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53524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情人節特文】錯過無法彌補:飛歷與明天(作品:《武神鳳凰》)

每個人在那已註定的壽命中,總會留下不少的遺憾,會使人懊惱為何當初不這樣作就好了?然後最痛苦的,不是已經發生不能改變的事情,而是一直困於過去的傷痛中…你只能眼睜睜看著其他人往前邁進,活出美好的人生時,只會使更多新的遺憾增加,無法自拔矣。 《武神鳳凰》的主角飛歷,身份是掌管月球罪與罰的鳳凰武神,身份尊貴、武功卓絕更是英俊不凡,種種令人羨慕的特點集於一身,然而保母違反法律而死於飛歷之手,飛歷從此自甘墮落,飛翔的鳳凰宛如籠中鳥,不僅囚禁了自己的心靈,連情感跟著埋葬。直到大地武神希望來到月球,那份熱愛生命的光明徹底震撼了原本心死的飛歷,同時大哥加奧的話亦點醒他:他雖活著,卻沒有靈魂。為了明白自己和希望的差距在哪,飛歷來到了地球,用身體去徹底感受這片渾沌的大地,在月球完美秩序中所無法體會的喜怒哀樂。
追逐希望的過程中,飛歷與西方聖國的女王明天相遇:明天的父親,前聖王法魯戈與希望武神決戰中重傷致死,偏偏希望又對明天一見鍾情而展開追求,使兩人之間產生莫名其妙的關係…不過希望畢竟算是明天的殺父仇人,知道飛歷要找的對象是希望,在當下主動與之聯繫,多少有希望能借飛歷之手復仇的意圖在。南國來襲的事件中,飛歷基於引出希望的企圖,與南國國王一戰成名,成為大地新偶像:事後在療傷休養時,明天帶領飛歷認識大地的一切,從原本的利用關係,拉近了兩人的距離。明天將自己在公務和私情上的心事與飛歷分享,表示飛歷與她之間的已無隔閡,甚至視為親密友人時,同時也逐漸融化了飛歷冷漠的心,得到新的靈魂與生命體驗,更是重拾原本失落的愛之感覺。 明天,成為飛歷心中最重要的人:雖然相處時間不長,那份愛苗已經在心中燃起,但他還來不及與希望在同一起跑點上追求,以及告訴明天有多喜歡他,讓這段關係更進一步時,便已經在歷史的長流不斷錯失良機:當大地和月球革命軍聯手推翻月球政府後,恢復記憶和身份的飛歷,為了制衡加奧逐漸膨脹的野心,維持武神大會的運行。回到地球的飛歷隱藏自己的真意,斬釘截鐵地面對明天,一切公事公辦,熟不知間接影響了明天原本對他的好感,在情感的天平上不自覺使明天推向希望那端,才使希望在日後有機會告白成功…如果他知道未來是如此發展,也許他會早一點挽回明天的芳心,但事情往往卻不盡人意。 與誅天武神一戰,勝利歸來卻失去了三年光陰,所有人事已非:朋友至交早不復存在,大地和月球也已經不是認知中的模樣,最令人尷尬的是明天嫁作人婦的事實…相對飛歷在亞空間中滯步不前的情況,明天這個名字正是暗喻著『向未來前進』:當你甚麼都不做的時候,現實中的人早已經走在人生的另一個階段了,即使沒有自己的世界,別人也可以活的很好。當然這並非飛歷之過,但在武神大會開始之初,若不是刻意擺出月界武神的架子與明天疏離,以為賽事過後還能追求明天…又或著能搶先在希望之前做出告白,也許都還有機會的,卻讓緣份悄悄地溜走。
無所適從的飛歷,選擇到異域中過著退隱的生活:異域在《武神鳳凰》的世界觀中,因為地球變遷而使原本是人類的種族,進化成的異變人所聚集之地-這塊無論是月球或大地人民都認為是怪物的聚集地,完全與人類世界格格不入…正如飛歷這個與世間脫節三年的人,一樣是屬於『異端』的存在,卻能使他如同家一般的感覺;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飛歷其實在逃避世間的一切,無法面對過著幸福生活的明天,否則心裡會一直難受,直到鐵軍破壞異域的和平才把他逼出來。 而當大地和月球正式決裂交戰,希望在天堂島約戰加奧的同時,飛歷來到練戰城保護明天的安危:但兩人早已經不是最初的那份關係,彼此間的尷尬,甚至難以相處一室。明天埋首在守護煉戰城的工作中,飛歷無法跨前一步為明天作任何事,只能選擇默默守護在一旁…從退隱逃避,想愛卻不能表示的種種婆媽行為,內含著情感上的掙扎,令飛歷感到痛苦。當希望已經在危殆中,明天甚至要做出和希望一起赴死的衝動,更讓飛歷心痛:以為應該是愛著他的女人,為何能對另一個男人付出如此多?難道這是刻意對他的絕情嗎? 在此要稍微批評一下鄭健和:和仔寫少年間的情竇初開寫得非常好,角色若有似無的互動中,淡淡的青澀之戀就此展開,如《武鳳》的小露和月魂。但是寫成人愛情時卻不太夠力,甚是很一廂情願,《殺道行者》的阿信理所當然就與女人上床,然後對著原本拒絕的高太太在危難中表達愛意,都讓阿信的愛情觀變得十分兒戲。在《武鳳》中,有關飛歷對這段感情的視角與心裡描寫,是非常足夠了;然而明天對飛歷的想法,有幾多存在愛情成份?當希望對她作以生命作賭注的表白,為何又能輕易原諒?很遺憾確實是缺乏她的角度,一直到結尾才出現:「啊?原來明天真正愛著的是飛歷」,不免也有突兀感。 無論如何,當飛歷離開的三年內,可看出明天是以理性地選擇了作為女人的幸福,即使有更強烈的感情,與其等待無法預知何時實現的未來,同時作為一國之主,眼前的希望無論在權勢上還是性格,都是最佳的丈夫人選,而兩人的互動其實更似攜手結盟的夥伴多些,這亦可以解釋日後希望在天堂島戰死,明天為何會如此頹廢?因為那份關係和感情基礎亦隨之瓦解了。 『送』希望最後一程的飛歷,成為煉戰城新主:用現代的語言比喻,飛歷就如同將對方的企業併吞成了董事長,所有權勢都奪取過來了,想要甚麼都不是難事,而在武神世界的強者價值觀中,若連明天也一併接收了,也不算甚麼違反仁義道德的事情。但隨著希望的死,明天的心也死了,身為希望遺孀的她,不能理所當然的接受飛歷的愛,但也沒辦法繼續維持希望之妻的身份與責任,心的時間就此停止,她的『明天』再也無法前進了。這樣的明天,飛歷亦無法強人所難,選擇默默的在一旁守護著她,直到13年後因病過世,飛歷帶著明天的屍體飛往宇宙埋葬,讓她化為天上星辰,能永遠看著她所鍾愛的大地。
一直無法說出口的愛意,屢次的錯過,一再的婆媽,飛歷能做的只是作事後的彌補…其實明天的心亦有被打動,在她的遺言中很明白飛歷對她的愛意,只是當她仍是希望遺孀的身份,絕不容許自己有任何動搖的可能,就如同當年《海虎》的秋天那般忠貞,但秋天更勇敢的在死前作唯一的出軌…如果明天多一份積極,也許飛歷往後的痛苦會減少些。當明天逝去,兩人終於再也沒有機會表示暗藏內心的情愫,飛歷的心徹底死了:而當誅天以滅世之姿重現,為了不讓大地毀滅,飛歷勉強振作起來對抗誅天,卻不時出現隱隱頭痛。表面上痛的是頭,實際上是懊悔的感覺,就如同在內心中挖了大洞,不時的在提醒著那份悔恨,每當頭疼造成的停頓,便提醒著飛歷那是一份不得不捨棄,阻礙他往前進的包袱。 天泣的逝去,鐵軍的犧牲,加奧的無情,銀月四巨神的兄弟情誼不再,唯獨剩下對明天的回憶,如今若要奪去,飛歷的生命還剩下甚麼?在痛苦、掙扎與迷惘中, 現實的飛歷退回到令他最舒服的安全區域內,那個曾經讓他享受過悠閒退隱生活的異域中;又或著可說是命運冥冥中牽引著,使他遇上了那個也曾經在人生路上迷失的七海王斷海: 『我也曾失去最心愛的人,但那不是世界末日,過幾日我也照舊的飲酒作樂,無論笑著或哭著,時間也是一樣的過,為何硬要讓自己難過?愛過的人,放在心裡便夠啦。』 『…我連留在心裡也不可以。』 『那才是真正的幸運:既是已失去的東西,能忘得一乾二淨不更好嗎?無法忘記,才是痛苦的根源:我不知自己還有多少時間,我回望人生看見太多愚蠢的錯誤,若時間可以倒轉,我會更珍惜身邊的人,但一切已不可改變,偶然想起前事,我都後悔莫及…飛歷,你與我不同,你還可以選擇,別白錯失機會。』
海王的話,使飛歷徹底覺醒:失去了不代表可惜,過去的東西再也無法追尋回來,就如他曾失落了光陰,而使自己置身在懊悔與停止的痛苦中,而誅天滅世卻在眼前進行著,更多的悲劇不能再任由發生。為了守護其他人仍期待『明天』的這個世界,為了使死去的親友在他心裡能繼續活著,飛歷洗去了有關明天的所有記憶:然而洗去只是片面虛像,即使日後再也想不起明天的一事一物,別人提起亦會很快忘記,那份曾經度過的情感和生命意義,仍保留在他的內心中成為他的信念:比起誅天相信人性都是自私無藥可救,極端地想要滅世,飛歷賭上更多人能擁有的光明未來,人類一定能夠在長年的戰爭與滅世的洗禮中,更加珍視眼前的一切,促使他積極戰勝了誅天…那正是他一路愛著明天,而得來的價值觀,即使今生不能共度,卻也不是錯誤的相遇。 往後飛歷一生追尋,始終想不起明天,直到兒孫滿堂,壽終正寢的那一刻,靈魂從身體中解放開來,而在那彼岸的一段,明天已經等著飛歷好久、好久了:他們生前已經擦身而過太多了,即使曾有甚麼誤會和錯誤,在死後那漫長的時間中,兩人可以慢慢地,重新填補未能滿足的缺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