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570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永不結束的旅程《漫畫 新大霹靂》(上)

然而這突來的變故,是當初港台合作時所始料未及的:當初霹靂國際多媒體授權給玉皇朝的劇集該為《霹靂風暴》和《創世狂人》這兩部,內容以素還真一派的中原正道,對抗魔界、東瀛以及同樣野心勃勃的汗青編等勢力;至《漫畫大霹靂》第一部完結時的劇情,傲笑紅塵為至愛愁月仙子,力懲漢奸吉祥天和多金叟,更是撼動魔魁威嚴,徹底將魔界和東瀛勢力與中原的對立,拉臺到最高潮時卻因為主筆的離去而結束,未免太說不過去。其次,改編進度只有到《霹靂風暴》的三分之一左右,筆者估想這將會違反了授權的契約,所以在這種於情於理的考量下,《漫畫大霹靂》必須要儘快推出續集把故事畫完。 那麼,誰有資格代替鄭問接手呢?老實說,就算推玉記內部的一線主筆,如邱福龍、鄺彬強等人,怎樣都無法模仿鄭問的作畫風格,況且無論本是原著的戲迷或是純粹的漫畫讀者,會買《漫畫大霹靂》的人多半是衝著鄭問的名字;不管怎麼作都會跌書,倒不如反其道而行,交給一個新人負責主編:一來可以將玉皇朝的製作團隊,其負面影響壓到最低,二來新人畫好算賺到,即使畫差了讀者也因為其資歷淺,不好怪罪什麼。就這樣,玉記選擇了在公司內多年默默無名的林業慶,將他從美術人員拉拔到《漫畫 新大霹靂》的主筆一職,為了加持林業慶的『品質保證』,黃玉郎更以簡單的拜師儀式,名義上收了林業慶為徒,這番過程刻意在《漫畫大霹靂》的最後一期以報導形式宣傳,其目的便是為了當銜接到《漫畫 新大霹靂》時,銷售量不會跌太難看。 其實,整部《漫畫 新大霹靂》14期下來,主筆林業慶和編劇鐘英偉的組合,表現可說是超乎當時所預期的優秀。 人物鮮活的原創劇情 在鄭問主筆期間,劇情大體上是遵照原作的7成改編﹔到了林業慶時期有其主見,加上與鍾英偉的想法,其改編方向就不全然搬文過紙,而是重新的『再創作』。也就是說,在霹靂原著本是如何,但是《漫畫 新大霹靂》會依照腳色的性格,在編寫上作出意外安排;尤其是在《霹靂風暴》時的故事,仍是處在戲迷所認定的『黑暗期』,有太多不合理和自打嘴巴的劇情(如龍王魛被等級差甚多的花非花偷襲得手,夠不夠混帳?),經過二次改編之後反而精采許多,其中筆者舉幾個經典例子: 1.裨善和左非 如果說《漫畫大霹靂》的劇情是一部精簡的傲笑紅塵小傳,那麼《漫畫 新大霹靂》則著墨在葉小釵、裨善和左非祖孫三人為多。裨善的原始設定與其說是金小開的善體,倒不如說是『會說話的葉小釵』,其慈悲溫和的個性像其祖父,一點也不似金小開;而他與左非之間的關係至被森羅魔神所殺,反觀左非的掏心掏肺,裨善卻一直都視其為麻煩。《漫畫 新大霹靂》第九期『光影善惡』,裨善前往森羅石府途中,與左非各自在透明石樑上下倒立對峙,呈現如照鏡子般顯示兩人原出自金小開一體,如同密不可分的相互相生關係;更在第十四期,以葉小釵注視著刀狂劍痴這對刀劍,重新詮釋裨善和左非:「刀狂─左非,殺性戾氣多少有年少誅盡仇寇的狂傲影子;劍痴─裨善的善良忠義,更是葉小釵的寫照」,這段不僅代表裨善左非雖是分開的個體,但確實是來自金小開,確實是傳承自葉家的血脈。
光是以旁白解釋仍不足夠,鍾英偉為裨善增加了一些狡獪性格,讓他更接近本體金小開:第十一期裨善順利取得森羅之眼時,左非不願意和他回去見祖父時,裨善當時心想「難道真要我逗一逗他?」,便引發左非古靈精怪的想法,才答應與他變回金小開身分把葉小釵嚇一跳。森羅石府事件,更是使裨善左非兩個善惡對立體,藉由合作對付守護巨獸,以及左非以直接性的行動粉碎森羅石像,令恐懼詛咒的裨善安心,兩人生死共患難最終冰釋前嫌,如兄弟般和好。比起原劇情中,左非明明答應萬均勢殺掉裨善,卻又無來由得有人性,反掉過頭幫助痛恨的裨善更具說服力。 2.狂刀的救贖 狂刀和龍王魛各有其劇情發展,本該無機會碰頭,卻因為泣花魂之故產生交集,這是利用狂刀和龍王魛兩人的共同點,所編寫出來的原創劇情:狂刀被困天地門十五年,只願有昭再見愛妻慕容嬋;龍王魛同樣囚禁於不邪天,被裨善和葉小釵合作解放的第一時間,只想立刻見到愛人泣花魂。同樣都是癡情刀者,因此狂刀更無法坐視泣花魂死於瘋狂的愛人之手,就如當日沒人能伸出援手救慕容嬋,狂刀絕不容同樣的悲劇出現在自己面前,故幫助龍王魛和泣花魂安然退隱,這段將狂刀長久的遺憾,有了救贖作用。 3.傲笑紅塵說謊話 一個從不說謊並將之視為不可饒恕之罪惡的人,當他也跟著說謊時會是怎樣的心態?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假設:傲笑紅塵得到裨善臨終託付的森羅之眼,也是見到裨善慘死的唯一目擊者,當葉小釵抓著傲笑紅塵的衣領質問裨善左非的去向時,驚慌失措的傲笑紅塵,下意識說出善意的謊言,卻當場被狂刀戳破:「地上有血,怎會沒事?說謊!」這才讓傲笑紅塵發現他並非完人,也會說他討厭的謊話。這段安排可說是拍案叫絕:苛求別人容易,反諸己身卻是十分困難,只有當自己身處同樣境地才能明白。
傲笑紅塵在欺騙葉小釵的時候,了解到什麼是不得已的善意謊言,過去他曾經責怪旁人的欺騙,如素還真和敬重的無忌天子,但卻沒有體諒對方的動機,也許與他此時相同。在霹靂的原劇情中基於角色人氣緣故,只有將他厭惡欺騙的想法淡化,而《漫畫 新大霹靂》可說是徹底將其形象大膽破壞之後,再次重組的做法,讓傲笑紅塵此角在心境上,真正有更上一層樓的領悟。 4.啞子的哭聲 全篇中最令人激賞的便是這段,完全表現了葉小釵的悲劇英雄宿命:葉小釵為裨善擋住魔魁造成的死厄,代價是失去雙眼,而裨善奪取森羅之眼醫治祖父的眼睛,造成森羅魔神前來索命。葉小釵重見光明的第一刻,彷彿看見的是愛孫慘遭肢解的殘酷,他寧願什麼都看不見;兩手只能抓住地上留下與他同出的血脈,如同他失去的親人們般都挽救不回來,即使要豁盡啞口咒罵蒼天卻發不出聲音來,徒有無能的悔恨。畫面表現如天地動容,讀到這裡筆者彷彿跟葉小釵的內心產生共鳴,都被痛苦得狠狠撕碎。 5.創世狂人和一頁書 基本上,創世狂人是一頁書眾多分身中,戲迷最想忘卻的一個:雖然一頁書因為每次毀滅仇敵都全力以赴,甚至不惜玉石俱焚而有暴力和尚的外號(笑),但基本上都是為對付邪魔維持正道,而創世狂人太過偏執,殺人傳道,甚至誤殺無辜。原著中讓創世狂人恢復的方式也無邏輯可言,最後乾脆解釋為一頁書的元神根本沒有離開過雲渡山,之前行走的創世狂人只是他一頁書體內的靈魂之一,便當作黑歷史般搓掉了。 《漫畫 新大霹靂》第14期,素還真告訴創世狂人,他和一頁書的共同點:「一頁書和創世狂人都相信自己的道理能救世,一頁書被尊崇為正道精神領袖,而創世狂人以創世者自居,兩人看似極端卻是互為表裡:一頁書不能打敗魔魁,創世者到玄都收其為徒,其實是完成未了的責任,來到雲渡山更是依照他身為一頁書的本能。」創世狂人一時不能接受素還真說法,卻因為本能而找到一頁書當年修行時入念的頑石,舍利珠回歸他頭上再次成為梵天一頁書。雖然這過程是有點簡單化了,但創世狂人為何=一頁書,這個難解的設定終究有了清楚的解釋,把創世者以拉回原點的方式,直接性的回歸真身,豈不更好理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