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5436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港漫,不只是一種形式!

請搭配另一篇:「特殊的文化,造就特殊的港漫」,這算是個人對香港漫畫文化的心得續集。
常聽人抱怨說港漫總不脫打書和肌肉男等兩種刻板印象,不若像日本漫畫的題材和人物造型多樣:其實如同日本漫畫反映日本的市場和讀者需求,香港漫畫也反映著香港的市場和讀者需求,所有才會有打書這樣的商品一直存在。那為什麼香港漫畫不能有更多樣化的題材和畫風?答案是有的,台灣讀者很容易以為港漫只有打鬥類型,是因為台灣大多只有代理老黃和老馬的作品;光是火狗工房的成就,就可以看出香港其實一直在做突破傳統港慢的努力了。
90年代早期革命先驅:自由人出版社有很多仿日系的作品:如柏迪的《絲利亞》,司徒劍橋的《超神Z》和永仁景東的《惡神RX》,都模仿日系SF題材和卡通畫風。只是老闆劉定堅有點急躁,似乎想把這幾部作品往動畫發展:看設定和製作水準都幾乎是動畫級的,《超神Z》還出過一卷ova動畫;加上抄日太大,而後勢無力。自由人在傳統港漫上的畫風也很有破局之勢:如《刀劍笑》的刀決一段使用鄭問協力的中國水墨畫風;第二代江湖在煌禍篇時,可見柏迪擅長的卡通畫風穿插其中。 九十年代中期的文化傳信,曾在此處的今日港漫主筆,不少曾創作過非傳統港漫系的作品:如葉明發的《初戀十七》,許景琛的《漫畫少年》,米奇(謝啟文)的《天道神兵》。跳脫港漫完全成功並出名者,是劉雲傑的《百分百感覺》,其他若非文傳有買下龍虎醉拳如來三大名著支撐公司經濟,早就賠錢賠慘了。所以香港的情況相當嚴苛,往往要公司先有賺錢的港漫作品才有發展新類型港漫的機會。所以當初老馮和老馬看他們多有理想,創業推出的第一本書分別是奇幻冒險的《天敵》和藝術風格的《兩極》,市場賣差到把他兩人電的慘兮兮,讓他們回頭畫武俠故事。 近期像是鄭健和的《火龍》就是一個吸收日漫手法的例子;保留港漫的豪邁筆法,日漫的人物設定和奇詭的故事情節等,完全跳脫了港漫的範疇,更可貴的是和仔原本就是傳統港漫界出身,轉日漫創作完全沒有不適合感覺。可惜市場是現實的,往往仿日的作品都叫好不叫座,所以《火龍》被迫暫時停刊,和仔夥拍亞架(鄧志輝)的新書《殺道行者》走回傳統港漫原路,題材和製作都是過去海洋的格局。 比較能夠生存的日系風作品是正文社一派與日本合作,改編它們已經有知名度的《假面騎士》、《拳皇RX》、《忍風戰隊》之類的作品;或是像陳某的《火鳳燎原》也是一個特例。香港漫畫的困境和台灣一樣,仿日的格局被嫌抄襲,也只有國產少女漫畫有一席之地位,如OS兔仔貓。香港漫畫家何志文說過:「在漫畫市場上,有一個最為簡單而客觀的標準,就是作者能否依靠他的形式生活下去。一日他仍能支持下去,就代表這種漫畫有市場支持。」(註:何志文以戀愛漫畫《天若有情》系列起家,還畫過一部日漫型戀愛漫畫《夏級生》)
題材需求我相信是市場機制造成:因為日本市場需要這些少年向和打鬥類以外的作品,例如歷史、推理、經濟、運動、賭博、職業、心理這些冷門題材;而在香港這些題材都曾有過,需求卻遠不及武打和黑道漫畫而不常見到罷了。所以港式武打漫畫就是他們找到能夠在市場生存的一種模式,況且多年歷史經驗來看,從傳統港漫轉日漫創作的香港漫畫家幾乎沒有成功案例,因為他們很難擺脫那種跟日漫不同的港漫作業:不是畫風,會改畫日式風的漫畫家不在少數,而是從工廠變成個人,繪畫步調和故事鋪陳仍不脫港漫形式;尤其是港漫分鏡格數過少這個情況,轉為日漫型創作時就會很明顯出現。除非像劉雲傑《百分百感覺》和陳某《火鳳燎原》,或是火狗工房和正文社那種一開始就不走傳統港漫的漫畫人,否則轉型成功機率極低。 除了武俠和黑道類型占大宗以致變化有限,香港漫畫的另一現實隱憂:香港現在的新一代少年讀者和自許為知識份子者,對本土港漫的排斥以及奉日動漫為王道等情況,和台灣讀者一樣不惶多讓。港漫現在還可有一席生存,是因為青中年階段和中下階級的讀者有在持續消費之故;實際上從2003以降港漫市場大為衰退,除了幾個大作品,如《武神》和《神兵玄奇貳》完結後繼無力,還有港產漫畫製作漸由大陸代包以致素質下滑,加上盜版嚴重,讀者消費意願也跟著降低。能夠維持原有消費者已是不易,更何況新一代看慣日漫的讀者?所以香港漫畫最大的龍頭黃玉郎,便決定將傳統港漫革命:新出版的兩部《天子傳奇陸:洪武大帝》和《神兵玄奇F》從港漫以往方格旁白為重的形式,改為日漫以畫面為主並去除旁白,並且從薄裝書改為日漫大小的厚裝,將這種新型態命名為『潮華版』,就是為了迎合年輕讀者的習慣,以便開發新的市場。小公司的作品也常讓人耳目一新,如鄭健和返回傳統港漫的新作《殺道行者》有好萊鎢動作電影的格局:此作為殺手被組織背叛回來復仇的題材,並且納入特殊能力設定取代用到濫掉的武功,這是在日漫也常見到的設定。足見香港漫畫隨著外來文化的入侵,正不斷的吸納和改變既有形式,為的就是為長期發展的香港漫畫產業,持續爭取一口氣讓其生存。
但即使傳統香港漫畫發展雖然到一個瓶頸,充滿著銅臭味和汗臭味(笑),至少它是存在著獨有的香港打書風格,任何國家包括最旺盛的日本也抄不來,甚至可以銷到亞洲地區的外國去;既然硬強求日漫化,會被讀者批評不如看日漫等評語,那麼就堅定傳統港漫那種別的國家都沒有的特色。所以香港漫畫能夠以數十種語言在全球發行,只因為他是代表香港的地方漫畫,如此而已。其實港漫不用一定要硬改成像日漫那樣,即使用傳統港漫手法和肌肉強者戰鬥無限循環的制定形式去演,也可以很有內涵和哲理的:例如溫日良的《海虎》系列運用大量粗口的旁白展現赤裸裸的人性;鄭健和的《武神鳳凰》納入日漫手法寫出細緻的人物內心戲;《黑豹列傳》的善良帝國篇寫出社會當中的污名化議題等。(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