬邪老祖兩人之間的競賽,完全將橫禍和刀遺五等人拋諸腦後;一直到名劍與萬邪老祖分出勝負後,再次現身在橫禍和刀遺五面前告知笑蒼天仍在生的事實,故事才正式轉回到他兩人身上,但故事已經不如初期精采了。另外就是在戰南天巫極後期,由原本的「馮志明作品,區錦詮主編」改成「刀劍笑狂沙製作组」,看的出來當時JA內的人事調動,使得《刀劍笑狂沙》的人物面相、武打描寫和彩稿部分素質如同直線滑落,後期似乎是由他人主筆,與馮志明的風格有所不同,甚至在九十六期霆風和刀遺五的戲水出現了馮志明不會出現的Q版公仔面相。而預告中的封面也大多是前期的封面拼貼,實際發行的封面不僅和預告不同,甚至大多是該期某格人物放大的彩稿,足見製作如同缺乏彈性的彈簧般已經疲乏無力。然而既然已經無法維持最好水準時就應該有自知之明,偏偏在東日武帝篇結束後,又扯上十三郎篇,幾期之後的第120期再也無力回天,直接斷頭。讓讀者感到不少的錯愕感。 結語 《刀劍笑狂沙》,是既《殺禪》之後,在馮志明的漫畫生涯上多添上了一筆不名譽的紀錄。當然這部分原因也跟JA的部分版權移交給雄獅處理有關,讓《刀劍笑狂沙》沒有辦法延續。但這種行為多少是一種對讀者的背判,另一方面自《刀劍笑狂沙》後期到最近的《少年刀劍笑》,都感受出馮志明作為漫畫人的心態已經如同垂暮的老人般,作出來的故事已經不夠吸引人。作為讀者,並不期望他一定要東山再起回復到當初《刀劍笑》的水準,畢竟天時地利人和對馮志明來說已經時不我予,他可以考慮依附在其他公司之下,利用其他公司的資源彌補他的不足,有真正創新的作品出現,不要再繼續食老本了。有朝一日,希望再次看到那個充滿朝氣和冒險心態的馮志明,就像當初那個殺出十三吉祥的霸刀橫飛驚。 全文完
註1:馮志明似乎因為讀者感到不解和反感,在後記刻意說明,這兩個故事的一露殺龍手要當作平行世界的人物來看待,但在《刀劍笑狂沙》的出現後,馮志明這套說辭似乎無法自圓其說了。 註2:劉定堅在馮志明出走自由人後,仍握有《刀劍笑》的小說創作版權,因此在96年續寫以笑三少之子小白(笑蒼天)為主角的小說《刀劍笑新傳》,作為劉定堅風格《刀劍笑》系列的續篇故事。雖然《刀劍笑狂沙》也有相同的笑三少之子笑蒼天,但在劉定堅和馮志明的分歧決裂,所創作出的不同世界下,這兩個笑蒼天是同名同姓的不同一人。 註3:從這點著手,可以讓笑蒼天跟橫禍之間產生共鳴,因為他們都有種相同的成長背景,並且有進一步互動,而不只是因為昔日刀劍笑的情誼而出手相助。這方面描述不夠深入,讓刀劍笑狂沙三人之間產生的情誼,缺乏了些許說服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