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61433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挑戰者月刊(2007年八月號,VOL40) 讀後感

星光墜在希伯來(簡嘉誠): 感覺上蜜拉、艾蒂和菲德列那條線被暫時擱下,又加開新主線和新人物(汗):游擊隊長海蓮娜確實是個狠角色,假扮無助的酒吧老闆以色誘方式幹掉一整團納粹軍隊,她可以去拿諾貝爾最佳女主角獎了。蜜拉老豆投靠波蘭游擊隊的席克未果,卻先遇上冷漠小孩華德(小鬼:『其實我就是游擊隊員華德˙席克,口桀口桀』,會不會這麼老梗啊XD);依照劇情和海蓮娜的態度來看,華德大概是海蓮娜和席克的兒子吧。
近幾期集中在耶克的私生活,以及將要與卡爾競賽波蘭游擊隊的解決任務;他們之間的衝突和火花越來越激烈,顯示出兩人的行事風格大相逕庭。卡爾踩著老鼠尾巴的主動出擊,向耶克挑釁的動作有加分效果;耶克這期表現上拿卡爾沒皮條,但向來紳士的他臉色鐵青,意味著他內心的腹黑將要啟動,對這囂張的卡爾要如何做出板回一成的計畫呢?真是期待啊! 機甲盤古(林迺晴): 首先在此先與迺晴老師說聲抱歉,和道成兄玩的太嗨衍生出來的這張有點18禁的『魯泉,救我啊!』,望老師大人大量不要見怪...可是那期的內容,人家真的覺得瘟神會幹這種事咩!(謎之音:果然是腐男的思維啊...)。 回到這期劇情,本來以為瘟神霍安把盤古和黄雷制服是要吃熱狗(筆者被打飛),原來又是瘋狂科學家的精神在作祟,對這個巨大的上古機甲兵的力量產生興趣,而站在盤古一行人這方;其意圖不詭加上在仙界聲名狼藉,正當魯泉和守芬不知道該不該信任眼前這名神官,突來的巨獸獾離降臨,威脅到眾人生命。身為神官的霍安處世態度卻是不把民眾的生命放在眼中,只有對於自己有興趣的東西才會伸出援手協助:這個看似自私自利的霍安,老實說我並不討厭這樣的腳色,應該說大部分的人都會有這樣的唯我立場在。
就如上期的黄雷只知道仙界的原則就是應該把盤古處理掉,怎麼都不能理解盤古這個有人類心的兵器,是因為事情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而這場獾離危機則令該是敵對關係的盤古和黃雷,處在同一危機之下拋棄原有成見,這也是黃雷能夠開始理解盤古並非冷酷兵器的契機。魯泉的表現也是滿點:眼見同伴無法逃離危險的範圍,身為男生的魯泉咬破手掌藉由疼痛克制恐懼,符合魯泉這個平凡人主角,該有的振作方式;而想要研究盤古秘密的霍安原本袖手旁觀,看出跟魯泉搭配的盤古才能產生強大的文字幻術力量,引起他的興趣,終於和盤古黃雷一人三獸產生合作陣線,這一幕熱血開到最高點。 日日美好(SALLY): 終於『謀』篇要進入尾聲,可是最後一幕的爆點並非該篇故事的結束,而是揭開《日日美好》的設定序幕,解釋林煜桓和林凱旋這兩個未來人是怎麼成為穿梭在過去和現代時間點的死神?之前在PTT本土漫畫版有人猜測過,這部作品的死神,之所以能夠早就預料到凡人的死亡和收取魂魄的時間,是因為那都是在他們的工作資料中『已經發生過的事實』;看來這番猜測是八九不離十了,而他們回到那所謂令人傷痛的年代,又正好是與未來世界發生在水淹台北的海嘯災難相似,莫非是那有名的八七水災? 向來慣用畫面說故事而不喜用內心獨白的SALLY,在最早連載之初我曾經說過,這會令讀者很難去隨著角色的互動理解故事,往往會落入只有作者才知道故事本身在述說些什麼:尤其是DAY1的老師有陰陽眼所以看到任何事物都是妖魔鬼怪,這還是我去SALLY的網誌上看日日美好的預告才知道怎麼一回事。這期SALLY進步最大的地方就是用畫面營造的戲劇張力:林凱旋對生父林旺來的恨,義姐要他放棄上一帶的恩怨,轉折到曾與兄弟林煜桓相處的種種記憶,和現在的時間點從他在樹上冷眼旁觀林煜桓慘遭欺凌,經過那番掙扎終於令他有所釋懷去拯救林煜桓,為的不是血緣而是只有與他練車的快樂和友情,是怎樣都無法取代的。 另一缺點是一直以來SALLY沒有將死神的設定和世界觀呈現出來給讀者,也不知道低俗靈為什麼要和死神搶靈魂,到法國篇遇上另一個低俗靈化的前死神時,令人一頭霧水的情況特別明顯。我對『謀』篇的出現寄予厚望,就是因為若SALLY能夠把前面幾期令人疑惑的部分,尤其是兩個死神的來歷和為何收取靈魂的使命交代清楚,相信這部作品會窺見到一個完整的世界觀。 不連續的記憶(張季雅): 『我們的棒球場系列』這次的地點是已經被拆除的台北市立棒球場:張季雅每次的作品都令我驚艷,就像上兩期『我們迷獅子』是來自棒球紀錄片得到衍生創作的靈感,而這期是棒球話題在台灣從熱到冷,被職籃取代過一陣子的流行趨勢這些現象,都是在我中學時代中同儕間的真實話題。而這期有兩處惡搞了《日日美好》和《機甲盤古》,有興趣可以找找看。 《不連續的記憶》的可馨是棒球主播的女兒,卻對棒球的興趣缺缺,連在高中都刻意選擇擔任籃球社的經理;透過原本要拉攏好手魏柏陽入社,卻意外從旁人的談論和熱情得知熱愛棒球的父親之所以退下主播檯,是因為隨著與女兒去看球賽的台北球場被拆除後,記憶痕跡也跟著消失的失落感,更令他決定多花一點時間陪伴家人;可馨終於明白自己刻意迴避棒球的幼稚,以至於減少了對父親的理解;這也是告訴讀者家庭關係出現陌生,應該主動從彼此興趣的話題中,找出溝通管道。 順便請大家告訴大家,8月11日張季雅小妹妹(笑)將在新莊球場與您一起去看球喔 地獄特遣隊之超時空始皇(梁紹先): 繼去年十月號的『超時空國父』後,LSS桑的地獄特遣隊系列將再次顛覆歷史:這次天堂的歪腦筋打在秦始皇身上,假扮荊軻取代秦王,將一代暴政的秦朝變成人人稱羨的天堂,因此又令地獄大亂。地獄特遣隊隊長夏帝裕這個混蛋火上加油,到處惹禍:先是把浪淘沙誤會成搏浪沙,將歐陽修給轟殺了;再來把聖陶沙聽成博浪沙展開大規模清掃,令女閻王哭笑不得.只好改讓地獄特遣隊副隊長傅皇荃去阻止歷史改變。然而陰謀之中還有陰謀,地獄特遣隊和天堂的MS在博浪沙的對決並不尋常,韓國名將張良忠厚的外表下卻有著與秦皇相同的治理天下理想,莫非?
我覺得傅皇荃比夏帝裕像樣多了,難道主角注定都是熱血笨蛋,男二號才是成熟穩重?因為分為上下兩篇的關係,就沒有像『超時空國父』那樣30頁起承轉合的明快結束一回,而是埋下天堂界對地獄界的反制計畫:就優點而言,比『超時空國父』時地獄的逆轉行動太過順利,最後國父依照歷史堅持第十一次革命成功的轉折太快,篇幅一拉長就有足夠空間加強在天堂和地獄的競賽和歷史修正的因果關係。上篇前面夏帝裕搞笑耍寶的部分,其實轟殺歐陽修這個笑點完後就可以直接進入主戲;後面天使安排不將秦皇殺死而用來代替張良,還有博浪沙的陰謀等等步調都安排的有些倉卒,令人一時無法理解出天使的佈局為何?如能多一兩頁的伏筆提示讀者會更好,希望下半篇可以給讀者一個圓滿的交代,還有地獄特遣隊如何將錯誤的歷史成功導回來。 企鵝皮的胡言亂語(陳南羽): 首推『修女也瘋狂』系列,每次看到不正經的瑪莉亞修女顛覆莊嚴的教會,那種不協調感總是令人得到加倍的搞笑感。這期『美少女偵探艾琳˙亞德魯』系列的女生軀體畫法有些走樣,其他兩篇短篇笑點也較不夠力些,請企鵝皮多加油。 我的爸爸是勇者(李伍薰): 看完這篇可以確定的是....勇者當年並非是耗盡體力犧牲自己的性命封印魔王,而是傳宗接代玩太凶,精盡人亡之前拿魔王當墊背XDXD。 還好當初《勇者鬥惡龍V》的主角只能選擇其中一個女角,生下兩個子女就把魔王打的哇哇叫;若是兩個女角通吃生他個一兩打,我看《勇者鬥惡龍V》的魔王就會跟這篇小說的魔王一樣仆街,甚至說出「勇者的金手指改太大,人家不依啦!」(狂笑)。 ---------以下為分隔線---------- 最後是個人的一些牢騷: 近期看了龍少年的兩本連載成集漫畫:《俠盜洛迪》和《獵夢學園》,老實說龍少的策略就是作品能夠『高度』模仿日本的少年漫畫構成要素,這也跟新生代漫畫家受到日本漫畫影響大而能快上手有關;雖然沒有像大然後期那些直接拿他人作品拼貼成形的《女學館》或是《魁星勁小子》等情況,但仍太過重視商業要素而一部作品擠入太多東西,忘記漫畫創作本身應該是如何讓它變得有趣:拿《俠盜洛迪》為例,他的人物描寫不夠細膩:如木下原的兇殘性格,至少油雞王(笑)還會告訴我們海馬是受養父虐待造成的。不解釋角色的神秘:小龜的真實年齡,絹的雙重人格。無意義的搞笑:玫瑰牛仔VS洛迪等,這些都是擠入太多JUMP系娛樂因素以至於表面化。但這樣看似評價不高的作品未必會被淘汰;從讀者回函和作者部落格來觀察,反應都還不俗的。 我要說的是新生《龍少年》和之前停刊的《GO》還有現在博海的《樂透》共同特點就是有得到新聞局的補助款,而《龍少年》與這兩本最大的不同在於他有野心:他就是要新生《龍少年》集中主打少年JUMP向的漫畫,就算漫畫缺點漏洞百出空泛到不行,至少他會大多數讀者接受這樣的風格而持續追看,逐漸能在市場上有一席之地。新生《龍少年》和《GO》都在同一起跑點和相同補助的外在條件,《GO》倒下了固有他的許多原因,新生《龍少年》卻可以繼續活到現在,必然是與他的市場方針奏效有關。台灣漫畫若要復甦,有時不得不承認得要先得到普羅大眾的認同,不要去拒絕必要的世俗化和商業導向,而能夠『有昭一日就算不靠補助,也能夠繼續在市場上生存』的能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