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漫語領域

關於部落格
一個主打港漫推廣,並發揮新人類創意的工作小站
  • 35433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神話降落凡塵:《中華英雄前傳》(下)

循序漸進的墮落 前文提到,和仔很重視每個角色在作品中的重要性,即便是二線角色亦是如此,皆皆影響英雄和刀一郎在「命運」的選牌上,是抽中王牌(ACE)或是鬼牌:刀一郎放棄榮華富貴的生活,在風雨中航向鬼牙島意圖挑戰上天賦予他的考驗,但這些只是開始,如果就此將後來的「無敵」角色定型就太無趣了,和仔首先為他安排的是「黑暗密室」和「中毒」作前菜,使得刀一郎面對的是他完全不能預料的「恐懼」,初期的他仍是剛脫離幸福生活不久,初次感到生命的恐懼與無助,日後更會面對失去所有的後悔,愛妻的聲音就像心魔般纏繞,使他的良心不安。 刀中不二聚集天下刀客於鬼島,目的是為了將他的「用心斬」傳承,為達到這個目的必須以鮮血換取,直到最後一個生存下來的勝利者,才能成為其繼承人:日後無敵對武道的瘋狂執著,源自於刀中不二所舉辦的這場變態遊戲之精神,和仔可說是為原著填補了合理的解釋。但此刻仍是刀一郎的他,仍不能像刀中不二般斷情絕義,甚至對他所說必須殺死所有至親的說法,感到荒謬;面對第一個對手柳川剛,一時間大意面臨生死關頭,不自覺中竟然以刀中不二作效法對象,成功斬殺柳川剛。但是第一次殺人,柳川剛的悔恨與悲傷都深刻烙印在刀一郎腦海中,使他仍露出恐慌與錯亂的思緒,為了自己仍能生存和懷有妻子的溫柔而落淚,將此刻仍有人性的「無敵」,寫出細膩的內心交戰。 與三蒲少校一戰,刀一郎見識到三蒲從為了妻子的自由,到全然放手一搏將他逼於死境,但是刀一郎的執著更上一層樓,得以擊敗對方;三蒲背負重大的責任而戰,刀一郎單純求道而來卻能獲勝,經過兩場大戰,刀一郎逐漸接受用心斬「腦袋一片空白,用心感覺,用手斬殺」的精神。最後影響刀一郎最甚的,是刀中不二的孫女阿雪:刀中不二將毫無習武天份的大學教授兒子和媳婦殺死,阿雪和哥哥斷心十年策劃,要謀殺刀中不二,而阿雪深信經過多年等待,刀一郎將會是擊敗刀中不二的勇者。可惜發生那麼多事情對刀一郎的思想衝擊,已經令他一步步走入黑暗的深淵,阿雪口中的正義和善良,根本不是他要的東西,至此他完全認同刀中不二的道,以及為他安排這場「斷情絕義」的遊戲。
刀一郎親眼看見刀中不二毫不猶豫,便將阿雪和斷心斬殺,再次證明他的選擇正確,刀中不二已經達到他口中的境界:摧毀美麗的事物,必須要毫無後悔的覺悟,這一切都是刀一郎造成阿雪希望的假象之故;刀一郎最後的難過與愧疚,就隨著淚水一併流洩,直到消散為止,至此「無敵」才真正誕生,正式接收了刀中不二的所有教導,直到兩人的生死之決為止。 人性的昇華 相較下,華英雄反倒是一開始就投入了黑暗,化作復仇鬼踢翻黑龍會所有的堂口,將撒旦將軍激怒更引出火頭:和仔重寫華英雄在墳場力戰十大殺手,去掉旁枝劇情和人物(如羅漢與無影門徒內鬥),集中在劍聖現身拯救落入險境的英雄。原著的劍聖是藉由劍老之手將英雄救走,獨自與撒旦將軍作出接下五招罷戰的約定,對英雄動之以情要他放下仇恨,自登場到結束都是一派出世高人之姿;前傳的劍聖反而是以入世的態度,以最直接性的行動和完美武技逐一擊破十大高手,表面上是武術的言語指點,實際是間接告訴眾人「你們都未夠資格」般樹立威嚴,同時有著獨樹一格的幽默感。而在原著中對劍聖非常恐懼的手下敗將大刀王,在前傳中轉化為執著於自己身為殺手的驕傲,決意再戰劍聖,證明自己的生存意義:「不能殺人,只能被殺」,更令人感受到大刀王散發出不同的光芒。 劍聖對大刀王提點第三條路:放棄殺人,暗地裡亦是提點一直想要復仇的英雄:「人生有更多的選擇,人會走向歪路是不能放開懷抱,被執念所蒙蔽」。劍聖比起傳授武功的長老,無疑更似一個人生導師,看透世情無分敵我的傳授道理:尤以劍聖在日月潭(原著的洞月潭),他不再是原著般以長輩身份,單方希冀華英雄理所當然地放下仇恨,而是反向操作要華英雄誠實面對痛苦壓抑的心情,一招一問英雄的復仇計畫卻沒有直接給予否定,而是要他逼出所有的實力,傷害自己的身體讓英雄親身體會到:當他變成麻木不仁的復仇鬼,甚至不惜傷害的無辜的人,會帶來多大的傷害?當所有大道理都不能打動華英雄的心,唯獨他感受到被仇恨惡念支配的自己,以及誤傷劍聖的後悔,華英雄在一念之間,便被拉回正軌。 兩條主線,各自表述,最後就在這個時間點同時爆發出來的化學作用,便是註定兩人走向的不同道路,這是《中華英雄前傳》最精彩的部份。一切歸咎於影響兩人心靈最大的「恩師」:劍聖和刀中不二,都是以最實際的行動教導英雄和無敵,即是身教重於言教。和仔的對刀一郎的原創故事,與重新詮釋原著的部份,竟能接軌到整部的重心「一念天堂,一念地獄」,雖然偶有不合原著編排的砂石,但畢竟是在12期結束的短篇,就以完全沒接觸過《中華英雄》的讀者來說,不拖泥帶水、一氣呵成的劇情容易進入狀況,對故事能有最基本的概念。同時這是在和仔理解下,呈現出他心目中的英雄和無敵,是如何造就出來的,無論是否有看過原著,都能有全新的認識。 結語 最後一期再次接回決戰自由神一役,早已知戰果會如何發展,但和仔仍給讀者一個想像性的結局:倘若無敵決定坦承失敗跟兒子回日本,數十年後他將會兒孫滿堂,家財萬貫過著愜意的老年生活,前半生追逐武道彷彿是從未發生的造夢一場,最後人生到了盡頭就是老死,兒孫都圍繞在身邊,難道還不滿足? 可惜,這只是在無敵腦海發生的假設,無敵殺子、斬斷唯一親情的悲劇依舊發生,否則他就不是那個視武唯一,甚至可以將自己生命爆炸到最後一刻的無敵了。無敵終於領悟出完全的用心斬,達到最極致的境界,最後連刀都能捨棄,將自身化作最完美的武器,徹底擊敗華英雄。原著的無敵在取得完全勝利後,失去最大的敵手華英雄,所換來的只有失去一切的孤獨和痛苦,親朋師友的恥笑言猶在耳,最後錯把劍雄當作自己兒子,自願死在他的手上,到黃泉再與妻兒同聚。在和仔的詮釋下,無敵做出不同的選擇:真正領悟用心斬的人,同時也是達到絕情絕義之境,就像當日毫不後悔斬殺孫子女的刀中不二,才能如此打動無敵,變成另一個刀中不二,一切早就已經有伏筆;前傳的無敵不後悔自己半生為武道的犧牲,對手若是死去了就隨他去不就得了?無敵決定躍入大海,到另一個世界去尋找華英雄完成他心目中的一戰,貫徹前傳所描寫他的武痴性格,與原著的安排相比,別有另一番感觸。 《中華英雄前傳》完成它試水溫的階段性任務,就市場反應來看,中間還有轉雙週刊的波折,新版《中華英雄》的面世似乎遙遙無期了。畢竟馬榮成的「神話」珠玉在前,鄭健和迥然不同的作畫風格,以及時空背景的改變,結果早已預料。但是我們藉由《中華英雄前傳》見識到,鄭健和保有著現今港漫人少見的創作活力和青春,帶來的是代表和仔自己的《中華英雄》;就像《神掌龍劍飛》便是屬於牛佬在這個時代的《如來神掌》般,即使銷售和評價難以超越舊著,但在讀者心中若能有所悸動,它已足以位列經典。同時也見識到不同出版社之間的合作,會激起意想不到的火花,也許我們可以期盼在這個呈現老化疲態的港漫業界,多一點類似這樣傳承給新生代的合作方式,對多數創作者來說未嘗不是一種激勵?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