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63029

    累積人氣

  • 3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藝術、商業兼容並蓄的《漫畫大霹靂》

構成 《漫畫大霹靂》選擇了享譽國際的漫畫家鄭問擔任主筆,頓時『三黄(黄強華、黃文擇、黃玉郎)一鄭』各領域的有名人物合作,成為一時佳話。鄭問已經不是第一次寫武俠漫畫,《鬥神》的神魔玄幻、《阿鼻劍》的禪意百態,個人的獨特水墨筆法結合武俠這般大眾題材的藝術感覺,令鄭問在早期闖漫畫界就一炮而紅,以至於後來令他受到日本講談社賞識,更成為日本漫畫家協會優秀漫畫賞的第一個台灣籍漫畫家。而且他在之前也曾與自由人合作客串《刀劍笑》的『刀決』一段:顧彩衣的出水芙蓉一幕就令人驚艷,刀皇一刀跨頁的潑墨大寫意雖然簡單,就足以將他所有的刀意涵蓋其中,造成極大的壓迫感覺。而一部武俠漫畫要好看,首重以下四個要素;由作為台灣人和霹靂迷的鄭問來詮釋這部《漫畫大霹靂》的故事,是再恰當也不過的人選。 1.劇情集中:這二十回當中,鄭問集中在傲笑紅塵這一條主線上發展:從傲笑紅塵為了義弟海殤君現身海鯨島,帶出黑榜和背後的東瀛勢力;魔魁之戰後加上愁月欺騙的心痛,身心皆受嚴重創傷後,仍必須面對接踵而來挑戰和打擊;得到神劍君子意令他武力更上一層樓,最後歷經愁月仙子的死別更堅定他縱橫江湖的心志。而正道、魔界、東瀛三方的野心鬥爭對傲笑紅塵這個看似過客的腳色,實際上他很重要的貫穿在其中,表現其快意恩仇。在他身上出現人生的各種際遇:失去兄弟和摯愛的痛苦、與常默衣的無奈一戰、手刃仇人的一時痛快卻不能挽回什麼的遺憾等等;傳統港漫大多要的就是這樣性格突出、有血有肉的角色帶動主要的情節才會令人有高低起伏的發展,而不是像素還真這樣有灰色地帶般。 鄭問曾透露過,眾多的霹靂英雄中,他最欣賞的就是傲笑紅塵:「傲笑紅塵光是眼睛眼神的畫法不下五種之多:當初我會爭取繪畫漫畫大霹靂的主要因素就是太喜歡傲笑紅塵,說他是武林高手倒不如說他更像個執著於追求完美的藝術家。他有時候很笨常受撥弄與欺騙,但大多數的藝術創作者除了在專業領域的成就外,也是一樣笨拙」。這段話表示出鄭問對傲笑紅塵的欣賞,能夠與這個角色產生共鳴;甚至可以說是鄭問本身的自況,並警惕與他相同的台灣漫畫人在市場之所以失利,就是這種插手創作以外的不熟悉領域所致。 2.人物分明:香港漫畫往往令人最容易詬病的地方,就是在一個漫畫公司的製作團隊底下,要畫出相同的面型和體態,例如玉郎系的風格,旗下任何主筆就要配合。由於鄭問身分特殊,所以被允許保留其最大的自由:在《東周英雄傳》出現過的英雄豪傑、智者謀士、販夫走卒,看得出鄭問懂得從人物性格拿捏出各種不同形象,各有其重要地位而能譜出一篇英雄史詩。以正道英雄為例:百鍊生的風趣幽默、傲笑紅塵的正氣凜然、亂世狂刀的一日三千斬之狂等。反派部份則有非凡公子的傲氣、權門宗矩的威嚴、白雲驕娘的惡毒陰險等。在小人物方面也不容馬虎,尤其是在正道邪派兩方都吃的很開的丑角三口組:秦假仙的猥瑣、業徒靈和蔭屍人一冷一熱的逗趣,在為嚴肅的武林中穿插歡樂之餘更推動了故事發展,像是傲笑紅塵若橫死袁冬曲之墓沒有三口組出現,後來的故事也不用演了。 表情和動作的豐富,是鄭問筆下的一大特色,更是能夠配合劇情演出:如無忌天子在海鯨島見識到傲笑紅塵教訓白雲驕霜的狠樣,也曾經欺騙過他的無忌天子當下就打從心理發毛,那副兩眼上吊的驚悚表情確實呈現了他的心情寫照;此後在雲渡山羞愧面對已獲悉真相的傲笑紅塵,其言辭閃爍和表情透露出就是其懦弱的性格,讓他不敢誠實告訴傲笑紅塵以致發生六弦分裂的悲劇。另一情況是戰魔魁之前,劍君十二恨對於葉小釵的江湖地位在他之上的不滿溢於言表:舉步踏出以影子遮蔽葉小釵的精神勝利令劍君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甚至托大敗葉小釵只要第十劍的實力足矣,而葉小釵修為已達枯木岩石之境,對其而言真正敵人只有魔魁,完全不受劍君挑釁影響作為回應;當下就將兩人的心境分判高下,也證明三傳人中唯有葉小釵的實力,可以擋下魔魁攻擊劍君和狂刀的殺招。 3.武戲多變:鄭問的武打強調力與技巧的結合,再加上從《深邃美麗的亞細亞》創作中學會的魔幻魅惑,更覺華麗。三傳人各施展三教極招時,狂刀的天地根糾纏魔魁下盤、劍君的君子意竟是以孔子七十二賢人的形象呈現,左右夾攻令其中門大空、葉小釵的般若懺則是藉由刀劍之氣形成手持伏魔法器的千手觀音,針對魔魁各處要害達到取勝效果,而不是單純的蠻力互拼。其他像是裨善的紫氣天羅交織成甜筒形狀雪柱困住左非、飄雪銀貂的刀法將湖水抽離水面,以刀氣凝結並削成鑽石形狀、百鍊生的天地根捲成彩球形狀將權門宗矩等三人關起來;這種結合現實生活事物的趣味性不僅讓人莞爾一笑,也會對這種武打風格每次都有不同的驚奇。 4.視覺效果:看鄭問的漫畫最大的好處是畫面令人相當舒服,除了他擅長的將國畫筆法作為漫畫主要的表達型態,其作畫更是跳脫傳統技法的表現:如蠟燭、肥皂、牙刷、油彩各種不同的方式,展現出豐富色彩並勾勒出剛柔並濟的優美線條,有一陣子受到同業效法卻只學習到皮毛而無人能達到相同的奔放。光是每一期的封面都像是想讓人表框起來,一幅幅掛在牆上的藝術品。尤其鄭問向來重意境而不拘泥在形上,處處可見:以第7期《無奈一戰》及15期《泣龍怨》為例,常默衣的披風是藉由色彩濃淡製造其層次,而飄雪銀貂身上的貂毛衣也無需像漫畫中正式畫出,而是幾筆揮毫下表現其衣飾的豪邁感。這種寫意風格更在漫畫內處處可見,幾個細部動作即可形成一個人物,看似簡單卻要讓其有動感和神韻絕非易事:最後一期傲笑紅塵抱著愁月仙子施展『紅塵一步終』,竟是以這種手法讓此招的旋轉看似輕盈使出,卻有著深厚的力道將魔魁狠狠鎖死,動彈不得。
美中不足的地方在於這次的《漫畫大霹靂》為了因應港產漫畫的作業分工,能夠在一個月大量生產八十頁的量,而失去了鄭問以往的作品質感;所以只有在加強重要情節的效果,才會出現濃厚鄭問風的手繪彩稿,而大多是由玉皇朝的製作團隊合力完成其他部分。 缺失 從常默衣決戰傲笑紅塵之前,安排風隨行將雙龍背帶到盤古沉淵,待常默衣「戰死」之後卻與風隨行和雙龍背兩人,以射日必殺組的身分出現,成為百鍊生(素還真)的得意手下之一。單只看改編和首次接觸霹靂故事的話,可能很多人會覺得摸不著頭緒,但如果是《霹靂布袋戲》的戲迷就可以理解:神秘劍客風隨行是素還真當初在易水樓買下後給予栽培,在早期劇情他曾一度被誤為素還真的化身,目的是為了混淆視聽。因此風隨行是素還真的一張重要底牌,也是最為倚重的好幫手,在此關係牽連下我們可以假設:早已經對易水樓變質感到心寒的常默衣,透過風隨行的關係與素還真協議合作;他藉由死在傲笑紅塵手上重獲新生,而盤古沉淵也是常默衣為保護雙龍背,並在日後成為射日必殺組而派上用場的一個安排。漫畫在這層關係沒有詳加描述或是稍微帶過一下,看起來就像是三個易水樓殺手早有計畫的倒戈般,為他人效命的不忠實。 作為第一當家男主角清香白蓮素還真,在第二期當中為他所寫的一般:以「文武雙全、深謀遠慮,並致力於武林和平」之姿處在這個混沌江湖,給予讀者未與之見面就打了一個良好印象。偏偏在《霹靂風暴》他卻是以花爵百鍊生這個身分暗地行事,同時這期間又是傲笑紅塵的全盛時期,偏重在他身上的戲份較重;使得讀者看不見素還真這個所謂的男主角有什麼過人手段或驚天智慧,而是像個鼠輩手段不光明地到處挑撥離間(笑):先是激起魔魁和火紀天官開戰、後有引導創世者去對付六聰和魔魁,讓原本漫畫中為他所鋪陳的風采描寫盡失。
為了突顯魔界戰神魔魁的強悍,《漫畫大霹靂》為他設計出一個巨大體型,足以令正道中人未戰就先喪失戰意,其實這是沒有必要的:魔魁如同龐然妖物固然霸氣十足,但這種魑魅魍魎般的感覺,使得他與愛孫非凡的互動中卻只像是一個無智怪物受人利用般;說到此就像最近的《武神 海虎地獄》的故事中,乾坤魔神和南森的『人獸之戀』般令人詭異,而缺乏兩者間有情感發生的說服力;其實憑鄭問功力可以藉由環境、佈景效果、甚至受非凡的祖孫情牽制其思想等各種形式,成就其渾然天成的霸道和強橫就足以令敵手心生怯懦,而非只靠著大隻佬般的身形在欺壓敵手。而這個問題導致在日後的《新大霹靂》時,龍王魛的體型也得跟著加大尺寸,甚至影響到泣花魂、亂世狂刀的體型不一的bug,這容日後筆者寫到《新大霹靂》的書評時再談。 結語 鄭問成長的年代裡,《雲州大儒俠史艷文》是每個孩童心目中的偶像:溫文儒雅以誠待人的形象,其武功高強更是造就出各種懲奸除惡的英雄事蹟,也因此在那時的作文題目『我將來的志願』,史豔文成為每個孩童必填的一個答案。想當然在鄭問的成長過程中也曾受到不少影響,成為他踏入漫畫創作的信念:然而夢想豈是用這般直線思維就會實現?真正的社會又豈是對錯兩邊選那麼簡單?當《雲州》時期傳承到《霹靂》時期時,比對現實中的台灣社會從人心單純走向利益掛帥,因此史艷文過渡到素還真當家時所描寫的江湖局勢也變的風雲詭譎、正邪難分;世間已經不容許只有天真的理想或蠻力,以一己之熱血以為可以拯救世人。而是像素還真這樣的一個需要腦袋和手段去與敵人明爭暗鬥,必要的時候要有犧牲小我保全正道的覺悟。所以素還真多次保住傲笑紅塵,卻犧牲愁月仙子的無情做法雖令許多人(包括讀者)不諒解,是計算過可獲得最大的投資報酬率: 這就像是在漫畫市場的邏輯,永遠是利益計算遠大於藝術價值般,縱然鄭問的繪畫能力再強也在國際間享盡大師榮譽,商業市場不需要藝術家的衝突仍是存在:特別台灣漫畫界在九零年代中後期的萎靡,新一代讀者伴隨著大量日本漫畫充斥的環境下長大,後續作品如《萬歲》、《始皇》等藝術意念遠大於娛樂性的作品,其接受程度反應在其銷售上;令日本視為亞洲瑰寶的當代漫畫大師竟在自己成長的家鄉,出現叫好不叫座的窘況,使得鄭問不得不走商業化來振興當年《阿鼻劍》的盛況。就像馬榮成創業時推出《兩極》不如預期,而被迫提早推出籌備尚未完全的《風雲》一般,大多數讀者要看的就是以鄭問的作畫風格寫出如早期《鬥神》和《阿鼻劍》那樣的武俠漫畫。《漫畫大霹靂》在鄭問的漫畫生涯中也許不是最頂級,甚至是銅臭味最重的一部,卻絕對是近年來銷售極佳的作品;這代表著鄭問對現實的一種妥協,讓自己保留最大的藝術風貌和商業需求之間,盡可能取得一個平衡點。也因此後來鄭問雖然因故提前離開《漫畫大霹靂》主筆一職交由林業慶手上後,仍對港產漫畫合作的經驗不時透露出好感,而在往後又與天下合作《風雲外傳-天下無雙》一書。 傲笑紅塵若在《雲州》時期,就像當初他欣賞無忌天子般,絕對可以與史艷文攜手,斬盡一切罪惡達到他的理想,而不是經常喊「為什麼要欺騙我」並經常吐血了;也可以說傲笑紅塵就是《霹靂》時期所遺留史艷文的聖人影子。這也就是為何鄭問在改編時,在傲笑紅塵這條線情有獨鍾,似乎將自己的情緒與他相結合後完全在作品中宣洩;如同《漫畫大霹靂》的最後一話標題「我乃傲笑紅塵」般自喻,他就是如傲笑紅塵般浪漫灑說,對藝術自我堅持的大宗師。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