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570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該給當頭棒喝不可少:《創世神兵》總評(上)

到了《神兵前傳肆》由鍾英偉與曹志豪接手,撰寫人氣角色玄天邪帝的故事,雖然一開始就聲明導向《神兵玄奇壹》的黑暗結果,但仍寫出宗主太曾祖父『大蘿蔔』跟月影小夜子等鮮明新角作襯,精彩演繹出邪帝的前半生。後來這對組合再次撰寫《萬神之神》與《神兵玄奇F》皆大旺收場,也令讀者對「神兵」這個招牌再起新的信心,原來《神兵》舊江湖還可以玩出如此新意。 然而正如武林傳奇南宮問天,在《神兵玄奇F》年華老去,代表著這個系列已經到了盡頭,偏偏《神兵3.5》的人物與故事皆不爭氣,無法回收利用;加上近幾年玉記缺乏第三品牌的代表作,這些警惕著黃玉郎是該破舊立新,再創造一個新的神兵世界觀。 從王子復國到神魔之爭 創刊之前,玉記在打出《創世神兵》廣告時,一直強調「全心復仇、飲敵鮮血、餵養神兵」,「無關仁愛,棄絕正義」等文案內容,說明此次《創世神兵》要有別於象徵仁愛的天晶神兵時期,要徹底走反派主角的路線:其實在十年前,《天子傳奇肆》創刊前所推出的其一則廣告,便是主角李世民表情凶狠的手持雷刀,意味著李世民將繼承項羽的成皇未竟之怨恨,使用其神兵「雷刀」以血腥展開皇者之路。但暴力殺伐之氣畢竟不適合唐太宗這個天子,玉記也不見得有此能耐大玩反面主角,後來仍及時令李世民由邪返正,符合天劍之主的資格,至於雷刀則是由項羽轉生的霸王楊玄感繼承,反而創造出當初沒能料到的超高人氣。
既有此前車之鑑,玉記仍強行要作他們不熟悉的路線,結果是去得不夠盡:禮邦滅亡後的一年內,皇神唯我從身嬌肉貴的王子雖淪為階下囚,但所受的苦楚都是些小兒科。只有一開始薩霸在監獄中擊敗他,折損其威風外,進入監獄時面對豹群與敵國士兵的凶險,甚至讓他連結禮邦所有忠心的臣子共度難關,皇神唯我可以說迎刃而解,毫無難度,一點都感受不到皇神唯我會透過此段磨練,走上絕惡之路,更何況他的家人一個都沒死,催動其復仇的原由,更是顯得薄弱。 網上有讀者半開玩笑的說,皇神唯我即為『黃生為我』,因此對曾經坐過監牢的黃玉郎來說,皇神唯我就是自己的投射,故這段便不能讓黃生感到太難堪。另有一趣聞,黃生在《創世神兵》發行前的新年舉辦春茗,那時收到龍少送的美劇《Prison Break》高興得不得了,故《創世神兵》前段有著此劇的影子,再結合個人經歷後,第一集其實就是代表著黃生一出獄,祁文傑等部下立刻召回玉郎機構舊部眾,登高一呼;而皇神唯我一刀劈開火山,展開復仇的第一步,也是影射踏出此步,建立皇朝之意。如此一來,皇神唯我的故事必定又是正義戰勝邪惡的老路,因為在先天上根本不敢讓此主角心智轉變,達到最初棄絕仁義的目標:果不其然的,作為將禮邦滅絕的銀翼帝國,不斷地表現其邪惡行徑:古鐵雷斯以活人試死招的殘忍,凱撒打算重現所有為禍人間的上古魔兵,魯頓強壓唯心當祭品召喚妒恨魔女,還有居心叵測的異人會組織等等,襯出皇神唯我的形象正面,越來越不能吸引讀者追看。 關鍵一點,《創世神兵》雖強調是一個無關現實古代或未來的架空世界,然而禮邦仍是仿照古代中國,銀翼帝國則是象徵西方,了無新意;在第一部中,除了禮邦與銀翼帝國外,對於翡翠大陸的其他國家或勢力的設定,絲毫不見。由此可知什麼架空世界都是說大話,而是根本沒有做出完整設定就直接上市。尤其是在神祇的部份,原本就是在中國的《神兵玄奇》,可以借用現有神祇:如女媧、神農氏、伏羲等,藉由流傳較耳熟能詳的傳說事蹟,創造神兵的故事,而使得神兵與傳說的搭配相得益彰,令人深刻。然而《創世神兵》皆是架空的神祇:復仇女神薛西絲與智慧女神泰莉津,不夠鮮明的形象與事蹟都充滿陌生感,加上神兵僅有一柄設計不出色的神罰,令《創世神兵》沒能繼承這個神兵品牌的精神,種種表現都令人大失所望。 隨著網上討論減少,就連後記專欄在第四期之後自動消失,無論是玉記本身或是讀者,越來不看好《創世神兵》的未來時,最後把心一橫,整個故事來個反轉豬肚:原來皇神一族是上古神魔戰爭中,神中之皇的後人,經過兩千年的善惡循環,神中之皇變成魔中之皇,凡是皇神氏都必須完成滅世使命,帶來下一個兩千年的邪魔橫行;鍾英偉這一著著實帶來驚奇,將禮邦與銀翼帝國的正邪立場逆轉過來,可惜的是仍有砂石(註)。就這樣在第十期完結第一部故事,自十一期開始重新啟動《創世神兵》的故事走向,而主角也由皇神唯我之子:皇神創世擔任。然而,即使有重新出發的機會,鍾英偉仍未能將《創世神兵》力挽狂瀾… 註:例如凱撒是皇神長樂之子,皇神血統卻因為與異族交合而不純,但同樣的血緣關係套在皇神創世身上,卻仍被認可是具有滅世資格。古鐵雷斯既針對具有危險性的皇神氏而來,卻以『死神之武』濫殺戰俘,這一段頗似《天子傳奇肆》的楊廣天魔功大成殺高麗軍示威的作用在,導致後期他懷有救世的心態,出現矛盾。 一鍋味道混濁的大雜燴 進入第一部與第二部銜接的章節時,資深一點的漫迷應該看得出來,《創世神兵》轉型成溫日良舊作《我若為皇》的劇情模式:四個擁有「魔中之皇」血統的皇神氏,要自相殘殺到剩下最後一人,集全體魔能於一身後,執行滅世之責。 最後幾期,皇神唯我一共取得三分魔源,即將兒子皇神創世來場生死決之前,所有存活著的角色們享受著最後的「末日光景」:皇神唯我與伊沙貝拉的最後舞步,拉回少年時在禮邦皇宮的青澀之戀;藤源靜則是了解當年曾與皇神創世的初識,兩人坦然承認情根早種。這種風雨前的寧靜,正如《我若為皇》的藍斯與白承恩在決戰之前,回到他倆仍是夫妻時所住的公寓中,吃著平日的飯菜與一夜纏綿後,斷絕夫妻之情,再也了無遺憾。 而回收銀翼帝國的前一刻,古鐵雷斯與薩霸結拜一段,頗有《武神》的白愁與下屬銅王武神稱兄道弟的味道,此舉令銅王更是以生命效忠白愁。但是《創世神兵》這一段卻有些不倫不類,當古鐵雷斯看到薩霸的反應錯愕,便詢問他:「難道我不配作你的哥哥嗎?」,薩霸的回答竟然是「配…配!」。這樣不對吧?這種回應態度倒有點像「你今日的處境如此,竟然還想跟我結拜」,好像在害怕什麼似的反顯得不太真摯,應該表現得更受寵若驚些,簡單一句:「能與陛下作患難與共的兄弟,這是我薩霸畢生的榮幸!」,便已經把君臣與兄弟兩種情誼的混合,涵蓋其中了。 如之前所言,《創世神兵》因為沒有鮮明的神兵與神祇故事搭配,感受不到這是一部跟神兵有關的故事,而在第二部中對於神兵的觀念,將神兵的意義,顛覆為上古人以異術製造的機械,這點藉由皇神創世對藤源靜述說:「如果你把這火摺帶到不懂生火的原始部落,那他就是神兵了」這點其實蠻有科幻故事的概念,可惜的是在一個傳統港漫的故事中,特別是背負著『神兵』這兩個字的招牌時,這種顛覆並不受落於讀者。另外神罰演變為上古神罰一段,呼喚薛西絲大神異像與變身成超魔兵的魯頓一戰,火焰、旋風、飛拳等打法,根本是來自卡通影片《鐵甲萬能俠》來的,惡趣味太濃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