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6389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挑戰者年末雙月評-MVP篇

機甲盤古(林迺晴) 這兩期主要是棠樾鎮大戰後的收尾,還有眾人日後方向的鋪陳:盤古和魯泉出現了意想不到的分離。打從棠樾鎮初期,我們總以為這篇出現的用意就是要虎哥黃雷加入盤古等人,成為夥伴之一,但是館主卻令所有人跌破眼鏡:黃雷的一字一句,冷酷分析盤古變身的凶狠狀態,終究是掩飾不了他身為兵器的事實,特別是仙界已經派遣像他這樣的神官追殺盤古,這只會繼續在這場旅程中,讓弱小的魯泉拼命為了保護他而受到傷害;盤古選擇獨自繼續前往終點敦煌,黃雷似乎也有點後悔,一時衝動通報仙界來毀滅盤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跟隨在後,把盤古被摧毀的最後一刻看完。其實這樣安排,比較符合黃雷的死硬性格:在戰鬥中他始終認為盤古為兵器的認定不變,要是忽然就理解兵器也可以不傷害人而生存,這才奇怪;也由於身為仙界一份子的責任感,不完全否定盤古卻又不能幫手的情況下,最後他決定以觀察員身分,更是合乎他性格的選擇。
12月號的飛雲府篇,終於把盤古的設定捕完:同一個字不能使用兩次,運轉率始終在伍十的原因,就是為了不讓盤古被當作機甲兵利用;既有這些限制,盤古卻仍會覺醒的原因何在,也將在往後故事埋下伏筆。這期我要送霍安一句:「你他媽的雜碎!」:魯泉和守芬去求霍安使用仙界力量找出盤古的所在,找到之後又不告訴他們,那附乞燃人憎的表情,偏偏於情理上又站的住腳,真是火大至極;想想也是,霍安從頭至尾就是個唯我主義者,只要得到利己的機會就會全力幫人,但是也因自己高興與否,可以隨時反悔收手。約瑟夫這個純粹只是個路人地位的外國觀光客,終於有派上用場的時候啊(泣):要不是他那種對中國仙界的強烈好奇心,也不會偶然照到儀器中的盤古身影,只能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笑);因為一個偶然,能把盤古和魯泉兩條分離的主線,拉到同一個定點上重新出發,這算是巧妙運用了角色的用處。
最後一談霍安這個角色,總會讓我聯想到《殺道行者》的殺人醫生桑恩:身為醫生(霍安=瘋狂科學家?)對生與死的理解異於常人,精於救人或殺人都在視呼心情而定;而霍安身為瘟神一職,擁有『疒』字部文字幻術能力,可以說是帶來災難與治療的兩種極端意義,同樣也是只看心情是否要出手。桑恩在非洲和鐵甲皇后艾瑪之戰時,他毫無猶豫就把被艾瑪用來做戲,以接近殺道會的小孩通通殺光,理由是無分大小性別,只要令他不高興就是敵人,無須為每個死者哀悼。 鄭健和在殺道30後記比喻這個角色:「他發起狂來連我這個作者也無法阻止,否則我也會有危險的啊!」,館主也在網誌說過,現在他編故事都要「詢問」角色們的意見,而霍安也是那種作者無法掌握住的類型,是個說東搞不好會往西的麻煩人物。今年一整年,《機甲盤古》這個挑戰者連載群的一哥地位已經奠定:最明顯的轉折,第一是主線從「魯泉和盤古快樂的習字旅行」,變成「安排敵人的出現,盤古等人時時存在著危機意識,令故事出現不可預知的變數」;其次是角色的掌握上,從「安排好劇本,照本子辦事」變成「順著角色的性格去行動,影響故事走向」。 館主,您今年辛苦了。 星光墜在希伯來(簡嘉誠) 蜜拉這個主角不知多久沒有把故事轉到她身上來了,營中的菲徳烈和艾蒂之微妙關係才落幕,馬上就轉到營外的游擊隊和德軍上;該不會最後主線硬凹不回來,最後用蜜拉拿麥克風在月球上,和希特勒來個終極決戰收尾?(海虎?)
從一段溫馨的新婚生活,揭開德軍為了找出游擊隊員的不擇手段:猶太特區這個唯一尚且安全的小世界,被強迫分離的夫妻,還有劃分生離死別的槍響將會是預告悲劇的發生;同時這期也因卡爾和耶克的行事迥異,雙方的競爭意識更為激烈,決定兩人的第一場勝負出現。結果後續劇情要等到明年一月號才能看到了,真是...順便一提,11月號連載的路人是由張季雅構成,其他部分同樣也是其他挑戰者漫畫人合作的成果,請至簡嘉成的網誌上便可知道(笑)。 慢熟,這是我對簡嘉誠這一年來的評價:優點是每期的文戲細膩,享受著每個角色的充分描寫,尤其是菲德烈這個角色的心境轉折,經過亞當生病事件的脫序行為,與艾蒂的想法互相衝擊,才逐一喚醒他內心深處的人性,而不是突然性的轉變。缺點是月刊連載的時間間隔較長,即使現在每期連載幾乎都接近40頁的份量,然而主線分成營內營外而且各有好幾條支線,腳色也設計太多,令劇情消化不良的情況下,以致於一個月時間內,感覺上每條線的發展不多;可以嘗試著把每回的劇情壓縮,例如現在未來幾期著重在營外時,為了使營內故事多少能有進展而必須交代一下,這時期每回的整體比重上就偏重前者,反之亦然。 或者另一個解決方式是,先把目前營外「游擊隊VS徳軍」事件的主線,「耶克和假蜜拉(蘇菲亞)的見面」「蜜拉父親投靠游擊隊後,在逃亡中得知兒女下落」這些相關性高支線解決之後,再來回歸到營內的劇情,特別是游擊隊事件對蜜拉姐弟的生死有何影響。這是簡嘉成在未來一年要注意的:當然雖有這項缺點,並不損及《星光》排在挑戰者一線連載的地位。 馬克&盧比(張季雅): 我想總編應該會發出怒吼了吧,《機甲盤古》一堆獸人也就算了,就連原本畫棒球系列的張季雅,也開始畫全獸人系的漫畫是怎樣?
基本上這篇是獸人形式的漫畫,不過本質卻是愛情追趕跑跳碰:充分使用獸人系的特性,把兔子盧比和野狼馬克在種族的外表差異,用來解釋盧比對馬克的感情,從非常喜歡轉為冷淡的原因。雖然主要場景是發生在森林,頗有童話故事之感:但是裡頭卻出現速克達機車,夏威夷襯衫裝和夾腳拖鞋,社會組織等等現實中的物事;而且張季雅也很有一套,擅長的豐富表情和動物特徵的結合,不遜於之前的以人類演出的作品,角色外表甚至更顯特色分明。(這樣說該不會張季雅從此就改畫獸人漫了XD) 之前張季雅一系列的棒球短篇,都是以台灣的職棒比賽為背景,藉由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和衝擊,細膩描寫出人生態度;這篇獸人漫同樣也有個想要闡述的想法:「變得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心態,沒有隨之而調整」,也很適合警惕己身。不過這次《馬克&盧比》比較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張季雅的棒球系列以成年男女為主角,需要更深刻的思維,這篇的內心戲的閱讀年齡層修正較低:馬克和盧比的互動屬於直來直往型,一個事件就把雙方距離拉近,有種打完收工之感。 總結來說,我認為張季雅還是用『漫畫』這種手法,來呈現他的作品是恰當也不過的:盧比戒酒消愁談分手,馬克的發誓堅定所愛,兩人分別以智與力合作擊潰敵人等等(這期有點像是在看格鬥漫畫XD),人物的情緒波動藉由台詞、動作需要足夠的分鏡格數,才能感受出張季雅故事的整體性。11月的圖文式作品反而沒有那個力度,容日後再談。 接下來,『挑戰者年末雙月評-修羅場篇』即將登場,沒有在MVP篇點到名的作品,請要有心理準備,口桀口桀口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