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570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神兵玄奇F 二戰篇 第二期

拆我祠堂,殺我人民,來者何人竟敢擾東方島安寧?東島戰神以腿功著稱,將「颶風」用來示威的招牌反踢回去,豈料「颶風」所操弄的傀儡肉體亦是擅長腿法,在招牌上留下兩道清晰印子:如此熟悉的聲線與腿功,世上兼具這兩個特質的強者也只有認識的「她」,但是沒可能有如此破壞力啊?戰神不敢去猜那可能性,要對方別再藏頭露尾,直接現出真身吧!唉,連我猜我猜猜猜的情趣都沒有,戰神還真是個乏味的男人啊,好吧,就如你所願了。縱然戰神不敢相信,鐵一般的事實擺在眼前時不由他不信,唯一的解釋就是他的愛徒「青惠」已經被「心魔」所控制了:不知從何而來的邪惡思念體,主動眾強者並能夠通過戰鬥變強,但動機不明,戰神自信絕對不像青惠那樣連心智都輸了,結果這番話馬上就被青惠打槍:每一個接觸她的男人都誇耀自己至少有30公分(?),到了最後都『沒凍頭』,例如西希魔、中武妖、北霸王以及你的宿敵無間先生,不堪一擊!
戰神這時候眉頭一皺,驚覺案情不單純:心魔已經透過戰鬥盡習天下強者的力量,如此一來尚未失守的只剩下戰神,以及青惠的男人-赤龍了…想到這,東島戰神不盡感嘆,這世界上的強者怎麼沒一個有用的?看到東島戰神老人癡呆又發作了,既然你不主動攻擊,青惠就要主動先上了!誰知道這戰神老歸老,反應倒是挺機靈的,一腳就封住了青惠的膝蓋,以免她踢出衝力射球;青惠後勢有來,但戰神不愧是師父,一路將青惠的攻擊封鎖:敢在我面前班門弄斧,腿是這樣踢滴~毫不憐香惜玉與顧及師徒情誼,東方腿王真不是蓋的,跟某個蛇貓腿王一樣無情無義,這下青惠必須重整戰勢,弄清楚這個軀體本身最擅長的武功。既然青惠的腿法是戰神傳授,那就鬥鬥腿法吧:第二ROUND再開,戰神感覺到青惠的動靜不同了,「心魔」將青惠的身體發揮到淋漓盡致,竟可將他壓下! 青惠得勢不饒人,加重腳力誓要讓東方戰虎來個仆街冚家剷,戰神為了要將心魔逼出青惠體外,即使戰力在她之上仍不願直取對方性命,但繼續投鼠忌器下去,更會令東方島受損更甚;這一切早在心魔的掌握之中,控制青惠的身體就是要牽制戰神和赤龍,達到它的目的!既然戰神不敢下重手,青惠也不會跟他客氣了,只見青惠兩腿一盤旋,便使出他的成名殺招「逆轉旋風腿」,必取戰神性命:不成功便他媽的成仁吧,同樣心思出現在戰神身上,賭上這一把「狂龍霹靂破」,對付心魔這樣的邪惡能量聚合體,將腿勁集中一點透體灌入,看能否將心魔轟出青惠體外了?
腿與腿的交戰,剎是精彩,驚爆東方島的摩天大樓,絲毫不顧裡面人民的生死,令人懷疑這個東島戰神是不是假仁假義王洨虎假扮的?這個暫且不提,狂龍霹靂破真是強,難怪魔鬼筋肉人傳授這招收費會特別貴了:破除青惠腿招,令其破綻大露,戰氣暴跌,心魔即將要被逼出來了,所以青惠你就原諒師父,承受我全力的一擊吧!戰虎毫不考慮這招會有如何後果,十成功力的「狂龍霹靂破」就要將心魔滾出青惠的身體,青惠此刻露出猙獰的微笑,真正中招的是你啊臭老虎!青惠刻意示弱,就是要等戰神腿勢用老的一刻逮住他,得到全盛時期的東島戰神之力量啊!戰神感覺自己的力量並未流失,但是心魔的目的竟是COPY了他半輩子的戰鬥經驗,令往後心魔的殺戮大有益助;而當戰神著了對方的道,懊悔讓事情更加無可挽回了。 現在只剩下赤龍了,不過這個青惠身體本來就是赤龍的女人,要把他力量騙到手比騙癡呆老虎還要簡單多了…聽到此語,戰神更加惱羞成怒,要再戰江湖,可惜當底牌已經都揭露時,你這隻老虎還有利用價值嗎?也罷,就讓你死在自己的腿法下吧!青惠此刻,竟如同有戰神在身旁如影隨形,打出狂龍霹靂破X2的威力,震爆整座大廈,兩人生死不明…同一時間的東方島沿海,戰艦上的兩個人正在鬼鬼祟祟的偷窺戰神與青惠的戰況,簡直就像拆樓一樣打得好精彩啊!超霸紀強者-中武妖和西希魔兩個各懷鬼胎,竟然此刻攜手合作,看著師徒相殘的精彩戲碼,只要等待坐收漁翁之利,拿下東方島! 然而就在不久之後,另一個地球(神兵正史)的西元1930年代,西希魔和中武妖被移轉到德國正史的時空中,從那可怕的一「戰」中脫身保住小命,真是幸運,哪管現在身處何處?不過有些事情仍要弄清楚:兩大強人一運勁,力量一切正常,在這個平行世界只要養好「那一戰」的傷,在這個地球便會大有可為啊! 這個二次大戰的開幕之前,類似希特拉裝扮的西希魔,以及日本風格的中武妖,究竟兩人的合作,會對歷史產生怎樣的影響?難道… CHAPTER 2 重生 運用亞薩神域的高科技,透過細胞分裂、胚胎成型,腦電波轉移的複製人技術,如此一來英靈就誕生了!一切就是這麼簡單,而重生的英靈就是大智慧傳人:燕王。當年在《神兵玄奇》處在魏晉南北朝,本名慕容的燕王曾是一國之君,為了壯大帝國不惜弒師,假冒天地盟主,最後成為神兵十方俱滅兵主,承繼伏羲大智慧傳人,改邪歸正,最後被魔耔時期的南宮太平所殺…本來應該是這樣的,燕王再次醒來,來到一個陌生的純白世界,本來以為應該半生作壞事該下地獄的他,感覺到他的身體如此真實,似乎還活著;定神一看,腳底下的太極和八卦圖像,化為一名老人。對方倚老賣老,竟以「慕容」稱呼燕王:這確實是燕王的本來姓氏,這名老人竟然就是曾經輔佐周武王姬發成皇的一代奇人「姜子牙」,這種張飛打岳飛的情況,令燕王滿腹狐疑,當然一切自然會從姜子牙口中,說來話長啊… 地球(神兵正史),1930年德國境內,燕王來到現代社會追查南宮父子下落,遇上南宮問天大平賣,全部襲擊他一人而來,這群問天就要「摸清」燕王的底細後,然後就要送他無上西天了。眼看守了多年貞操就要不保,還好他即使轉世為英靈,武功仍然還在:上天下地至尊功散發的「純陰玄氣、烈陽剛氣」,狠狠將這般問天翻版震開來,開玩笑,好不容易重生當然要好好珍惜這條小命啊!指揮的翻版老問天不敢小覷對方,擁有這種力量絕非普通人,既不是純種天魔,更不是與凡人交配產生的混血,那麼真相只有一個:在中國多年前發生的「八國聯軍」之役,出現一些所謂的「武林高手」將東方的天魔一族幾乎全滅,在這個槍砲科技研發出來的時代,還有像你這樣赤手空拳的傻瓜,想必就是所謂的武林高手了?恭喜你猜對了,很可惜還是不能給獎品:因為燕王來自的是千多年前的《神兵玄奇》武林。 管你媽媽嫁給誰啊?傳說中那個與天魔一族作對的死剩種,怎麼可能有擁有千年不死的實力。你這個近幾十年才出現的西裝男,完全跟天魔一族要找的人不符合,更何況西方一族比東方的廢物強太多了:現出天魔真身,戰力自然就會爆增數倍!看,這些穿著少布的大隻佬,乞撚人憎的表情,便知道是基佬中的極品了,難怪燕王亦要吐嘈,噁心程度也是爆增數倍啊!就在天魔們要對燕王肛肛好的時候,燕王終於開始認真起來了:將對方丟給他的螺旋槳幻化,這個形狀恰恰好正像是他以前用過的神兵「十方俱滅」!燕王竟可將這區區的螺旋槳,運使出他的十方奇招「乾坤巽風」,將天魔大軍打到落花流水,無法再戰。翻版老問天果然老奸巨猾,對於對方實力難以估算時,閃避及時才免於難,改天在找你喝茶分個高下吧…可惜燕王的速度比對方快上一截,十方俱滅架在脖子,肉已經在沾板上就乖乖說出西方天魔一族的所在吧!
拜託大哥你饒了我吧,身為最低層的我怎麼會知道這些機密呢?況且就算被你改成神兵好了,這種破銅爛鐵又怎能傷我了?這個天魔不愧有問天容貌,連性格也一樣水皮,就在燕王一瞬間大意時,翻版貨已經將十方俱滅打掉,並且現出真身,不信都豁盡一切還不能打到區區一個凡人。可惜,燕王也早就知道對你這種小嘍囉是問不出甚麼有價直的情報,因為以你的智慧我實在很難跟你解釋,十方俱滅的真正特性是可以分開的:就算是普通廢鐵加上我的十方奇招「震雷霹靂」就可以殺得了你! 殺了幾個沒價值的天魔,又一次徒勞無功:始終找不到天魔背後組織的重要線索,大量混入軍隊的他們,德國政府是否知情?但更奇怪的是他們都擁有南宮問天的容貌,莫非在八國聯軍之役,西方一族得到問天的細胞加以複製…事情不會那麼單純。當活動範圍不限於中原,走遍全球要找尋南宮父子談何容易?況且燕王自知時間不多,要儘快找到南宮太平,否則… CHAPTER 3 聖女 在地球的另一處,燕王苦苦追尋不到的南宮太平竟然在法國的教堂出現,難道是最近殺了太多天魔要作禮拜嗎?不,太平在此地感受到問天的氣息:清末的八國聯軍事件,他與父親失之交臂,如今又過了幾十年,想必問天又忘卻真我變成了獨孤星夜,這個分散其罪惡感的身份。就像過去一千年般,太平一直沒有放棄追尋問天:就算問天暫時以正常人身份過活,但其驚世力量仍會不自覺的留下一點痕跡,指引太平前來法國的這間教堂;但是這間已經有多年歷史且已經荒廢的教堂,問天為何會來此地?正當太平疑惑時,用手抹去牆上壁畫,出現一名女騎士肖像:在法國歷史上,夠資格被繪畫在教堂中的只有英法百年戰爭的英雌「聖女貞德」…等下,不對啊,為甚麼聖女貞德手上拿的,竟然是他老母南宮鐵心用過的魔兵「無妄」?這不是重點,這個時間點,就是當年太平被問天誤殺,假死沉睡期間,證明了問天曾經來過法國?!
1429年,英法百年戰爭期間:「神的聲音告訴貞德,要她到被英軍重重包圍,法國的最後一個堡壘,奧爾良去…指揮軍隊作戰,重振法國;據說,貞德自稱得到『神』賜予的一把寶劍…」 下期預告: 一眾強者相繼獻身介入,『超霸紀』地球上的混戰越趨越烈! 「西希魔」、「中武妖」突然拆夥?地球上的『天魔』一族竟找上門來? 東條再現!為替阿道夫、本尼托報仇,一個新組織成為他的目標… 千萬年前,東西方眾神,因何來到地球?一切都與『天尊』有關… 英法百年戰爭期間,南宮問天授劍予聖女貞德? 兩個地球,多面戰線,越空蔓延… 感想:心力交疲,事後補上。 筆者後記:本來這篇應該在週六就可以寫好發布的,遇上了莫拉克颱風來襲,雖然我不是住在災區,也沒被天災直接侵害,但是仍避免不了人禍與責任,所以這兩天投入了相關工作,故延至週一才發文。 第二期開頭「青惠颱風」造成的災難,還有驚慌失措的百姓,忍不住聯想到這次的風災慘狀,時間上竟是如此的巧合?人身在南部,當災劫離筆者的身邊是如此的接近,某些人處在安全之地不能想像時,更能體會到「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荒謬;斷橋上帶走人命,最後的呼救聲格外清晰;村莊幾乎全滅只有43人逃生,觀看新聞只覺得那只是個數字,哪個地方不死人了?但是筆者當日親眼看著不斷暴漲的溪水,回想新聞畫面不斷地強姦視線,只覺得一陣陣痛苦與恐懼。
同情與憐憫只是多餘,因為現實並不會東方島戰虎這樣的英雄出來阻止風暴,卻是仍在狀況外的高級畜生,到現在還在推責與嘲諷…同時,我也慶幸人性的光輝猶存,藉由網路的連結與人民的自助,能夠更積極的重建家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