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62968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水滸戰魂》

上圖提及的《水滸戰魂》,是香港樂文社在2004年創刊的現代武打技擊作品,原『A3』的組員:葉明發(主筆)、劉偉峰(美術)和梁光明(監製)自《拳斗》之後再次合作,尤其這是葉明發在主編《古龍群俠傳之十二青龍篇》和《SVC CHAOS》的美術總監之後,正式大展長才的機會,也令許多208迷期待他能夠走出《拳斗》的折書而能再創佳績。 故事背景和《一騎當千》的三國人物轉世到現代模式頗雷同,是與《水滸傳》的108好漢同名者,在2008成立以打擊恐怖份子為任務的目的之組織,而梁山泊也從英雄豪傑聚集的地方改為機動潛艦,符合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中,要將所有分布各地的其他成員能夠順利集結所需要的設定;至於與他們敵對的日本『信長』組織,旗下組員同樣都是以日本戰國武將為名。整部就是很簡單的利用中日的民族糾葛,激起讀者購買追看的動力;而角色大多可以藉由歷史人物和小說的性格去套用然後在現代重新改造,如魯智深成光頭靓女後仍保留小說般的粗野,關勝從官府巡佐身分成為香港黑道的龍頭老大,而高球則是敵對社團『高聯館』的龍頭,如小說的狡獪個性令他與信長組織狼狽為奸。 《水滸戰魂》很有趣的一個創意就是『重生力量』:所謂的重生力量,就是人在瀕死邊緣身體的器官和生命力能夠像耶穌般得到重生,因此會有異於常人的特殊力量發生;重生力量的設計相當接近日本漫畫《JOJO奇妙的冒險》 ,被弓與箭射中的人若沒死去就會因人而異,產生各種替身能力。筆者發現本書助理之一的文嘉宏,就是現在壹本創作的員工:和仔現在連載的作品《殺道行者》所出現的超能力量,是否因為文嘉宏的加入而從《水滸戰魂》得到創作的經驗和靈感?港漫打鬥向來以力量大者決定勝負的貧乏,這類使用超能力量造成個人打鬥時產生的差異能有更多變化,當初《水滸戰魂》有好IDEA卻沒使用徹底,希望能給同樣設計的《殺道行者》帶來更多啟發。 由於故事發生在現代,因此有見到現實的流行要素融入在其中:以信長組織這條線為例,首領織田信長所策劃恐怖攻擊包括1995年奧姆真理教的沙林毒氣事件、將日本神風特攻隊解釋911事件的發生由來,並以同樣怨恨美國霸權主義的雷登(賓拉登)和海珊結盟,更是交代他們在2003年美伊戰爭後的淒涼下場,都與現況有確實接軌,皆能令讀者有真實感。在他被軟禁期間仍可暗地操控日本元首成為其傀儡,其設計就是來自當時的首相小泉純一郎;而在他脫逃後以救世主之姿,於東京發動『新911事件』的恐怖攻擊嫁禍給108組織的同時,以救世主的姿態發表「起來吧!國民」演說概念來自於《初代鋼彈》,這番製造恐慌又及時安撫的政治操作擄獲日本民眾的心;接著他要進軍國會時,陪在其身旁的妻子大和撫子在公開場合安排狙擊手,作出暗殺動作時刻意替丈夫擋鎗贏得民眾同情,這個點子來自台灣2004年總統大選發生『319槍擊事件』。 則在108成員身上發生的,如九紋龍和魯智深的相遇方式是《我的野蠻女友》;九紋龍和宮本武藏對決的電影院所上映的正是該年頗為轟動的阿湯哥電影《末代武士》;宋江取出西方已經預言到未來科技發展的智者所寫之羊皮紙,則該是來自《達文西密碼》;108這個非正式的軍事組織以潛艇為基地,則有點似《驚爆危機》的密銀(米斯里魯),處處可見編劇重視的時代感覺,將這種趣味不時的穿插其中。 葉明發時期(1~12期):宋江為了召集同伴而從機動梁山泊出發,聘請中國最具盛名的賞金獵人『打虎英雄武松』刺殺雷虎幫主雷老虎(武大郎),以及找出往昔的特工夥伴『豹子頭林沖』;種種大動作引起日本刑警的關注,而宋江的真正目標是打擊即將脫逃軟禁狀態的第一恐怖份子,織田信長。宋江得到訊息或知信長組織和雷虎幫江發動『東京911事件』,本欲阻止的宋江和林沖反而被信長組織擺道,不僅所有的恐怖攻擊被嫁禍給108,更為信長營造光明正大復出世間,奪得日本權力的舞台。日本篇之後的香港,帶出與林沖同為前任特工的花和尚魯智深和暗戀她的乾弟九紋龍,面對受到信長組織煽動,前來香港找高手練真劍的日本劍道冠軍宮本武藏,導致九紋龍被重創而落入高球手中,不得不令已經退隱的黑道龍頭及九紋龍師父的大刀關勝重出江湖;由於高球與信長合作令108組織聞風而至,與同樣要救人的魯智深和關勝在公海之戰相遇,連成一線。 此段葉明發的主筆是全書素質最高,也是最精采的時期:如上杉謙信和林沖的虎豹氣勁的彩稿相當漂亮,更能搭配他一貫拳拳到肉的武打水準。令人印象深刻的有宮本武藏和九紋龍在電影院一戰,九紋龍以腳踏車鏈作為護腕和鞭子,以技巧彌補兵器上的弱勢和宮本武藏勉強打平。而關勝在關帝廟使用古惑仔的下流打交伎倆,開導入魔的宮本武藏真正的殺人無所不用其極,和劍道遊戲的不同,這橋段也堪稱一絕。 岑卓華時期(13~17期):本為畫GAME書出身的岑卓華,其風格在接手《水滸戰魂》之後本該《水滸戰魂》有良好表現,可惜事與願違,尤其是岑卓華當時還身兼《古龍群俠傳》主編一職,以至於兩邊作品顧不到而水準和銷售同時下滑。初次接掌主筆的第十三期仍保持搏擊快感和氣勢,然而人物面相變形嚴重,連角色性格也開始詭異:尤其是上杉謙信的毗沙門天戰神的威武風采蕩然無存,刻意將輪廓加深卻只看到一個噁心樣貌的瘋子;即使是武松林冲等一線男角,也不免出現無神的兩眼和面容比例不對稱的怪異。 延續公海之戰,欲報殺妻之仇的豹子頭林沖,大戰越後之龍上杉兼信遭受二次慘敗,在此戰後大刀關勝和花和尚魯智深加入108,令未能獲得重生力量的九紋龍不忿而與宮本武藏冰釋前嫌,一起追尋重生力量。甲婓之虎武田信玄和上杉謙信兩個好友在香港集合,遇上想得到重生力量的九紋龍兩人:由於九紋龍的貪生怕死退縮而害死宮本武藏,抱著宮本屍體的他在雨中飄搖,思索自己的強者之路。108則並分兩路:宋江和武松為取得羊皮紙預言,與同樣前來爭奪的上杉謙信展開激戰;另一路的則有武田信玄與信長組織的恐怖份子在香港製造恐怖攻擊,與林沖魯智深等人為了阻止而發生衝突。 在宋江之女讀取羊皮卷得到的預言,看到所有國家會因為戰爭的滅亡,令織田信長成為救世主一統世界;而108所有的兄弟會沉屍海中,身為大將的宋江也會引彈自盡。面對織田信長成為日本第一首相的不利局面,加上種種黑暗的未來沒有令宋江灰心,反而因為有108的兄弟作支持。這裡的劇情也和製作水準一樣產生大暴走:在強度上,大龍頭關勝在葉明發時期對付上杉謙信和黑旋風遊刃有餘,該有一流強者等級的他,卻在對付與上杉旗鼓相當的武田信玄時卻相當吃力,最後得像蛇貓群邪般採取圍毆戰術才能取勝。而108的真正首領光會教訓宋江,領導能力卻像飯桶:沒有指示宋江如何集合新的108成員或是以吳用暗地的力量阻礙信長奪得首相權炳,結果在羊皮卷和信長零星的恐怖攻擊上浪費時間,讓信長實現野心。 無主筆時期(18~21期):餘下四期的『信長之野望篇』完全由劉偉峰支撐大局,整體素質DOWN到最低點;不僅是畫面就連彩稿部分也黯淡無光,出刊時間更是不定期,本該一個月完結的份量令筆者等了兩個月才看完,唯一慶幸的是比起岑卓華時期的人物面相好些。這時的宋江已經成為108的首領,並且已經集合所有的108戰士們;同時取得日本首相大位的織田信長,藉由廢除核武之名收集大量核武於手中,在2009年9月11日向全世界宣戰。宋江帶領著108的兄弟們,對信長組織作最後的生死之戰:在關勝和武松等人畏懼於信長可怕的重生力量,只剩下宋江一人獨挑信長;宋江力量遠不及信長的情況下選擇寧死不屈,如預言般自盡卻因此得到二次重生力量,成功和信長同歸於盡。宋江實現了他的諾言,犧牲他一人生命換取108其他的兄弟都能平安歸來;裝載宋江的屍體的棺木伴隨其他預備給108兄弟的空棺,在同伴們的送行下於大海上路。 由於這部分是為了落雨收柴就不能期待太多,尤其是前一時期的伏筆未解決就如同急轉直下地帶過;劇情因為能為了順利完結,集中在信長大局的操弄到含恨失敗的這條主線,最後宋江和信長的武打雖然打不到戲肉,但同樣的重生力量令宋江掌握信長的弱點而能反敗為勝,意外地沒有岑卓華時期的暴走;並且符合宋江女兒看到的預言,算是收尾完整。以光明的說法,他堅持完結這部作品的結果就是銷售非常難看,作為一個漫畫人的粱光明無論成績如何,給予讀者完整交代而不斷尾的態度,仍是值得嘉許的。 總評:《水滸戰魂》的本來精神是以群戲方式呈現現代的粱山好漢,最後再全部進入108的主線,但是這是極為困難的:既然取自人物眾多的《水滸傳》,大概只能取捨最有名的幾個英雄豪傑和經典橋段,再含糊交代如何將其他不有名的人聚集起來。本作最大致命點是受限於篇幅過短,以致《水滸戰魂》真正交代故事的108成員只有葉明發時期的幾個要角,就有點應付不暇了,到最後和信長組織之戰也是他們才能有實際的演出。而令筆者不滿的一點,在《水滸傳》的梁山泊好漢都是些草莽出身的組合,成為現代的108後仍是非正式的軍事組織,必定會遭受其他正規國家的軍事力量介入阻礙;這時可以套用類似呼延灼這種原本屬於和梁山伯敵對的腳色改為現代的FBI,與108交手的過程中認同其理念,最後108的力量正式被聯合國承認,那時才是與信長組織決生死的時刻。然而《水滸戰魂》的暴走,這部集合A3和樂文最高素質人力,本一度可以衝上一線書市場,令後來的發展一發不可收拾無法詳細交代:『信長之野望篇』的宋江林沖等地下組織的人,忽然躍升為中國高層的要角或八十萬禁軍教頭,發展十分突兀。 《水滸戰魂》的失敗近因在於葉明發的臨陣退出,選擇全力負責玉紀的《說英雄誰是英雄》,接續換上岑卓華到最後無主筆狀態,臨陣易帥讓水準不穩定和失去讀者的信賴,這往往是港漫畫容易腰斬的徵兆。遠因則是樂文社犯了當初老許和李中興的天行社開書折書的相同毛病,小公司的資源有限就該在一部主打作品下工夫,未能完結或是足以支撐的公司經濟之前就不要再開新書,就像何志文的《絕世無雙》之所以經典,就是熟知小公司要穩紮穩打,專注唯一的道理。 早在葉明發主筆的後期,就發生因為身兼《說英雄誰是英雄》主筆而發生脫期現象,看出樂文要同時維持《水滸》《古龍》和《邪神》三部作品的製作極為困難,《水滸》暴走的效應更是影響到了《古龍》和《邪神》兩部重量大作草草收書;因此樂文社這間原本受到業界矚目的新公司,如流星般閃亮又隨即一瞬即逝令許多漫迷失望,也警告香港漫畫業界的小公司如何步步為營的在漫畫市場立足。 註:樂文社至今仍存在,三大作品結束後樂文內部重整的港式薄裝書作品,為曹志豪改編喬靖夫小說《吸血鬼獵人-冥獸酷殺行》,接著有計畫一連串的小說改編最後都胎死腹中;在薄裝港書失利後,改出日式港漫『芝士』半月刊未能打開市場,今年樂文則與SNK取得版權,出版馮志明主筆的GAME書《侍魂:魔界輪迴記》。 延伸閱讀:日本改造中國傳統的爭論 (轉載)惜樂文,陣中無大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