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570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超越障礙的畸戀-唐不阿,唐丹鳳,唐雙縫

唐不阿,身為唐門奪魄宮˙刑部之主,有六親不認和鬼見愁之稱,冷血背後卻是有著很情深意重的理由所造成:在一次任務之中,唐不阿失去了父母親成為孤兒,換來的卻是與唐刃的友情與激勵,同樣都是父母犧牲保護下的僅存生命,兩人發誓要代替他們,在唐門闖出一番作為。為了壓抑悲傷,唐不阿選擇唐門八十一技最能抑制情感的「絕情訣」,想要斷情空明、進而忘卻過去,但是實際上卻是自欺欺人之舉。即使他已位及高位,童年的創傷卻使他不敢一人在黑暗中入眠,直到他遇上了唐丹鳳。 唐門萬千的普通女子之一,陰差陽錯被成為姊妹『風流』後的代罪羔羊,一生未曾與男人燕好過的她,卻能扮演唐妞的稱職母親,不明所以的唐不阿看在眼裡,只知找到了遺憾已久的母愛感覺:在那場雪夜中,不阿與傷重的母親被狼群圍攻,母親為了保護依偎在她懷中的愛子,不露出殺氣讓他驚恐,母愛的偉大更使她昂然立首、威嚇狼群,至她最後一口氣嚥下為止…夢裡尋他千百度,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如命運般兩人邂逅了。對唐不阿而言,唐丹鳳是能夠彌補他母愛缺口的補藥,不顧他人的奇異目光,向一個半老徐娘提出共眠的要求,令人匪夷所思,但是更不解的是唐丹鳳卻仍是答應了這年輕男子,報酬竟也只是為了看他滿足後的笑意。 唐不阿於蔡京府刺殺諸葛先生失敗後,唐丹鳳不惜冒死救出唐不阿,才知那個藏在唐丹鳳心中深處的秘密:年逾不惑,自認早已心如止水的她,唐不阿成為了她第一個,亦是最後一個肌膚之親的男人,激起了唐丹鳳內心的漣漪,不能平復;唐不阿的任性之舉,在無意識中竟然已經影響到她人的念頭,使忠心的鳳尚宮背叛了唐門戒律,私自行動去救一個任務失敗的該死之人!不顧一切的結果,導致唐如柳和唐雷奉命追殺而至。為了力保唐不阿,唐丹鳳不惜欺騙挑撥對她心儀已久的唐雷,去向唐如柳狗咬狗骨,可惜她對唐不阿的關懷令她露出破綻,反而玩出火來被唐雷擊成重傷。幸好在另一個失去愛侶的傷心人-唐敗的幫助下,唐不阿抱著生命垂危的唐丹鳳逃出生天,遠離唐門的一切,不再受到百多年守舊的戒律束縛,重獲自由的空氣。 「伊底帕斯情結」具有弒父戀母的意義在,唐門的戒律有如父親般的威嚴,奪去唐不阿的親生母親和「第二母親」唐丹鳳,當唐不阿正式叛出唐門的剎那,如同弒去父親高大的存在,唐丹鳳亦脫離了作為母親保護愛子的身份,正式昇華到另一個情感層次,以致唐不阿長久以來,心中的那個「小孩」終於長大了:得知唐丹鳳的「假母親」身份後,他那番依戀母親的孩子態度產生動搖,更是必須正視唐丹鳳對他的感情;隨著鳳尚宮的斷氣,已經永遠無法知道究竟對她而言,唐不阿是個需要她照顧的孩子,還是無可取代的男人?在這個『假母子』的關係下,也許對鳳尚宮而言,兩個都是正確的答案,使唐不阿能以一個成熟男人的身份,緊緊抱著鳳尚宮逐漸冰冷的軀體,童年恐懼的狼群形象,也隨著他的長大而打碎,因為他已經有能力,在風雪中保護自己心愛的人。 注定唐不阿命不該絕,得到神侯府的幫助下,唐不阿的生命得以苟延殘喘:曾是萬惡的敵人身分,如今卻是無端投靠己方,更何況唐不阿還曾刺殺諸葛先生在先,四大名捕們自然怕是唐門陰謀,對其多加懷疑。然而《傀儡馬戲團》的奇曾說過,人類的情感有兩種,一種是熾熱的爆發,一種是寂靜而冷冽的燃燒,很明顯唐不阿是屬於後者,唯有純真的四劍童子,沒有成人的猜忌心思,看穿了唐不阿冷漠外表下的善良,成為神侯府中願意接納他的人。失去了唐門的家、失去唐丹鳳的情感依靠,處在敵我難分的尷尬情況,四劍童子溫暖了唐不阿幾近心死的孤獨,往後唐不阿更為他們犧牲一目。他這番投桃報李的真誠,終於得到四大名捕們的認同,得以踏上征唐之役,卻引出了唐不阿另一情債-唐雙縫。
唐雙縫一出世就被任務失敗,淪為雜役的瘸子父親視為災星,加上天生眼盲的身體障礙,彷彿嘲笑著他的無能般,更是得不到其關愛,而經常獲得一頓毒打。當時對於身為孤兒的唐不阿來說,難以理解一家人活得好好,卻不能互相扶持?一時看不過眼的他,護住了唐雙縫幼弱的身軀,更是喚起唐雙縫久逢的期待:就是你了,英雄!對唐雙縫而言,不阿後來彌補她的禮物小狗,萬萬不及在她心中那唯一的糖人兒,一個真正對她好的唐不阿!所以唐不阿就是她的一切:兒時戲言猶在耳,唐不阿失去父母親,同時也感覺到世上已無快樂和溫暖,不能死只因答應父母遺言要效忠唐門一生一世,除非他日當唐門捨棄他後,才能真正自由幹盡自己想幹的事情,包括奔赴黃泉,一家團聚。同是天涯淪落人,如此悲觀的思想,影響了同樣未曾感受過人情溫暖的唐雙縫,倘若有日唐不阿終於可以自己選擇死亡時,她希望能夠跟心愛的人,一起離開這絕望的世界;唐不阿當時真不該草率答應唐雙縫的荒唐請求,這個承諾足以到影響一個人的人生,偏偏他卻答應了,自此唐雙縫的心一步步走向黑暗深淵。 事過境遷,曾經視唐門為重視的一切,不阿何曾想過會有被唐門捨棄的一日?何曾想過他會在唐丹鳳身上重獲溫情?向唐門復仇,滅絕這個傷害太多與他相同苦命人的組織,已經成為唐不阿最後的目標;可是對唐雙縫來說,在病態的唐門功成名就,不惜自刨雙目練成天心神眼,成為八大金剛之一,都是為了更為接近唐不阿。征唐一役,唐門崩潰,不阿慘敗,兩人的地位拉近在咫尺間,唐雙縫終於可以實現兒時願望,帶著唐不阿墜下山崖赴死。唐不阿為了另一個目的,不能在此刻死亡,利用了唐雙縫對他的愛獲得生機:最後兩人看著唐門毀滅的那一刻,雖然對家的感覺已經眷戀不再,心中仍是五味雜陳,況且兩人的孽緣是在這個組織中產生,裡面有著他倆自出生以來的辛酸與甜蜜。當不阿終於從唐雙縫口中獲悉,唐雙縫的病態愛情觀和自殘悲劇竟皆是由他而來,這令唐不阿徹底慚愧不該繼續欺騙著如此愛他,被他傷害極深的人。但當唐不阿要坦承並非真愛唐雙縫時,一柄冰冷的飛刀,徹底封住了唐不阿的口!
其實唐雙縫雖是眼盲,心卻不盲:亦或是耳朵或感覺的倍加靈敏,唐不阿的心虛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但是一句謊言的偉大之處,足以激起她的求生意志,即使唐不阿不能真心愛她,她的世界中只要有那唯一的糖人兒便足矣。所以她寧願欺騙自己已經獲得所愛,一切的犧牲都是值得的,更不允許唐不阿摧毀她長久以來建立的價值觀,只要那個唐雙縫萬萬不想聽到的答案,永遠不能說出口,美麗的謊言就可以延續下去,繼續完成他倆最初的願望,離開這個毫不值得眷戀的世界!在彌留間,唐不阿彷彿看到唐丹鳳在人群中等著他,兩人的靈魂便攜手走向那彼岸的盡頭;另一廂邊的熊熊烈焰,獨留唐雙縫的痴心,得到她夢寐以求的那人兒身軀,回到屬於她倆的老家。 唐丹鳳、唐雙縫的命運,竟是由唐不阿無心的任性所牽動著:唐丹鳳會與唐不阿發生畸戀,起於唐不阿的戀母情結;唐雙縫乞求永伴愛人的微小幸福,更是唐不阿的絕望引起。究其源頭,在唐門的威權高壓統治下,這個先天條件,孕育出無數心理歪曲的可憐人,造成唐不阿強制壓抑喪失至親的悲傷,唐丹鳳未得愛情先扮母親,唐雙縫單向度的歪曲之愛,使得三人共同串連出了一個悲劇,三個人各自超越障礙的畸戀。在這場悲劇之中,沒有人得到一個確切的答案,直到最後唐不阿對唐丹鳳的愛,或是唐丹鳳對唐不阿的愛都是一個大問號,而唐雙縫得到的只有唐不阿的身體,與一個自欺欺人的謊言。然而唯有死亡,分離了唐不阿的身軀和靈魂,各自歸屬不同的人時,也許才是最為完美的結局吧… 「我最愛的人,你感覺到嗎?自由在擁抱著我倆,耳邊呼嘯而過的風,正將所有的悲苦哀愁帶走,很快…我倆便可以骨肉相融,你之中有我,我之中有你,永遠再不會孤單寂寞!」 下期預告:逝,情-南宮問天和靈劍子(作品:神兵玄奇2和萬神之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