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570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失足成千古恨:《黃玉郎醉拳》(下)

由於王靈提早降生,得以參與舊著的大漠迷城,和日帝月后兩大奇人的紛爭中:但在此時,王無忌不像舊著中被小劍仙打成白痴過著非人生活,王靈便取代其父展開冒險生涯,慢慢將他繼承第二代主角的身份扶持起來;這時的王無忌因為仙兒之死,一直沈溺在杯中物中頹廢…編劇是刻意營造王無忌陷入這樣的狀態,彷彿效法當年《海虎Ⅱ》同樣喪妻的黑面海虎,最後反能攀爬至飛龍在天的強者階級,更創出了『飛沙醉狂龍』。如此一來王靈的地位便十分尷尬,結果多數時候的他仍是個需要大人保護的稚子,而王無忌偏偏在第一部就形象薄弱,今次黑面狀態的他本該是退居幕後,協助兒子渡過難關,然整輯下來仍是由他主導劇情,導致王靈被晾在一邊。 他與王靈的父子矛盾亦是對他的形象大打折扣:因為仙兒之死等於王靈生辰,使得王無忌對兒子產生芥蒂,既愛且恨的情感反而只感到王無忌的小心眼,在處理時本來決定是令與仙兒一模一樣的冬冬登場,彌補王無忌心中的遺憾,順便為王靈找個後母(笑)。但是只有八期篇幅又怎能讓無忌有時間尋第二春?因此採取另一個路線:仙兒顯靈對無忌曉以大義,體諒自己的兒子生來便是成就世人的,平鋪直述地解決這個矛盾問題;其實處理方式已經不差,只是以今日來看太過一般,已經滿足不了讀者的胃口,而且父子倆的衝突頗淡,以至於本輯呈現的王無忌並無俠之大者風範,只是個患中二病的任性小鬼。 而另一要角赤飛,更是此次最大的敗筆:為了使故事節奏加快,加上醉娃又與小劍仙復合,今次身份直接為日帝義子、烈陽教代教主,以及與冷月公主相戀等設定上的變更皆無不可,重點是赤飛沒了舊著的活靈活現。初次登場滿臉鬍渣,還被王靈戲稱大叔,即使之後剃除鬍鬚,袁家寶筆下的赤飛竟是充滿法令紋的一臉蒼老,那也就罷了,偏偏太過成熟穩重的表現彷彿像是另個角色:看見王靈被章魚虜走的反應,冷靜到令人心寒,而處理他與冷月的感情時卻又扭捏,終究反目。此外,他與王無忌和王靈的相處,並沒有發展出深刻的交情,缺乏舊著中對於這對父子的影響地位,更像個只是苦苦央求外力支援的陌生人。這些都是非常可惜沒寫好的部份,不然『日帝月后』作為《黃醉》後續劇情的引子,整體還算及格,卻在角色的營造上不夠強烈,以致拉低了整輯水準。
結語 原本走中篇路線的《神掌龍劍飛》,作為新著《如來神掌》的過渡期,竟然比預料中的叫好又叫座,以致於龍劍飛故事一再加長,從預計的18期中篇擴增至72期完結。同樣都是重翻舊作,相較於《神掌龍劍飛》的成功,為何《黃玉郎醉拳》卻達不到相同成果?前者雖是借用粵語老片的劇情,龍劍飛被逐出師門,成為火雲邪神義子,學會如來神掌闖蕩江湖…這些照理說是已經再熟悉不過的故事,但透過畫面的重新演繹,無論是新舊讀者都會有著跟隨著主角一起冒險的投入感,而在孫碧玲與邪神之戰後,讀者已經對角色們有一定認識,逐漸將世界觀開展:如九死會、全虛子、鍾崢等原創人物的出現,與龍劍飛等人的互動下,一個大江湖體系儼然形成,成為屬於21世紀的《如來神掌》。 相較下,《黃玉郎醉拳》卻不智地選擇了擁抱舊讀者:也許有人問,同樣都是針對舊讀者市場,為何崎駿的《天下無敵小劍仙》反能大旺收場?筆者認為,陳尚言的生意頭腦功不可沒,看準了2007年《火雲邪神》帶返老祖宗的高人氣,立刻向文傳購得版權,便以結合舊著《醉拳》與《龍虎門》兩部作品的橋樑為噱頭,推出了這部《天下無敵小劍仙》,創刊號即賣兩萬六千本的佳績(也與玉記當時沒與崎駿翻臉,協助其宣傳有關)。在兩個出版社互咬牙印之時,玉記在《王風雷傳》再次抬出天下無敵一角亂入搶戲,而且當《黃醉》連載後,常與其設定結合(有提到朱邪風,蒼穹寶鑑、九死邪功等名詞),處處可見壓下的崎峻的圖謀,希望讀者心中唯一的醉拳是《黃醉》而非《小劍仙》。
最後的結果是,兩邊互相消耗舊著資源,也將老祖宗的魅力消耗殆盡,而崎駿早已先見好就收,讓《天下無敵小劍仙》有個美好落幕,但是玉記卻沒警覺到這點,再次回收利用老祖宗,做出錯誤的經營策略,使得《黃醉》的新生走上老翻路線。倘若玉記能放下身段,借力使力地以《小劍仙》為踏板,視《黃醉》為精神上的前傳來經營,也許會有不同局面:《小劍仙》結局中,小劍仙與王無忌的二度決戰時,小劍仙嘲笑王無忌一生守護正義卻換來孤苦命運,使得王無忌在一剎那對生命絕望而死在小劍仙手上,完結了兩人的恩怨。王無忌的前半生有多慘烈?小劍仙心術歹毒卻又重視與醉娃的愛情,為何有這般極端性格?當年赤飛、醉娃與小劍仙有著怎樣的感情糾葛?相信這是一些讀者會樂見,《黃玉郎醉拳》能夠重寫的部份。 「靈童誕生篇」不如人意,玉記欲以「日帝月后篇」力挽狂瀾,卻獲得前所未有的慘敗,正逢香港漫畫節接近,許多新刊要接軌發行,因此當下玉記便決定將《黃玉郎醉拳》第三季暫時擱置到09年十一月,最後一期名稱『曲終,人不散』,也許是黃生仍寄望這個兒子終能再次出發的伏筆…當然依照玉記的作法,銷售成績不理想的作品在腰斬之後,敗部復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當筆者寫下這篇評文時已是十二月,這時的玉皇朝更是當機立斷,在《神兵F2》《神掌龍劍飛》和《中華英雄前傳》等作結束後,欲集中資源打造玉皇朝的第三品牌《春秋戰雄》,因此《黃醉》在這個氛團中遭受遺忘,並不意外。 歷經主編《神兵4》與《黃玉郎醉拳》之後,邱福龍改編自臺灣小說家九把刀的《少林寺第八銅人》,當好劇本與一線畫技的結合,適得其所便能創出佳績,兩大主角張三豐與乳太極的成長過程,更尋回了港漫作品失落已久的少年冒險心,對比這幾年經典翻修的例子,所缺乏的便是這般激起『參見英雄』的熱情。《少林寺第八銅人》以乳太極的第八銅人守關傳說作引子,與作品主題呼應,並有著上承小毛蟲勵志,下繼大俠傳奇的意義。而《黃玉郎醉拳》有太多商業考量上的計算,即使有一流的美術團隊製作,故事亦不算太惡,卻無法引起當代讀者的共鳴,因為它辜負了這個世代所期望能再造經典的使命。 《黃醉》已逝,《春秋》將至,人類在享盡資本經濟及環境資源而過度養尊處憂後,如今面臨地球暖化、經濟未甦的惡果,我們期待玉帝親征所帶來的不是另一場漫畫界的兵燹,而是忘卻天子、神兵、龍虎曾在當時的條件下,才能創造的輝煌,集中火力再造一個震撼這世代讀者的歷史指標,在漫畫的世界中找回那胼手胝足的精神。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