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6389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挑戰者月刊(2007年十月號,VOL42) 讀後感

機甲盤古(林迺晴): 盤古竟然會開二檔?!迺晴館主應該也是開了二檔,這期足足有41頁(汗):當盤古說他需要更強的力量時,我以為是會不計前嫌地跟虎哥合作的安排,豈料竟當漏程式進化成機甲兵型態,那種異於平常的凶惡模樣一整個威到有型啊!連使用文字幻術的份量也是平常的三倍,難道進化成機甲兵後也會變成紅色?(謎之音:又不是夏亞)。本來是魯泉和盤古快樂的習字旅行,隨著樂石離去的前兆,越接近終點敦煌就看似將近收尾:可打從虎關鄉的鋪陳到棠樾鎮篇的激戰,去勢一點也沒有老反而更現生機,戰鬥和伏筆逼得讀者喘不過氣來;不作為戰鬥工具卻具備戰鬥強化功能,究竟盤古當初被製造出來,是怎麼的一個定位?
最後咱們的虎哥要單獨找盤古談話,看來真如之前網路上對棠樾鎮篇的出現所猜測的結果,虎哥肯定又會說「雖然我們曾經有合作,我仍對你這個鐵烏龜不放心云云,所以我要加入你們」之類。新夥伴加入,天界對身為機甲兵盤古的處置態度,以及盤古之謎,看來故事離終點還是好久好久;當雜誌的劇情越來越精采和豐富時,第四集單行本何時才會出啊? 非常關係(孟辰): 睽違四個月的停刊終於回歸,大概是怕我們讀者忘了,以簡短幾頁介紹前幾其內容:對這部表現不得不批,亞康不知道是設定上就是個大少爺還是沒心機,一下子聽從相命之言認定潔琳是命中注定的邂逅對象,一下子又想討好小立的搖擺不定;小立和亞康之間的情感設定也很詭異,對亞康表面不關心而在暗地進行保護行動,然後這期很『適時』地跳出來揭發潔琳「這個女的是金光黨」八點檔連續劇式的那種突兀感(雖然我想不到有什麼好的編排,但就是覺得有點不太對勁)。亞康就這樣被兩個女的牽著鼻子走,不思考潔琳要錢的別有居心,也不罵小立多管閒事跟蹤他的態度有點不自然,他可不是人型公仔啊。 最近購得一套林欣穎的《初戀MARISA》,從後記得知原來孟宸曾是林欣穎的助手之一,這幾期短篇的說書人開頭引子,都很像《初戀MARISA》的表現方式;不過孟宸要學林欣穎的部分不應該只是形式,而是每回故事都能不給人有拖泥帶水之感。《初戀MARISA》雖然有幾篇劇情確實蠻芭樂的,但是一回都能有一氣喝成將男女情感的發生營造出來,中篇時也能有令人有種「你糟糕了,接下來怎麼辦」的期待感(例如花花公子遇上真命天女那篇);也許『非常關係』因為停刊一段時間的關係進度緩慢,加上陰謀內幕始終不明,整體上仍輸其他連載,請孟宸多加把勁。 話說回來,第一回出現亞康的夢,亞康以為他是將軍保護公主,其實應該反過來小立才是將軍來保護他這個公主吧(笑)。 星光墜在希伯來(簡嘉誠): 跟《機甲盤古》同樣身為挑戰者兩大台柱之一,這期竟也高達37頁,簡嘉誠再次發揮他精采的內心戲:上次那場意外我就知道有事發生,菲徳烈和艾蒂孤男寡女獨處一室,不幹壞事XD,對於這個傲嬌型的菲德烈真的拿他沒皮條,尤其是他口口聲聲說猶太人跟德國人就是不一樣,虧艾蒂還耐著性子用她的故事去質疑他的猶太身分,這也是她為何想反抗菲德列口中說的身為勞動命運的麻木。之後菲德烈拒絕艾蒂在這困境仍要醫治她的傷口,甚至那附表情已經令人乞燃人憎到讀者也想甩他一個鍋貼的地步,我的另一看法是菲德烈聽了艾蒂的故事在前意識中的價值觀開始產生動搖,菲德列要逼迫艾蒂憤怒而作掉他,令艾蒂可以多活久一點,真是口嫌體正直啊XD。
這期名句:「有多少人想活下去,死亡是這麼的悲傷,只是不想看到你死難道不行嗎?只是自私的不想看到生命在眼前流逝不行嗎?」這段話就道盡了生命平等的本質:什麼猶太人德國人還是畜生,生死的因果才是唯一真理。這段就對應到菲德烈不願想起曾與喜歡的小馬共度的記憶,但是有生必有死,時光會過去卻留下的是曾經有過相處的情感,越是抹殺這段寶貴的回憶其實越是備感傷痛的證明,為其悲傷不是軟弱而是最自然的人性。經過這段,菲德烈內心深處的記憶鎖匙被開啟,真正悟出猶太人和德國人的生命同質,相信往後他對蜜拉艾蒂等人將會有更多援助和交會。 在2CAT看到一個有點囧的笑話:有讀者把《星光墜在希伯來》帶到學校被同學看到,一聽到是國人漫+二戰猶太軍營的故事就沒興趣,當下該讀者就滴咕:「難道要我說這部漫畫是一個很會唱歌的猶太女孩被德國人抓去軍營當奴隸的故事,才會吸引人嗎?」如此看來,單行本第二期封面就決定是被鐵鍊綑綁的蜜拉,折磨的楚楚動人,再加上該讀者說的標題好了(被拖去痛打)。 留下的理由(張季雅): 「從原本看似無用的東西找出獨特之處,創造價值,只是把缺點報告出來這誰都會」同樣一件CASE卻有不同結果,明顯分別出川崎的積極和阿昱的消極,所以川崎對職棒的熱情能夠持續,並且期望它越來越好。這並非是姑息的小媳婦心態,而是你喜歡一樣事物並且付出熱情,不應該表現不好就對他冷淡;如台灣之光王健民在今年賽事表現不佳就被網友冷嘲熱諷,這種心態就像:難道孩子不考一百分你就不愛他了嗎?川崎和阿昱對罵的那一頁是本期經典:「什麼嘛!你不是已經很久沒有看球了嗎?沒有參與卻大肆批評,不覺得心虛嗎?難道除了缺點之外,完全沒有去欣賞別人好的地方嗎?」
同樣放在漫畫領域也是,這期漫國博覽電子報的一篇『死士們』,有一段話道盡香港的漫畫讀者態度:「死士們總是渴望跟漫畫家交上朋友,討好方法更是無所不用其極...美其名為對方造勢,實際上只是滿足個人欲望,建立在利益上的關係往往是經不起風浪的。雖是區區十四元,但作為讀者的我們,它就是最好的武器,去賞罰優質和差劣的漫畫,這樣才能逼使漫畫人發奮向上。好好運用這十四元,才是讀者的本份。」說明漫畫人和讀者之間的交流關係應該正常化,跟著會影響漫畫人的表現;個人是有一點羨幕香港的死士對本土漫畫家的重視,跟台灣讀者越接近漫畫家越覺得沒啥了不起的情況不同,前者的病態和後者的冷漠平衡一下就好了...心理學上的比馬龍效應的確是百試不爽,台灣漫畫界要振作(想到港漫《火雲邪神》某後記的笑話:不要只有振沒有作啊XD),需要讀者的地位認同和閱讀行動,去賞罰優質和差劣的作品;不要一昧當盲目支持的死士,或是完全沒注意台灣漫畫界的表現和進步,卻整天喊著台灣的漫畫沒救了。 企鵝皮的胡言亂語(陳南宇): 這期完全集中在童話故事的公主篇,笑點突顯了公主真的是童話故事中一種不可思議的存在,要娶到公主還得先學會CPR(白雪公主),或是堤防她造成的罪惡(萵苣公主),或是非得冒著生命危險不可。每期必畫的艾琳系列也玩起公主遊戲,出現童話常有的三種類型:慈愛的,女王的,敗家的....這是在告訴大家娶老婆千萬不要娶公主嗎?。(汗) 毛球突擊隊(梁紹先): 這次毛球米腸們也大玩三國篇:三國亂世英雄起,只因皇帝是白痴(一針見血XD),曹操殺董卓化險為夷的機智被解讀為企圖非禮;呂布殺義父動機是拿貂蟬換獻帝,雞腿變成LP(笑)長阪坡上張飛酒醉嘔吐退敵,滿城瘋子高唱空城計嚇怕司馬懿,下回繼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