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570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溫瑞安群俠傳》:啟動大武俠時代(上)

司徒偏現代式的美型風格,應用在科幻或是古裝題材都能得心應手,例如結合科幻與神話傳說的《八仙道》,忠實呈現GAME味的《拳皇》,或是正統派武俠的《臥虎藏龍》,都令讀者驚艷不已,甚至吸引一干不喜港漫的讀者,也能衝著司徒之名而接受之。由於現在的港漫制度不再像馬榮成時代綁死約,所以採用短期合作或外聘的情況越來越常見,因此司徒劍橋雖然替玉紀繪畫《四大名捕》,但同時也可自由選擇替其他公司製作作品。《溫瑞安群俠傳》便是在一漫年嘗試日漫雜誌《ONE COMICS》和科幻武打港漫《神之領域》之後,夥同已經離去玉皇朝的監製杜比、編劇林一壹,再現《四大名捕》的鐵三角組合,讓一漫年得以站穩書市的重頭大作。 其實一開始《溫俠傳》是得到許多噓聲的,因為《說英雄誰是英雄》本身就是溫瑞安自己的『群俠傳』,而且早已經改編過漫畫版本,銷售卻不如預期,更何況還是由《溫俠傳》的監製杜比製作。今次再出現這部的漫畫版本時,不免會與《說英雄》產生聯想,更有趣的是他以《說英雄》的架構為基底,選擇王小石和白愁飛為主角,開頭更同樣是再次借四大名捕拉抬作品人氣。光只看第一期,看到那精美的『新四大名捕』,便立即引起讀者反彈:因為杜比過往的不良紀錄,老橋王林一壹又把《四大名捕》中後期弄到歹戲拖棚,只怕是老狗玩不出把戲,種種刻板印象令人立起唱衰聲浪。 但沒想到《溫瑞安群俠傳》就像《神掌龍劍飛》的命運般,前期沒人看好卻後勢看俏,今次之所以令人拍掌叫好,是踩著前輩們的腳步所得來的成果:這次的《溫俠傳》,算是改良版的《說英雄誰是英雄》,但更具『群俠大亂鬥』的意義,將《說英雄》本來就有的金風細雨樓、六分半堂、迷天盟,再加上《神州奇俠》的權力幫成為書中的四大幫派,已經有一定支持度的《四大名捕》,加之沈虎禪(七大寇)、李布衣(布衣神相)以及即將在第二輯『忘情天書篇』主打的蕭秋水都是主角級人物,陣容豪華,不似《說英雄》只有連帶關係或是帶過的傳奇。這兩部作品本來銷售平平,但是蘇夢枕曾在《漫畫 四大名捕》成為討伐唐門的要角之ㄧ,六分半堂亦有客串;《溫俠傳》在《漫畫 神州奇俠》連載期間創刊,讀者對權力幫、蕭秋水等事蹟便不再陌生,《溫俠傳》更在第33期大膽使用旁白方式,將《神州奇俠》故事快速交代,融入《溫俠傳》的大世界觀中,毫不突兀。 他們,屬於《溫俠傳》 一件事情兩面刃,不管前人成績如何,先搶市總是有利的,也對後人製作相似的東西時,必定造成一定束縛:基本上《漫畫 四大名捕》的固定形象已經深植讀者心中時,刻意在《溫俠傳》作為開場頭炮,最危險的便是要如何保留原有的特徵,又要規避肖像權的糾紛。「新四大名捕&諸葛先生」的形象一出,評價當時頗為兩極,其實仔細看,大致上仍是以《漫畫 四大名捕》的設計為主:雖然他們是在創刊號就驚鴻一瞥現身,到『忘情天書篇』才晉身要角,但光是追命就很明顯仍不是原著中已經30多歲歷經滄桑的漢子,而是《漫畫 四大名捕》的挑皮小子,這在第33期與鐵手的對話中,很明顯看出司徒把他們的靈魂一併複製過來了。 身為兩大主角的王小石和白愁飛,前者有別於葉明發的「黑豹」面相英氣勃勃,司徒筆下的王小石是一個初入江湖,性格良善可愛的年輕小夥子,只想憑著一己熱血和天真,走遍江湖路。後者更是脫離了《說英雄》一看就是野心家的印象,與王小石都有著青春熱情的面相,差異之處是多了一份人情世故,保留著原著所寫歷練,造成他推動成功的鬥心。但是《溫俠傳》安排白愁飛更早在良知未泯的情況下,與蘇夢枕結為兄弟並受到賞識成為二樓主,蘇夢枕更因弟弟蘇夢飛早夭,將情感投射在他身上,白愁飛因此投桃報李:在關七之戰,與蘇夢枕同生死的兄弟之情顯得真誠,我們所看到《溫俠傳》的白愁飛,不再是原來那個狼子野心的他了。
改變幅度最大的,就是當初被人嫌到不行的李沉舟和雷損:李沉舟的造型在《神州奇俠》與蕭秋水重疊,但到了《溫俠傳》卻變成了《邊荒傳說》的劉裕,服貼頭顱的短髮加上絡腮鬍,怎麼都不比《漫畫 神州奇俠》的飄逸型男討喜;但漸漸走來,他身為一幫之主的睿智與穩重,以「翻天三十六路˙奇」的內功,配合最單純的拳頭,意謂權力的掌握,寫得更比《漫畫 神州奇俠》立體,皆能令書中人物和讀者折服。雷損則是取自於《霹靂狂龍》的雷無敵,一如《說英雄》的奸詐老狼(音同台語的老人)形象,體態卻外顯出日正當中的蓋世,而非《說英雄》用來欺敵的遲暮之貌。 人氣大魔王『關七』 從《說英雄誰是英雄》草稿時期原本是光頭外星人,正式定稿變成冷面變態男,都顯見關七作為老前輩的歲月痕跡,到了《溫俠傳》卻是改自《漫畫 四大名捕》的唐十五,年輕容貌加上一身帥氣勁裝,但是卻不改《說英雄》的瘋癲狂妄基底;更有趣的是還更進化一層,加入港劇《大時代》反派丁蟹的性格,從他的角度看來,所作所為都是師出有名,為了愛可以不顧一切的英雄事蹟。不明就理的人便會被其感動,但從他人的角度卻不是這麼一回事了:關七看上寺廟內的小尼姑(即後來的皇太后),把毆打他的尼姑們當作阻礙其愛情的大壞蛋,習得武藝後將這些「惡人」殺光,在佛祖面前立誓見證對小尼姑的愛(其實是在遍滿屍體的寺廟內,當場有違道德倫常的侮辱小尼姑),所有對關七殘忍行為所發出的驚恐聲浪,在他耳中竟然是為其祝福的聖潔鈴音,十分荒謬。而這一段發生在第10期,由皇太后和關七的觀點分別說出,相互拼湊還原往事,令人拍案叫絕。
這樣一個十惡不赦的大混蛋,又自以為是在做好事、重情義的自我中心主義,並不會令人恨得牙癢癢,卻是非常可愛了。關七以瘋瘋癲癲的曹里糧大叔身份(其實是關七的口頭禪『操你娘』曲解而來),與本來在原著該無相干的王小石,在破廟中擦出意外火花:像孩童般對挽留好奇玩弄,不避諱男女之嫌直接要對溫柔做CPR(註),害王小石吃了一記大死貓被溫柔誤會。看到溫柔和王小石的互動還當打情罵俏,硬是要撮合兩人拜堂成親;清醒之後為報答救命之恩,又更強迫小石頭與他結拜;知道王小石被抓,不顧一切把權力幫打到翻天。種種表現令書中角色為之傻眼,難以招架。但從讀者角度來看,關七作為反派卻有著極度人性的一面,令人倍感親切。 往往這類角色,便是造成作品不穩定的要素,也同時是帶動所有角色,甚至是造成作品本身的活躍起來,能與創作者平起平坐的對話,因此《溫俠傳》第一部以『殺關七』作為核心,便是極佳的選擇。大凶亡日,此戰不但展現出關七的無敵力量,更是藉著與關七對敵,帶出溫瑞安群俠的特色:從布衣神相的一掌開始打起戰鬥的響鍾,沈虎禪的佛心與魔氣的矛盾,唐斬心思細膩的計畫,雷損最後的燦爛、醜陋收場,蘇夢枕和白愁飛的義兄第之情,生死與共、方應看和元十三限冷手執個熱尖堆心態,一場又一場的混戰,藉由時光的交錯,今日戰鬥對應著角色過去的故事,也牽引關七與他們的命運相連。 註:並非惡搞的形容,關七的思維有穿梭古今之能,看過人類搭著太空船登入月球,曾經用木頭雕成手槍形狀,將腦海看到的中國五星旗送給妻子皇太后當禮物。這個設定是取自《說英雄之群龍之首》中,關七破碎虛空,將未來之景展現在戚少商等人面前的橋段應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