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570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係唔係痴線?孫家裕的《蔬菜人》(新奇劇場)

高中時在圖書館就看過這部作品,就像當初看到《藤子F不二雄 異色短篇集》一樣的心情:在印象中,藤子不二雄和孫家裕都是在兒童漫畫的領域中出名,而孫家裕以妙妙猴《齊齊》系列出名,青文出版社曾經以『本土小叮噹』的模式去發展,一個是從《魔王迷宮》開始的五部長篇性質作品。另外一個是短篇性質,一共有《齊齊道具館》(6冊,1993)跟《七十二變》(10冊,1996)。孫家裕一直都是以他童趣的畫風,在兒童漫畫或是中國故事漫畫上發展,近年來更是前往大陸繪畫一些歷史題材,如改走寫實風的《三國演義》,還有最近在新龍少年上檔,改編自溫世仁的武俠遺作『秦時明月』。
之前就想買這本了,最近運氣不錯買到手,而且還是時報的舊版:新版是以其中一篇《蔬菜人》作為書名,為32K小本,舊版則稱作《新奇劇場》,為16K大本;舊版早就是消失很久的逸品,現在就連新版,都只能在網拍找到了。這部作品曾在星期漫畫,以『新奇劇場』的名稱連載過,所以舊版以此名出書:內容偏向『許多驚奇,誨暗又耐人尋味』為創作出發點的極短篇,很多篇都是採取開放式結局,留下一個問號讓你去思考。 每一篇的內容懶得打了(笑),直接拿目錄簡介的掃圖:
其中有兩篇頗有感觸的: 《分裂》這篇,開頭敘述的是精神分析權威的趙博士,因為遇上一個無法治療的案例,令他大受打擊而喝個爛醉,故事就從這裡開始:一個患有雙重人格的青年前來找他,說要要跟他的愛人結婚卻不能被周遭的人所理解,但他口中的愛人竟然就是他的另一個女性人格。而且不只是因為週遭的阻礙,人格之間其實有著一道心裡障礙,使男女雙方的人格只知道有彼此存在,卻不能『接觸』到對方。趙博士覺得可以透過『結婚』的方式,而將雙重人格整合起來,因此就答應協助。 就這樣舉辦了一場虛龍假鳳的婚姻:由於男女雙方都是同一人,所謂的家屬也只是青年的父母親,而過程中主持婚禮的牧師因為沒見識過這樣的案例,結果常常昏倒中斷。好不容易完成婚禮過程,一年後青年再次回來找趙博士時,兩個人格不但沒有融合,還說跟女方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甚至生了孩子…在下一秒鐘,青年扮作小嬰兒般躺在地上啼哭,原來他變成了三重人格… 最近現實真的發生一件虛擬婚姻的請求:日本的一班動漫御宅族感到自己不能適應三次元的生活,對現實的女性興趣缺缺,卻又不能在二次元真實生活時,希望至少能夠與喜歡的動漫女主角有個名分,滿足現實生活中得不到愛與隸屬的空虛感。其實虛擬婚姻不是什麼新鮮的字眼,某些網路遊戲會設計結婚系統,讓玩家辦一個婚姻形式在一起,或著是親暱的公婆稱呼也是一種,只不過女方會不會因為要去『當兵』而捨棄你,引發離婚糾紛就不得而知了(笑)。但無論是該篇的雙重人格,或是網路遊戲,都有一個重點:他還是回歸到一個現實層面,就是雙方的『你情我願』。拿前者來說,男方人格與女方人格都是在同意的情況下願意結合,即使最後會變成人格融合的結局,那也是一開始就該理解並承擔的後果;後者來說,即使對方是基於利益交換的欺騙下,也是早該預料可能會發生的情況,但在當下確實是兩者都同意了。 但與動漫女主角結婚卻不是:第一,每個動漫角色在故事中,多少會透漏自己的喜好和心儀的對象,不是你一廂情願的愛那個角色,對方就會無條件愛你了…或許就是動漫角色不能在三次元反抗你,自然就不會受到被拒絕的傷害與責任承擔,這種單向執著,等於是在逃避去遵守現實社會的規則…就如《反抗》中的青年,他直覺就認為女性人格是他終生的伴侶,而不給現實可能會遇上更理想對象的機會時,也是在逃避。第二,既然你是活在三次元,就一定要跟社會去作連結互動才能活下去,例如賺錢營生,不可能永遠地孤獨一人,所以你會至少會有幾個朋友,同事,親人在身旁,當你在自把自為時,有沒有沒考量到會為你傷心、難過的人呢? 當你覺得那些三次元的遭遇讓你絕望時,抱持同樣的心態進入你期盼的二次元時,仍然會遭受到同樣的挫折的…既然有幸生為人,感受到生命的流動,有悲傷的事情自然也有快樂的事情在等著你…你可以將動漫當作終生的興趣,去深入鑽研出自己的學問就不用在乎他人目光,但不該是視為生命中的唯一:很多人應該也從漫畫中學到積極的態度,就如《武神鳳凰》的赤心說過「每個人都有自已的故事,即使渺小平凡,都是獨一無二;我嘗試去多接觸,問多些...讓更多人的故事,有我」。 《成就》這篇,其實說出很多懷才不遇的藝術工作者心聲:主角畫了多年漫畫,不斷投稿到許多報章雜誌,卻始終一無所獲,最後他向魔鬼祈願只要他能出單行本,就把靈魂交給他…然而,他死後才出個人單行本,很多人是基於他不明原因的死,而對這個無名小卒產生興趣,出版社也是利用這股風潮而願意出版他的作品。這篇諷刺意味十足,許多藝術家都是在死後,才得到眾人的肯定與重視。 在馮志明的短篇《上帝之手》中,主角德叔就是一個專寫非主流作品的漫畫家,老闆亞堅拍胸部保證只要他好好作,肯定會出人頭地;德叔對於自己的出道作《社會真面目》信心滿滿,當日出街之時一本卻都賣不掉,只能眼睜睜看著旁邊的漫畫《天敵》書量越來越少。遇到市場反應賣壓沈重,最後老闆亞堅也受不了,要德叔畫些低俗能賣錢的《色情真面目》,不然什麼都不要談了!(註1)
《上帝之手》藉由德叔之口說出「我選擇了在戰場上親身觀看這場決戰,但根本沒有戰鬥發生,最後書數的高度是第一,實際銷售是…零;我好奇的買下競爭對手《天敵》,原來是虛構的人物與世界,一些帶著希望的人類找尋一個叫風之大陸的烏托邦故事…為理想而付諸行動,這內容與我作品的訊息不是大同小異嗎?為何…沒有人買我的作品?」(註2) 《蔬菜人》是孫家裕創作路上的一個小插曲,他自己也在新版時也有同樣的質疑:『這是賣得最差的一步作品,畫得最輕鬆壓力卻最大…畫完這部後我放棄了這類型作品,而轉向兒童漫畫…因為這本書的反應,我得不到該有的關愛』。 無論是藤子F不二雄的《異色短篇》、永井豪的《魔幻酒杯》,或著孫家裕的《蔬菜人》也好,提到他們的名字都會想到他們的成名作,而不是上述這些作品。可以說這個世界都痴線,不能理解你嗎?那反過來說,這些作者不好好畫能賣錢的,偏偏要畫這些令自己有市場壓力的冷門題材,難道他們都痴線了? 未必然,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他們在創作之路上,為自己能否寫更多樣題材的能力,做了證明:這類成人深度的作品也許不合當代讀者的脾胃,但再過個十年,年輕的讀者在心智上更為成長時,能夠接受的作品類型必會更寬廣。現在藤子F不二雄的異色作品集結成《藤子F不二雄 SF短篇完全版》,走精裝書和高價格路線,代表說有一群讀者已經能接受,並購買的。 其實我認為,創作精神跟商業並不背離,就如村上隆曾經一度窮到沒飯開,所以他更體悟到在資本主義時代,過去無法經濟自立的藝術,應該反客為主將商業當作棋子利用;藝術沒什麼好清高的,金錢也並非是指染原創精神的必然因素。與現實妥協,不一定指的是要追逐銅臭,一昧的搞萌美少女搞BL搞格鬥少漫這些主流,最終迷失自己…而是理解『讀者會想看的是什麼東西』,漫畫也許是種文化創意產業,卻不是浪漫的產業;漫畫界也有太多把第一理想擺一旁,選擇妥協在第二理想下,就是他們知道在夢想的實踐前,都要先打好基礎。 香港漫畫家鄭健和的《火龍》是他創業的第一部日漫式作品,無論是故事還是素質都已經比美一線日漫,但是因為在香港那種環境下,這類型的港漫作品不受落,只好去迎合市場回頭作傳統港漫《殺道行者》;但是鄭健和也絕不馬虎去作一部三流的港漫作品,低成本低素質的作品,小型公司只要3000本就可以回收(註3),然後讓他繼續作《火龍》就好;而是集合一線的漫畫工作者,並將港漫結合他執著的日漫手法,開發出斬新的港漫風格。每回不僅是港漫該有的刺激武打,豐富的角色與強烈的人性故事,讓《殺道行者》成為極高評價的港漫作品,還被評價為『港漫型日漫』,將他想畫日漫創作的夢想,藉由傳統港漫的平台被延續下去。 現在臺灣漫畫家當中,如孫家裕或是敖幼祥,都以個人名義成立工作室,從第一線漫畫人退至總主編工作,然後聘請中國助手按照他們的風格去繪畫漫畫作品,這種趨近於港漫製作的發展,甚至漫畫家可能只有掛名,但這就是他們所找到能在市場上的生存模式,將他們的創作生命延續下去吧。 註1:亞堅影射劉定堅,還有當初搞出的《情週刊》事件風波。 註2:《天敵》其實就是馮志明本人的創業作,但跟《上帝之手》所描述的情況相反,市場反應平平,結果畫完《天敵》馮志明就回頭改畫主流的武俠漫畫《霸刀》。老馮是藉由《上帝之手》來表現不平之鳴,也許在他心裡是希望就如這本所寫,《天敵》充滿他的理想付諸,應該是大賣的…卻事與願違。港漫有太多這樣的例子,馬榮成的《兩極》,和仔的《火龍》…都變成他們人生的一個過程,最後都是寫他們次要理想的作品。 註3:前天行社負責人兼名漫畫編劇李中興,在《王風雷傳》專欄說的,三流低水準的《絕代雙驕Ⅱ》就是維持在這個底線,故死不去。 相關連結: 『蔬菜人』-無限之館之無限販賣機 日宅男請願 與漫畫人物結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