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6389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勇者無懼:山下忠秀

陳浩南自知已經毒癮已深,一無所有的他決定最後送給洪興的遺產,就是闖入山雞和大東的毒蛇東英同盟會場上,送這兩個害慘洪興的人上路。但當大飛、太子等人得知消息,不要讓陳浩南一個人孤單上路,集結八大壯士一起陪伴陳浩南,在會場上展開一場大廝殺。其中,大天二第一個上路,第二個是以日本人身份,成為十二揸FIT人的山下忠秀,而亦龍、生蕃陸續陪同;戰神太子、大飛、浩南相繼重傷,灰狗戰力十足卻不免損傷。牛佬這次發了狠勁,在後記告訴讀者,除了陳浩南將會半死不活的倖存外,將痛快發便當給洪興第一代們。 八大壯士中,我特別喜歡山下忠秀:比起正牌貨的立花正仁,我更疼惜這個山寨版立花多些,因為他有著小雜碎勇於挑戰自己的懦弱,也能製造傳奇的勵志性。山下忠秀原本是牛佬開的一個玩笑,因為正牌立花正仁在645期跳富士山自殺(在生離版說法是,立花沒跳下去而離開了,不管是哪個版本,立花正仁確實是不會再出現了),然而這個角色人氣很高,牛佬決定讓「另一個」立花正仁在世界K1格鬥賽冒出來;表面上看似立花還活著,但刻意埋下一些伏筆讓讀者及書中角色,例如有肉體關係的奈美和仰慕者松鼠看出,他和原來的立花正仁有極大差別。而這個煙霧彈在1143期才被揭發出來,這個立花正仁的本名叫做山下忠秀,並且帶出他背後一個努力向上的故事。 面貌和立花正仁有八成相似,性格與命運卻是天差地遠的山下忠秀,原本是日本黑幫的一個小頭目,由於立花正仁聽從山口組的命令,來到鹿兒島協助山下忠秀,而使兩人如命運般的碰面了:立花正仁對山下忠秀的初次印象,可以說是非常惡劣,早在路途中他就已經打聽到山下的女人百惠對敵方社團擄走,但是山下忠秀卻沈醉在溫柔鄉中買醉;如果說是因為沒有力量拯救百惠,而想用酒精麻醉自己也就罷了,山下的理由竟然是膽小無能,在他眼中百惠不過就是上過兩次、把他當王子的純真小公主,不值一晒。種種態度令立花正仁十分光火,刻意激怒山下忠秀帶領著他的部下,好好教訓這個他甚麼都不懂的外地人。當然,在一代強者立花正仁眼裡,這些只懂得耍流氓的小混混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很快的全部都敗陣後,山下忠秀只好半應承立花去直搗黃龍,救出百惠。 利用兩人樣貌神似的特點,立花正仁負責引開所有人的注意,由山下忠秀將百惠帶走:然而山下忠秀一看到被強水毀容並折磨不成人形的百惠,光是看就忍不住做嘔了,更是沒有勇氣答應百惠臨死前的一吻;但是立花正仁卻做到了,他將自己投入成為百惠思思念念的忠秀,得到深愛男人的最後禮物後,百惠安祥而死。立花正仁在事後給山下忠秀台階下,看到山下忠秀仍是嘻皮笑臉,毫無悲傷,對這個與他有相同長相的人徹底失望,並給予「垃圾」的嘲諷。對於立花的神勇無敵,山下忠秀都看在眼裡,即使口說不服但心中仍有著一絲嚮往,加上立花對他的不堪評價,讓山下忠秀深深思考著:「憑甚麼有著一樣的臉孔,我要過垃圾般的人生?我是不是應該為自己改變甚麼了?」 因此山下忠秀對立花正仁產生了近乎病態的崇拜,模仿往往是最快的捷徑,就徹底完全變成「立花正仁」這個人吧!原來就有八分神似,乾脆直接整容成立花的臉孔與白髮,學習立花的極真派空手道,從各種資料瞭解到立花的人際關係、生活態度,甚至每一個舉動、每一個思維都是從立花正仁的角度,來做決定。參加K1大賽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引出銷聲匿跡已久的立花正仁(但他不知立花早已死亡),若得到他的一句讚賞,方能驗收成果。但山下忠秀畢竟不是立花,畢竟短期間力圖變強並吸收他的一切後,仍顯見生嫩,缺乏他偶像的大將之風,在K1賽表現失常令許多人感到失望,加上對立花熟悉的朋友擺出敷衍態度,這亦是松鼠懷疑他真身的原因。 但發誓不再變回垃圾,縱使被人否定也沒萌生挫敗感,帶著立花正仁的身份,他加入了洪興,山下相信如果是他偶像,也會做出相同的決定吧:山下忠秀在圍剿車寶山一戰屢建奇功,杏花樓之戰與台灣的最強歐吉桑「地中海」打成平手,從一個廢人能變強到如此,其實已經實屬難得;但這些只是肉體表面上的強,作為立花正仁所該有的表現,並不特別。所以山下忠秀總覺得自己沒有真正得到肯定,加上借用洪興的力量又找不到立花,感到疲倦的他原本想要轉到他處去了,但是在陳浩南的誠懇下,山下忠秀終於願意說出他的真實身份:「我唔係立花正仁,我係山下忠秀!」。其實不管山下怎麼扮演,他露出的破綻太多了,早在K1賽時陳浩南要他幫手,山下竟以洪興還有大頭仔和老妖等能人作為推辭理由,用死人當藉口固然令陳浩南火大,同時對這個立花的身份起了疑心,但在K1賽結束後仍讓這個假立花加入,一方面是借用強人立花的影響力壯大洪興,另一方面觀察這個假立花值不值得投資。
所以當山下忠秀說出真相後,陳浩南不但沒有將他的身份公諸於世,反而將他封為筌灣話事人,目的就是為了挽留山下忠秀,此舉對他而言是一個最大的肯定,也間接給山下信心:「你已經有資格當立花正仁了」!因為這是給他作為山下忠秀,而不是給立花正仁的賞賜,但當時的山下怎樣也沒想到,在決定留在香港的那一刻,已經為他開啟了死亡之門:八大壯士一役,東英龍頭大東原本因為與立花正仁的情誼,而想放過山下一馬,但是山下卻自暴身份,要與其他洪興弟兄共存亡,陳浩南也希望山下借用立花正仁的身份脫身,而加以掩護。但這完全違反了山下忠秀作為「立花正仁」的行事風格,既然大家要當他是立花正仁,有理也說不清了,那就徹底一點:如果他是真的立花,當日可以保住大東,今日一樣可以保護眾家兄弟! 山下忠秀並不是傻的,會有這種明明有一絲生機卻還要尋死的舉動,其實是對自己身份認同的矛盾:當日還在K1賽時,他在搪塞不了的情況下告訴松鼠自己的身份,後來又在比賽重傷的情況下保護松鼠,而使她對眼前的假立花傾心,兩人就名正言順在一起了。但是松鼠愛的仍是她心目中那如天神般的立花大哥,說到底松鼠還是喜歡山下忠秀的那張立花臉,對真正隱藏在底下的忠秀本人,也不明白究竟是不是真心愛他?當山下忠秀在臨行前問松鼠時,她的回答仍是有所遲疑的。此時山下忠秀是第一次對偶像立花正仁,產生些許的嫉妒感:有這麼愛著他的女子卻不在其身邊,而我只能作為你的替身被她所愛…當晚與松鼠發生親密關係時,山下發誓他要成為令松鼠崇拜的男人,所以最後他以真名公諸於世,即使要死也要以「山下忠秀」的名字,名留青史。 山下忠秀的後半生給了自己太多壓力,一生都活在偉大巨人立花的影子下,以至於做出錯誤的決定,如留彽洪興、暗殺大東等行為。只有在八大壯士一役,他終於能夠以本名示人,以武俠方式來比喻,那一剎那就像領悟了「真武」的境界,他已經不再拘泥自己曾經是被稱為垃圾的山下忠秀,或是絕世立花的虛名,山下忠秀即是立花正仁,反過來亦是再無分別;他已經放下當年的心理創傷,浴火重生。又如像《大唐威龍》的李元霸,以生命燃燒燦爛的光輝,即使軀體死亡,那高貴的靈魂仍是不滅,永遠活在所有讀者的心中。
在創作物中,名字對角色的意義,是他的特色與人生總和,就如立花正仁的「仁」,象徵著「仁者無敵」;而山下忠秀的「忠」,則是忠於洪興,忠於立花正仁,忠於自己的決定,毫不後悔!所以筆者給山下忠秀的評價是「勇者無懼」:即使天資有限,只希望臻於偶像立花的完美之境,而不是在乎能不能超越他;就算離那最高的一階不知還有多遠,途中還會經過許多挫折,還是穩健的一步一步踏上去,到往天國彼端的階梯,得到夢寐以求的回報後,那一刻就是山下忠秀的人生,最耀眼的完結! 「立花大哥,我已經不是垃圾了,對吧?」 「我曾經這樣嘲諷過你嗎?我該收回那些話了:只要有血性的,就不是垃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