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570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蒙太奇

蒙太奇(法文:Montage)是音譯的外來語,原為建築學術語,意為構成、裝配。經常用於三種藝術領域,可解釋為有意涵的時空人地拼貼剪輯手法蒙太奇是電影創作的主要敘述手段和表現手段之一,相對於長鏡頭電影表達方法。即將一系列在不同地點,從不同距離和角度,以不同方法拍攝的鏡頭排列組合(即剪輯)起來,敘述情節,刻畫人物。憑借蒙太奇的作用,電影享有了時空上的極大自由,甚至可以構成與實際生活中的時間空間並不一致的電影時間和電影空間。 蒙太奇可以產生演員動作和攝影機動作之外的「第三種動作」,從而影響影片的節奏和敘事方式。所謂的蒙太奇理論最初是由謝爾蓋·愛森斯坦為首的俄國導演所提出,主張以一連串分割鏡頭的重組方式,來創造新的意義,例如艾森斯坦在《波坦金戰艦》裡,將一頭石獅子與群眾暴動重複交叉剪輯在一起,製造出無產階級起義的暗示性意義。
個人以為,在港漫作品中,蒙太奇手法用最好的是兩部:一部是《刀劍笑》第二代江湖中的『昨天的決戰』(193 - 207期)這章節,在『我自求我道』尾末,名劍與橫刀決戰一觸即發時,到下一章立刻跳躍到名將(名劍次子)悠閒地喝茶,這一個無直接關係卻很重要的畫面,吊足讀者胃口後,接著開始轉向他對母親顧彩衣回報決戰情況。首先從名將營造氣氛,一邊由顧彩衣口中,從名劍角度分析;再來是狄芳心與名小雪(名劍之女)從橫刀角度回憶,最後轉為鏡頭第二人稱,橫刀殺散盡魔氣的名劍一幕總結(註)。 註:因為第二代江湖已經是很早以前看的,可能有些地方與記憶中不符合,歡迎指教。
另一部就是近期的《神兵玄奇F:清末篇》,南宮問天和太平父子的千年追逐:從唐代問天向李世民的『問政問擊』後,畫面上的李世民轉變為石膏擺設,與時鐘、英文書等事物同列,意味著時空拉到一個,看似與神兵天子的古代違和的近現代場景,卻是帶出了著重在《清末篇》主要舞台,令人嘖嘖稱奇。藉由唐代天魔降臨、宋初邪帝再現與如來神掌鬧雙胞、宋末的太平之死與邪帝戰問天、西方的宙斯戰蚩尤、太平於聖赫納拿島與『老同學』拿破崙見面…主戰場在清末發展的同時,藉由不同的時空和地點穿插,丟出疑問與線索給讀者,一點一滴的透漏清末的南宮與獨孤兩人的真實身份,透過蒙太奇手法,將《神兵F》的懸疑度營造,發揮極致;最後接盅天魔事件的後續與真相時,那種答案在打開的在那一瞬間,帶給讀者極大的驚奇。 回到前面所提,《星光墜在希伯來》使用的蒙太奇手法應用:第25幕,蜜拉才在修道院的幫助下從人口販子中逃離魔爪,在下一回的開頭做出『蜜拉將死』的破題式預告,丟給讀者一個大震撼彈與期待感。接著時間拉回三天前,蜜拉甫從監獄逃出對外聯絡的時間點,從囚鞋變成布鞋,一個畫面的轉換就如《神兵F》的世民石膏像的方式,說明時空的變化,同時也具有『前情提要』的作用,卻不繁瑣。而夏雷(蜜拉之父)藉由華德尋求反抗軍的庇護,原本兩人還是被追擊的狀態,這回已經來到亞沃歌劇院與首領海蓮娜見面,也是藉由『華德千辛萬苦,見到母親的哭泣擁抱』一格回憶畫面去作解釋,不用再浪費篇幅告訴讀者他們怎麼來到這裡,大大加速故事的進行。 目前《星光墜在希伯來》的多支線並進的情況仍在,作者簡嘉誠為了使每個人都有戲份,以至於劇情發展在這一年來緩若牛步。幸好經由反抗軍內應在獄中受傷,而由蜜拉頂替對外通知的因素,成功將蜜拉帶出『監獄外』,解決了從原先的『監獄外』與『監獄內』的雙主線難以兼顧窘況,此舉不僅使蜜拉奪回主導地位,更與『監獄外』的現有支線產生聯繫:卡爾與耶克的競爭、卡爾尋找天使之歌聲,蘇菲亞當蜜拉頂包替身等等…所有支線都可能將以『亞沃歌劇院,反抗軍戲劇演出』的事件,作為『監獄外』收線的舞台。 從這期當中看到,簡嘉誠對蒙太奇手法漸趨熟練,若可以玩更大一點,可穿插每個角色在不同時間的發展,逐漸此一事件連結,從各角色的觀點敘述出不同樣貌下,便可以預見這個段落的整個過程到收尾,會是很精彩的…但要注意的是破題法的危險性:作者若不深思熟慮要如何實踐這個預告,就像某些作品,從炸彈變成『未爆彈』般蒙上污點。 附《星光墜在希伯來》,第26幕免費漫畫線上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