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60729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挫敗的一小步,和仔的一大步:「殺道行者」(下)

然而到了第4期阿信和老師的首次接觸,提示有『異能者』這種人存在,第7期的羅比能看透幾秒後的未來,還有從阿信與老師的回憶中說出異能覺醒一詞的含意,逐一把《殺道行者》帶往超能力格鬥的範疇中,並且在前一期帶出了殺道會死對頭『黑日組織』,由此來看和仔並不滿足於只有『復仇』的原先構想,從這一刻開始加諸在《殺道行者》身上的枷鎖和限制就被解開了。 可以發現,早期的黑幫頭子青龍和偶像歌手身分的羅比,都刻意畫得面目猙獰並滿口粗話,更別提陰沉又殘酷的桑恩,還有恐怖份子雷沙奥和乞燃人憎的杜林堡這等敗類存在,就是要加強阿信以牙還牙復仇的正當性;現在劇情進展到殺道會與黑日組織的衝突後,青龍和羅比的性格塑造上變得正氣,連一向隨自我喜好救人或殺人的桑恩,都在老師的一句「以後不要再殺人了」而落淚發誓遵從恩師遺言。雖然在改變故事方向時,是有點銜接上的梗在,但和仔厲害的地方就是用細膩的文戲,合理交代這個角色其實是怎樣的一個人:例如羅比在和阿信生死決之前,完成一個絕症小歌迷的心願,與他合影、共餐、並贈送CD等等,提示讀者當初殺害阿信和妻子素鈴的殺道會成員們,並非都是些十惡不赦之徒。逐漸把問題拉到老師身上,從老師的怪異行為和破綻,揭穿他實為其居心叵測的兒子洛亞所扮,所有應該是阿信該復仇的對象全部與他站在一起,針對真正的元兇執行制裁。至此終於把《殺道行者》最初的復仇主旨給徹底完成,並由叛徒保羅帶出了黑日組織的陰謀,而這一場殺道會vs洛亞之戰,為將來所有成員能無嫌隙地合作對抗黑日組織,作出影響往後劇情發展的重要性。 當時看完創刊號第一個感想,就像黃孟元所說的:「以為回到了十多年前的海洋」般,無論是阿信一拳打爆杜林堡,並與擲出直昇機相撞而爆炸的暴力畫面、角色滿是粗口和伊頓打開電梯出現的驚悚血海,都比現在只有溫日良苦撐的海洋創作,來得更像海洋該有的感覺;仔細看看製作班底,由和仔帶頭主編、鄧志輝繪畫、陳禮信、黃孟元等人皆為海洋時的舊部眾,活像是海洋創作的另一個分公司。而且以報仇為出發點的故事格局,和仔的舊老細兼師父肥良,他在海洋時的創業作《海虎》,一開始不就是主角海虎因為殺父之仇,而向藍夢組織對抗?而後來走向超能力格鬥的風格,又會否不脫《海虎》的影子? 答案是否定的,《殺道行者》的比較接近之前樂文社的《水滸戰魂》般,異能覺醒隨個人特質而有不同的作用,如先前提到羅比的預知未來、伊頓的鋼之鎧甲、青龍的鐵手、洛亞的瞬間恢復、阿信的不死之身、還有最強Boss凱薩的暗黑狂邪宇宙等多樣化戰鬥要素。而且還有第三度覺醒的設定,讓異能者能力的進化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潛力。這種異能覺醒的設計感,頗有日本少年漫畫的味道:第一印象是《ONE PIECE》的惡魔果實能力者、或者又更為神似《JOJO奇妙的冒險》,像鐵甲皇后艾瑪把所食用的鐵,隨心所欲重組成兵器則完全雷同於吉富昭仁的《EAT MAN》;無論和仔是否借鏡於他人作品而得來的靈感,用的好就不怕被人嫌,這些設計確實彌補了他過往在武戲上熱血有餘,變化不足的缺點。 一直以來,和仔存在的缺點就是故事一但拉長,主角很容易邊緣化:過去如《魔神傳III》的飛雲死亡後而缺席一段時間,直到所有死亡的夥伴靈魂將他喚醒,才在最後逆轉戰局;而《武神鳳凰》也是,主角地位從飛歷轉為由希望主導,直到誅天之戰才把長久不振的飛歷喚醒,拉回主線來收尾。這次的《殺道行者》,阿信正如創刊所說的:「在逐個幹掉仇家的同時,找出當時被害的真相」的使命之後,對仇恨的執著不再,但一度不想再重回殺道會幫助老師,所以和仔安排一葉賓館的出現,就給予主角的想法轉折作用;這個地方給予阿信像家一般的溫暖,令他疲憊的身心得到一些休憩,封先生更是成為指引阿信命運的明燈,令阿信立刻下決心與羅比青龍等人會合,前往黑日組織大本營拯救老師,而不會像他的「前輩們」最後一刻才奪回主導權(笑)。
不過作為主角的阿信,去掉復仇這個目的之後就少了個人特色,像羅比有公關專長、青龍是戰鬥專家、桑恩徘徊在救和殺的危險性,阿信的存在感相比於其他人較有些失色,唯一有的是命運滄桑這點。而與黑日組織正面交鋒這一段,阿信的地位感覺上淪為「殺道會的一員」,大多時候偏重羅比、青龍等人戲份﹔幸好和仔並未忽視阿信的重要性,第46期回憶中封先生給予他的警告,不願捲入鬥爭的阿信卻不會害怕命運,身為能力者就該阻止會為世間帶來苦難的人,這段的描寫就促使了阿信和凱薩的宿敵關係產生,未來和仔若能給予阿信更多生命的意義和感情文戲,阿信在本作中的主角地位會越來越被突顯出來。 再談一葉賓館,算是補償了和仔在《火龍》時的遺憾:《火龍》時的琉璃街,頗似從香港街頭一角,市井小民生活的實景,一葉賓館則又重現了琉璃街的在地人情味,又如封先生、東尼這些大隱隱於世的高手、少女思春而常手握愛情書的封小雷、或是阿龍阿虎這些古惑小鬼,都是延續了琉璃街充滿臥虎藏龍的概念而來。一葉賓館的定位,是一個協助殺道會隱藏的戰力,像軍團長虎眼就是小看一葉賓館而栽在他們手上,而且和仔再次運用以配角點綴劇情的特色,緩和在兩個組織之間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例如小雷與阿龍阿虎討論如何得到阿信的心、東尼跳降落傘卻拿成小孩書包的笑料。
《殺道行者》連載至今已經快要滿一年了,到了第50期的《殺道行者》也進入了一個新紀元:歷經黑日組織散播病毒,呈現末日之象,而疫苗少量珍貴的情況下激起戰爭,令世界進入無政府狀態令整個局勢重新洗牌,黑日組織正式浮上檯面,並有救世聖徒會和組織更新的殺道會,呈現三方鼎立。這種新的開局方式,想起同樣在《海虎II》的國家分野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雄獅會、藍夢、天國等強者勢力:看不出來和仔是否會即將完結,還是學《海虎》的模式般,分為好幾部故事完成?無論如何,讀者都看到和仔這一年的努力,終於以《殺道行者》站穩書市:未來這部作品如何發展下去,想必都不會太過差勁,也期許將來他與玉皇朝可能的合作關係上,將這種個人風格刺激出香港漫畫的活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