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570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元素構成中的豐收:《血黑犬》(作者:小鯊龍&鮭魚仔)

如果我問,把作者名字蓋掉後,臺灣漫畫跟日本漫畫要怎麼分辨?很多人一定會直覺回答:「臺灣漫畫的畫面比較不精細,有『台』味跟『土』啊:就像那個什麼《俠王傳》,就是畫風一整個台到不行的例子。」 如果你這樣回答,那答案肯定是錯的:第一,臺灣漫畫的發展,因為在50年代的審查制度出現斷層,這中間的空白由盜版日本漫畫,以及香港歐美的漫畫填補,一直到80年代初審查制度的解除,臺灣漫畫才重新踏出新的一步,而在這段期間的漫畫人所受的薰陶,大多受他國影響,根本沒有繼承到牛哥葉虹甲等人,那又何來的臺灣『本土味』?第二,《俠王傳》的畫法,人物表情好明顯是來自池上遼一的…喂,池上遼一什麼時候變成臺灣人啦? 同樣攀摹池上遼一的許景琛,他將這種特色結合本有的公仔味,應用在他的成名作《街頭霸王》上,最後畫出來的自然還是港漫,不會突然變成日漫。結論就是,所謂的畫風其實並不分什麼日本味或臺灣味,而是作者最後定型的結果,就是他的專屬畫風:會令旁人覺得像『某某畫風』,那也是該漫畫人的成長過程中所受到的影響。
無論畫風是怎樣,經過不斷練習仍然是可以有進步空間的,所以畫風只是一種表現形式,漫畫這個媒體所要傳達的內容訊息,才是真正決勝負的重點。為什麼我要先講這麼一大串?原因是筆者將《血黑犬》推薦給朋友看的時候,他第一個直覺是『好像日漫喔』!這句話的含意不只代表畫風,而是許多要素的構成:熱血主角、戰鬥、夥伴、友情,都極為神似JUMP系的熱門少漫。 在進入《血黑犬》之前,先來提鮭魚仔&小鯊龍這對搭檔:筆者對他們倆原先是抱有『偏見』的,原因不是在他們的畫風如何,而是對他們的頭砲作《檳榔特攻隊》不滿至極:故事背景設定在台北,女主角青蓉糊里糊塗加入『檳榔特攻隊』,表面上看似以檳榔西施為職業,其實他們是被選定為守護台北城門的『四聖獸』…這些很貼近臺灣背景的設定,實質上是日本動漫中常見的戰隊模式。其實這不打緊,因為這就是《龍少年》月刊在浴火重生之後,篤定執行的方向:從銷售最好的日本少年漫畫取出『元素重組』的精元,交由漫畫家使用,希望能夠創造出同樣的商品;加上《新龍少》的漫畫人多為年輕一輩,與《星期漫畫》那一輩的又更不同,看大量日本漫畫成長,對這類題材該是駕輕就熟,熟悉不過…然而東立出版社的方向雖正確,卻沒注意到這些漫畫家的經驗值不足,難以駕馭如長篇漫畫這樣的怪物。 第一集,青蓉幾乎是被強迫的加入檳榔特攻隊,照理說應該從一些短篇事件累積戰鬥力跟夥伴認同,凸顯青蓉在身心的成長同時,讓讀者能夠更熟悉眾角色,作者卻像迫不及待的要進入主線,馬上就要去開城門到靈體界打怪…如此一來就進入了死胡同,角色們來不及表現他們的故事,主角青蓉更對自己的使命仍是糊里糊塗:「喂,就算是天生神力,我就一定要拯救世界和平嗎?」,如此一來只好藉著與敵人的打鬥中再補述。 但偏偏又再次犯了禁忌:那就是舊有角色還沒消化完,新的人物又不斷出現,讀者越來越無法對書中的每個角色有認同,又怎會對這部作品投入感情?至少我作不到。最後的禁忌就是元素濫用,而不過濾有沒有其必要性:莫名其妙的青蓉大哥出現給青蓉當升級包,慣例的取得實力認同,這是啥洨?第四集開頭,還有其他區個個有名有型的檳榔特攻隊成員出現,很顯然的就是早就有一堆設定,自信一定能作長篇,格局卻是越作越小的情況下,《檳榔特攻隊》就在檳榔的領隊被年附身,打完收工的典型收尾。 《檳榔特攻隊》的失敗,用一句香港俚語形容:『識小小,扮代表』,就是只學到人家皮毛,卻要強撐大作的氣度,最後猶如『蛋散』一碰就倒。這也就是為什麼筆者對這對搭檔的信心不足,但這不代表『一朝被蛇咬,十年怕繩草』,所以當《血黑犬》出首集時,筆者仍是毫不猶豫的掏錢購下,經過《檳榔》一段過程,這次作品已經進步到,直逼JUMP系一線作品的水準。 這次是「驅邪師與妖魔戰鬥」的類型,其實說白了最原始概念就是『道士伏妖』,況且《血黑犬》主要敵人是殭屍軍團,也就是曾經風行的殭屍電影漫畫化…如果真這樣想就錯了。主角黑戌牙是一個貪財的驅邪師,從沒學過道術的他靠體內黑血的力量,作為武器伏妖…原因是他的身份是隻半獸黑犬!這個設定應用了臺灣民間傳說,黑狗血具有驅邪的能力,頗為新穎。但主角不能老是靠威能啊,所以當他遇上更強更惡的殭屍時,仍被打得一塌糊塗,故第一回他與正牌的驅邪師:女主角白芙的相遇,懂得如何將黑血集中成更進一階的武器,也開啟他進入驅邪師的殿堂『八城道校』之門…
黑戌牙跟青蓉不同,無論是成為正牌驅邪師,參與獎金考試,或是未來要打倒殭屍首領谷乙殤,從頭至尾他就是受『貪財』驅使,但這樣的主角未免也太低級了,所以逐漸帶出黑戌牙的過往經歷,是如何造就出他這種只信奉錢的性格,還有那隱藏在底下的人情味:身為半獸人的身份不斷被歧視驅離,身為人類社會中的異類,連帶影響親人養育他更覺辛苦。在不斷回憶的過往中,與其他角色產生共鳴:就像天才少年黃丞橙還只是個玩玩具的小朋友,與八城道校周遭的青少年和成人產生格格不入,甚至被指責不該出現在這裡時,黑戌牙憶起過往的相同遭遇,站在黃丞橙這邊,並與之成為夥伴。 《血黑犬》最大的進步,就是在於故事的步調『放慢』:首回出現的男女主角,就把他們鮮明的個性帶出來給讀者認識,經由此一契機進入八城道校,獎金考試一段則帶出谷乙殤解放殭屍軍團,成為書中最後BOSS的伏線,轉學生的進入展開新的章節,影響著黑戌牙等人…這樣一個一個階段的發生,令讀者不再覺得趕戲,而能夠融入故事背景之中。角色塑造也不再重蹈《檳榔》的錯誤,除了上述提到的夥伴黃丞橙、還有亦(情)敵亦友的桃子音,學長兼師父楚御梵,受命除之的轉學生庫里斯坦…雖然還是先出場後補敘的方式,介紹這些角色,但是都是藉由每個事件的連結,凸顯他們在故事中的地位,例如在黑戌牙爆走時,令世界驅邪師震驚,就出現了如八城道校白添為了力保戌牙,而派楚御梵教導其控制力量,但也有如佛斯特學院長對黑戌牙半獸人血統不安,派庫里斯坦暗中作掉戌牙,反而在未來成為其助力。
更驚奇的是,小鯊龍&鮭魚仔在戲劇手法上,呈現出大量時空交錯:戌牙在第四集與蝶杰交手,帶出黑戌牙曾在街頭格鬥,使未接受過任何專業訓練的黑戌牙卻很好打的原因解套;這段回憶結束後,鏡頭卻是轉向新角色,黑戌牙的過去摯友,日後的敵人火銀。同一回憶,同時更加深兩個角色的描寫,這點不得不為作者喝采。 而在黑戌牙VS谷乙殤時,在奄奄一息的彌留中,回憶自己的好勇鬥狠,從少年倒敘至幼時,最後畫面停留在嬰兒時父母被殺,如果就此倒下,悲劇將會重演…黑戌牙便完全解放了半獸黑犬的獸性!到下一個畫面,他已經躺在病床上,給讀者一個大問號;接著再由白添之口,回憶出那一戰的凶險,同時也帶出半獸人在『無盡的一年』之戰,驅邪師視為異類的伏筆,對身為半獸人的黑戌牙而言,未來面對的挑戰是更為艱辛,但相對的也會有更多情節可以安排,提昇黑戌牙的實力。 《黑豹列傳》有一段,神武不死年少時希望戰狂收他為徒,戰狂本來以討厭日本人為藉口,用三拳為條件打擊神武不死,若能生存就收其為徒,結果是神武不死活了下來。就如戰狂說的『管他娘的!日本人也好還是什麼都好,只要有力量就夠了。』即使是藉由元素構成的原理,日本少年漫畫的公式化,甚至迎合主流的美型畫風也好,只要懂得運用在劇情經營上,並能令讀者激賞就已是好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